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依依兰兮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2-25 00:02:16

谢云姝那个因军功而封侯的爹终于想起来将她们娘俩和祖母接往京城了。当初她爹离家入伍时她还在娘胎里,如今却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据说,在京城侯府中,他爹有个县主平妻,还有他与平妻所出的一双儿女。县主平妻娘家势大,谢云姝的娘却只是个农家女。 穿越后的谢云姝浅浅一笑,咱有吃瓜系统在手,无所不知,大家好便好,若不好了,那就试试!
目录

18小时前·连载至第766章 谁说宅斗只是宅斗

第1章 一碗毒药

  “喝了!”谢云姝端着药碗递到了婢女紫荷面前,病态苍白的瘦削脸上冷意森然,咄咄逼人,“喝下去!”

  紫荷眼中掠过一抹慌乱,下意识后退摇头:“大、大小姐你怎么啦?您别闹了,这是您的药啊,您快喝了吧,喝了病才会好啊!”

  谢云姝冷笑:“我现在好得很,用不着这个。这碗药本小姐赏你了,快喝!”

  “大小姐——”

  “怎么?你一个奴婢还敢忤逆主子不成?喝了!”

  紫荷心头狠狠一跳,下意识后退,拼命摇头。

  谢云姝定定看着她,忽轻蔑一笑随手将药碗搁下:“你不喝,是因为知道这药有毒,对吗?”

  “啊!”紫荷惊呼变色。

  谢云姝又道:“戚氏许了你什么好处?蠢货!你是我近身伺候的婢女,我若出事,我爹和阿奶会不会饶了你?你说戚氏是会保你、还是干脆杀人灭口呢?她连我都敢杀,你又算什么?”

  紫荷面露惊恐,双膝一软摔倒在地,“不、不......”

  谢云姝继续道:“我若是故意让戚氏认为是你叫我不要喝这药,戚氏会不会有耐心听你一个奴婢分辨呢?”

  紫荷自然知道戚氏是个什么性子的人,脑子里“嗡!”的一下,心凉了个透彻!

  她看着谢云姝,如坠冰窖!

  “明白了吗?你就是个弃子,无论我如何,你都难逃一死啊!”

  “大小姐救命!大小姐救命啊!”

  谢云姝嘴角扯起一抹嘲讽,扔了一袋银子在她面前:“赶紧逃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与其赌戚氏会不会饶恕你,倒不如逃出去赌今后的造化,你说呢?我也不是好心,只是不想手上沾人命罢了,滚!”

  紫荷呆了,眼中的绝望越来越深。

  最终,她猛地抓起那钱袋,爬了起来脚步蹒跚的跑出去了......

  谢云姝身体轻晃,眼前发晕,狠狠的喘了几口气,这才慢慢站定了。

  原主昨天就已经病死了,那也是个可怜的姑娘。从今往后,这条命她会好好珍惜,会替她守护她想守护的。

  谢云姝抬脚走到那如意云纹碧纱橱后,不出意料的,看到娘亲苏氏呆呆坐在那里,已是泪流满面。

  “娘......”谢云姝心口狠狠一痛,这或许是原主留下的情绪,连带着她也有些难受,她上前坐在苏氏身旁,轻轻摇了摇她手臂:“娘,别难过。”

  怎么可能不难过?

  苏氏猛地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抱着,泪如雨下,压抑的哭声痛彻心扉、几欲泣血。

  “姝儿、姝儿,娘差点害死你!娘差点害死你啊!”

  生怕下人不仔细,药是她亲手煎的啊,若是女儿因此丧命,她又岂能独活?

  谢云姝一下又一下轻轻拍抚着苏氏的背,血脉相连的亲密感油然而生,娘亲的怀抱真温暖啊,上一世身为孤儿的谢云姝心中柔软得一塌糊涂。

  待苏氏发泄得差不多了,谢云姝方柔声细语安慰,好不容易将她劝住。

  苏氏擦拭眼泪,双眼红肿,凄然一笑:“我以为咱们终于熬出头了,只要想到你如今成了侯府的大小姐、想到你定会有一门好亲事,什么委屈我都能忍、什么我都可以不计较,可为什么、她竟如此狠毒!”

  苏氏咬牙,眼中渐渐疯狂。

  她的女儿,是她的底线!

  丈夫当年从老家村子里离开入伍时,姝儿还未出生,上个月她们母女和婆婆被立大军功、三年前得封侯爵的丈夫接到这平北侯府时,姝儿已经十七岁了。

  这么多年,她在村里又要里里外外操劳、又要赡养公婆、抚养女儿,前几年公公病逝丧事也是她一手操持,虽有娘家父母和哥哥帮一把手,然大家的日子都不富裕,可想而知她吃了多少苦。

  可她从没后悔。

  因为她有个乖巧的宝贝闺女,只要看着她一天天长大、看她小脸上露出笑容乖巧的唤她“娘!”,她便觉什么都值了。

  戚氏,却想要她姝儿的命!何其歹毒!

  苏氏后怕的搂住谢云姝:“姝儿,娘不会让人伤害你、不会了......”

  谢云姝心里松一口气,她知道她娘性子温柔和气,但绝不是面团,是个外柔内刚的坚韧明理之人,否则这么多年没丈夫在身边如何撑得起来一个家?

  谢云姝轻轻笑着点头:“嗯,我也会保护娘!娘,我们都要好好的!”

  苏氏有些恍惚,觉得女儿好像变了一些,可又觉得释然,从千里之外的乡下村里来到京城侯府,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能没有改变呢?

  “好!”苏氏轻轻抚了抚她的头,也微微笑了笑,心情亦放松了了几分。

  谢云姝起身:“我们去松鹤堂看看阿奶吧,阿奶身子骨一向来很好,可是一到京城就病到了现在,我总觉得、总觉得根本不是什么年纪大了舟车劳顿伤了身、不是什么水土不服......”

  阿奶对她们母女都很好,一路上都还叨念着她娘才是元配、戚氏即便在边境陪了她爹十几年、即便戚氏因为她父兄的军功被封了县主,也是平妻,也越不过她娘去。

  如果阿奶没有生病,或许戚氏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事情不会变的这么糟糕。

  苏氏心头大震,只觉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天灵盖,变色道:“你、你说什么?戚氏她、她怎么敢......”

  谢云姝忙道:“我就是猜的,反正小心无大错。戚氏未必敢要阿奶的命,只要让阿奶病着帮不了我们就够了,她那么狠毒,未必不会这么做......”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