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他走了!

  百里陌煦从袖子里摸出一盒金创药递到慕容焕面前,话音略带歉意,“这是西林皇族秘制的金创药,三日内便可以彻底恢复你的箭伤。”

慕容焕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她的眼里有太多情绪,但也同样带着一丝寒意。伸出手,慕容焕一巴掌将那药拍开,口里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你,本王……”百里陌煦刚刚想解释什么,慕容焕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大嘴巴,随即抓过床上的喜被将自己的身子遮住,指着大门,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句,“滚,你给我滚出去!”

“不识好歹!”百里陌煦脸上的表情百般丰富,他自然没料到慕容焕会这般抓狂,更没想到她敢打自己,衣袖一拂,他转身离去。

就在百里陌煦摔门离去的一瞬,身后,传来慕容焕嘤嘤的哭声。可以想象,那是要强的慕容焕情绪的彻底爆发。

大婚夜与第一次见面的夫君发生这样离奇的冲突,慕容焕只觉得自己承受了莫名的屈辱。不想让百里陌煦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她在百里陌煦面前要强得像只小野猫一样露出自己所有的尖牙利爪,可百里陌煦一走,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与无助,倒头大哭起来。

百里陌煦脚下一滞,眼前不自觉就闪过慕容焕紧闭双目,羽睫微闪,泪光点点的样子,此时屋内的哭声包含了太多的委屈,还有他搞不懂的别样情绪。想起她胸前那箭伤,想起她遭遇的伏击,显然她一路走来心里压着很多事情,自己又莫名让她受了这样的委屈,不崩溃才怪。

百里陌煦眸光一深,并未回头,而是大踏步走出了园子。园门处,几个丫鬟安静地站在那里,打头的便是慕容焕的贴身侍女小琴。小琴心神不宁,一脸的忐忑和担心,此刻见到百里陌煦仍穿着那身大红喜服走出来,呆了一下,随即福了福身,“王爷!”

“平身。”百里陌煦虚手一扶,“夜深了,你去侍奉王妃歇息吧。”

“是,王爷!”小琴不知道这两位主子之间刚发生了什么,但见百里陌煦在大婚之夜身着喜服这样从自家公主的喜房里出来,也能猜到,自家公主并未能讨得王爷欢心。这让她心里难免担忧起来。

小琴转身刚欲离去,惊觉手里多了个东西,她正要低头去看,忽听得百里陌煦内力传音给她,“这药膏对你家公主的伤有益,早晚替她抹上,三日便能痊愈,且不留疤痕。记住,不要告诉她这药是本王给的。此外,丹药每日给她服一粒,方能将她体内余毒肃清。”

小琴抬眼一看,百里陌煦已面无表情地大踏步离去。她将药盒往袖子里一塞,疾步走进了园子。

小琴自然没想到屋内是这般情景,一地红色的碎片,床上痛哭的慕容焕,都让她心里一紧。“公主,你怎么了?”小琴冲上前,将慕容焕抱在怀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第二十章 他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