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基后,仙子她想咸鱼
筑基后,仙子她想咸鱼

筑基后,仙子她想咸鱼

修仙呢没空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3-12-29 00:24:10

【无CP】沈多熟悉了修仙剧本,却测出无灵根被送去种田,敢信?反正她不信!

半夜跳窗沈多赌对了,拜得道门大宗的元婴师父,一路披【不】荆【知】折【不】棘【觉】踏回修仙界。

她心想顺风顺水筑个基御上剑,这辈子的梦想就算完成了。

不料,原本还等着她再接再励结金丹修元婴的师父,突然发现好大徒今天一意峰摘个桃,明个儿二念峰钓尾虾,后天三思峰采点灵茶仙露,大后天上百岁谷割豆子去了……

于是,望徒成仙的师父拎把剑声传数个峰头:“沈多,你给老子死回四时峰来。”

一时惊得各峰人飞鸟跳围观:

“岁和发怒了。”

“岁和也会骂人?”

“我想知道,岁和真揍沈多不?”

揍,沈多用她两辈子的信誉作证,所以小姑娘手【抓】忙【耳】脚【挠】乱【腮】一通,极【无】尽【法】孝【可】心【施】的捧着一碗鲜虾豆腐汤来见:“师父,徒儿忙了大半月,亲手磨豆点浆想给您尝个鲜。

保证灵力十足味道鲜美当场化神坐地飞升……”

岁和:天道,请速速收了这个孽徒吧!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345章

第一章 送到凡界去

  “下一个,沈多。”祠堂里传出族长的声音。

  沈多倒腾着小短腿,噔噔噔跑进门来,听从指挥把一只小手放入身前矮桌上的八角盘。

  一息,两息,五息过去,八角盘上没有任何反应。

  沈族长失望的摇摇头:“无灵根,下去吧!”

  “族长,换个手试试行不?”想她沈多胎穿到修仙界,不可能没有灵根的呀!

  否则前世少年失怙失恃,今生三岁父母于秘境中身陨,两世爹娘不就白白祭天啦?

  一定是她测灵的手没放对。

  立于旁边的族老道:“灵根天定,强求不得。

  小四莫要耽误后面的弟弟妹妹们。”

  “下一个,沈辞。”族长已经在喊排她后面的童子了。

  沈多深深“唉”叹了一声,不舍的出了门。

  门外有人抱起她就送到祠堂阵法外离开。

  ……

  外面,回来探亲的沈荇和另一个男孩迎上来:“小四,你几灵根?”

  “无。”

  “五灵根?”

  “那也比我没有灵根的强。”前年五岁测出没有灵根的沈溪更加低落了。

  沈多拍拍他肩膀:“我说的是无,没有灵根。”

  “啊?”沈溪随即笑了:“还好跟我一样。”

  沈多送他个白眼:“那怎么能一样,你有爹娘在侧,不用送到凡界去。”

  “小四,不然让我爹娘收养你。

  反正自我去玄剑宗后,他们身边也没别人。”沈荇小姑娘很有姐妹爱。

  沈溪却摇头道:“族中定然不允,没有灵根者除非亲生爹娘自己愿意供养,否则都会送去凡界。”

  “小四……”沈荇不知道怎么安慰堂妹。

  沈多瞟了眼又有人失落的从门内送出来,摇摇头道:“没关系,我先回去收拾收拾。”

  沈荇想和她一起,却是被沈溪拉住,“你跟着她更难受。”

  沈多假装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绕过几个回廊并月亮门,她回到了一座四四方的小院落。

  不太大的院落被半树桃枝笼住一半,每至盛夏桃果飘香甚是让人欢喜。

  行至满树桃花下,她不由掐朵花儿:“此后经年,再不复得见。

  过些天,我就要离开渔方城,到凡界生活了。”

  不甘么?有,但她没有筹码让族长留下她。

  何况她观察下来,但凡渔方城的大小修仙家族中养大的凡人,多数也是联姻用的,极少能自主。

  若其父母是修士且生下有灵根的孩子还能婚后顺遂,否则鸡飞狗跳都是小事,无故丢命才是可怜。

  倒不如带着爹娘留给自己的些许东西,到凡界另谋出路。

  事到如今,她不求什么金丹元婴,求有机会继续练习武道至先天大圆满,也是有可能化气为液筑基,然后实现她御剑飞行的仙侠梦。

  但成功者,极少!!!

  正伤感间,枝头鸟窝里飞下只青羽白喙的鸟儿与她对视,“啾啾。”

  “叽叽也不行,我没有灵根。”沈多托着它坐到树下摇椅中:“茶茶,你是修仙界的鸟儿,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哪种妖兽后代,但你总归不能在人群里太久。

  如今你的伤也好了,翅膀也硬实了,不如找你的族群去罢。”

  两年前刚收到爹娘陨落的消息,她成夜成夜的睡不着觉。

  偷偷跑去爹娘时常练剑的小竹园,捡到奄奄一息的小鸟,因它总爱偷喝自己泡的灵麦茶,取名茶茶。

  还好院子里的丫头婆子都自请调离了,她才能养住它。

  彼时,她还偷养着,怕族里的修士认出茶茶后要走训养,不料这家伙知道她的担心后,摇身几下把身上火红的暗纹隐去,彻底变成青色。

  当它在自己院头盘旋时,引来族老查看,说它是只不入阶的凡鸟,此后再不关注。

  说实话,沈多不舍它的陪伴,但如今自己前程未定,去到凡界总归不利于茶茶成长。

  “待我离开渔方城后,你就在半路走。”沈多自说自话交待完,就放它在摇椅上。

  她自己回了房间收拾,其实也不必收太多,因为房里本就东西少。

  爹娘是修士,储物袋里装着随身家当,不过是在住处留些给自己儿时打制的玩具,以及衣物罢了。

  沈多现在五岁,衣裳不必多,捡几件常穿和娘以前做的,再把爹娘以前给的纳物镯戴上并隐去。

  外表像是银镯的空间,凡人不用灵力神识也能装东西,仅半间屋大小的地方也能放下好些,是爹娘历炼中所得。

  金银之类她没有,灵石更不会有,倒是有几样玉石制成的饰品,带着可以换钱。

  纸张书本带些,爹娘寻来的凡界武功以及各类修士修炼心得之类,沈多抓紧时间再默背熟记后,摘关键字写成拼音带走,特别关于炼体的着重记忆。

  至于原稿,她都烧了。

  正忙碌间,院门的禁制被触动,沈多浇灭盆里的火出来开门。

  “二堂姐,三堂哥,快进来。”是沈荇和沈溪。

  沈荇两个只站在门口,“小四,正好族中要派人到凡界挑有灵根的族人,说是现在就走。

  族长马上就会让你们几个一起离开。”

  “这么快?”沈多意外极了,立刻就道:“那我去拿东西。”

  一个没有灵根的孤女,还是识趣些的好,修仙界她未必不能回来。

  怀揣梦想她转身又回房,不及细查把书房的纸质东西都收入纳宝镯。

  其间不小心撞掉了书架后挂着的一把刀,沈多捡起笑了,记得她两岁跟爹娘逛坊市,心心念念机缘定在此。

  于是跑遍整个坊市的地摊,花了一块灵石相中把无鞘并缺口的破刀带回来。

  爹娘都断言是饮血杀伐的凡刀了,但拗不过她,给打了刀鞘,洗了刀身,还道:“闺女将来莫不是准备成为刀修?”

  沈多当时常常把玩,可惜偷偷滴血数次认不得主,到了三岁生辰爹娘送了她把玄铁短剑,才收起刀不玩儿。

  “看来,你是不舍我的。”她心念一动将其收入纳宝镯。

  不一会,背个小背篓就出来了,还招手让茶茶立在她肩上。

  看得来接人的沈族长忍不住抚额:“小四,咱们家不缺箱笼。

  这院里东西,你尽可都带走。”

  “族长,我一个五岁小娃娃,带那么些上百年的灵物在凡界,还不给人当成大冤种抢。”沈多十分有自觉。

  沈族长:我竟无言以对。

  沈荇这时递来个荷包:“里面有些凡人用的护身符,还有些壮骨丹培元丹,对你练武也有益。”

  又给她挂脖子上一块木牌,“上面有我师兄的剑气,谁要害你杀了他。”

  沈族长捏捏眉心:“小二,小四,金丹真人的剑气,凡人催动不了。”反而会引来觊觎。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