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界直播开始
从万界直播开始

从万界直播开始

凤栖桐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4-02-01 23:15:03

无忧回老家休养,做直播时被系统绑定,直播间连通各个世界。 诸天万界,历朝历代的天空突然间出现一个巨大的屏幕,万界直播开始。 无忧:“王宝钏也不是那么恋爱脑,她只是想找个潜力股。” 王宝钏:“与其做那十八天而亡的皇后,何如自己做女皇来的爽。” 无忧:“灵河边到底会不会缺水?” 黛玉:“父母生养之恩未报,如何敢言其他?” 无忧:“秦始皇灭六国,二世胡亥灭第七国。” 赢政:“好好说说,什么叫胡亥自灭满门?” 无忧:“下面来讲讲茂陵一家三口。” 刘彻:“凭什么始皇是祖龙,朕就只能是猪猪?” 李世民:“猪猪其实挺可爱的,不过还是二凤更好听一点。” …… 新文暴富从世界贬值百万倍开始上传,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目录

23天前·连载至第四百一十一章 墨子号

第一章 红鬃烈马

  天高气爽,秋风阵阵。

  已经入了九月,一天比一天凉。

  王宝钏裹着单衣坐在寒窑里发愁。

  薛平贵已经走了一段时间,留下的柴早就烧完了,粮食也吃完了,现在家里没什么吃的,更没有可以御寒的皮毛衣裳,她冻的都不敢出门。

  今天阳光很好,王宝钏打开门看了看,就拿着针线坐到院里。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让她冻僵的手脚渐渐的活泛起来。

  她穿针引线,想做点绣活卖了钱,好换过冬的衣裳。

  手上动作不停,时不时的朝外头望望,盼着薛平贵托人捎封信来。

  只是信没有盼到,却看到了天上出现一块黑色的幕布。

  这幕布特别大,遮天地一般,好在没有挡住太阳。

  王宝钏吓了一大跳,赶紧收拾了东西进屋。

  把门开了个缝,她小心的朝外张望一会儿,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妖魔鬼怪,这才放松下来。

  又过一会儿,那块幕布还在,但四周都是静悄悄的,看似没有危险。

  王宝钏试探的出了门,就站在门口打量那块幕布。

  才看了没几眼,幕布突然间一亮,一张俏生生的脸庞出现在里边。

  “啊!”

  王宝钏惊叫一声,想要回屋,但目光还是被天幕上那张漂亮的脸蛋给吸引住了。

  天幕上的是个姑娘,长的真正俊俏极了。

  “莫不是仙人?”

  王宝钏自言自语。

  “大家好,我是主播无忧,又见面了。”

  天幕中的姑娘开口,口音很奇怪,可更奇怪的是,王宝钏能够听得懂。

  “无忧。”她小声念叨。

  天幕中的姑娘继续说道:“大家看看我现在在哪。”

  画面一变,无忧消失在天幕中,取而代之的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王宝钏渐渐的看呆了。

  就见高山连绵,山环水抱,隐隐还有雾气蒸腾。

  再见天如洗了一般的蓝,朵朵白云点缀其上。

  近处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花田,粉的、白的、黄的。

  河中各色的水鸟栖息,岸边有粗壮的果树,眼看着已经硕果累累。

  看到树上的又大又红的苹果,黄澄澄的梨,已经饿了很久的王宝钏忍不住咽了口水。

  那果子好大,看起来真漂亮。

  哪怕王宝钏是相府千金,吃过见过的奇物多了去了,可还是觉得天幕中的果子实在不像是真的,比她吃过见过的任何一个苹果或者梨都要大,看着都要好吃。

  “莫不是天上的果子。”

  王宝钏忍不住朝着天幕拜了拜。

  “仙人有灵还望保佑我家薛郎凯旋归来。”

  只是,天幕中的无忧没有回应她。

  无忧自顾自的说话:“大家猜到了没有,对了,这就是我的家乡,我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往后我会带大家一起游玩。”

  “但是呢,今天我们不上山,也不去河边抓鱼,我们去看大戏。”

  无忧的脸又出现在天幕上:“今天恰逢庙会,镇上请了戏班子来唱戏,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话音落下,天幕又恢复了之前的黑色。

  王宝钏心头一紧。

  看戏?

  天上的仙子也看戏?

  只是不知道仙子们看的都是什么戏?

  和人间的百戏像是不像?

  她一瞬间想了好多事情,站在门口怔愣了好久,连绣活都忘了。

  过了大约一刻多钟,天幕再次亮起。

  无忧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刚才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现在换成了白色的长袖卫衣和牛仔裤。

  她头上还戴着白色头盔,一边紧头盔的带子一边道:“好了,我们出发吧。”

  无忧的声音很甜,听起来很是活泼快乐。

  王宝钏的愁苦也被这份快乐冲淡了不少。

  她一晃眼间,无忧已经骑上了一辆怪形怪状的车子。

  突然,王宝钏大声惊叫:“啊,动了,怎么动的?”

  就见天幕中的无忧拧了拧车把手,车子就嗖的一下跑了起来。

  一路上,王宝钏看的花容失色,一颗心跳的扑通扑通的快的不行。

  刚才只是见了自然景观,她倒也没觉得怎么着。

  可现在看到一路上的风景,她是真的吓坏了。

  却见无忧骑着车,她骑的不快,因此路上的景物都进了天幕中。

  车子在一条平整的黑灰色的路上行驶。

  那条路不知道是用什么铺就的,没有一点缝隙,而且平整到惊人,这样的路跑起来可一点都不颠簸啊。

  路两边有农田,有果园,还有房屋出现。

  房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建的,大多数都是二层三层的楼房,很少看到平房。

  房子的外观很漂亮,上面不晓得贴了什么,光滑如镜面,太阳一照反着光。

  除此之外,路边的树长的也高大粗壮,树下还植了各色的鲜花,路上时不时的有行人,有步行的,还有骑着和无忧一样车子的,另外还有一种很大的车子,不用马拉就能动,四四方方的,前边两只大眼忒的吓人。

  王钏宝见到第一辆这种车子的时候吓的差点趴下。

  等看了一会儿,见只是车子,还能隐约看到里边坐着的人时,她才恢复过来。

  还没等王宝钏看够这些景物,无忧就停下了。

  她把车子停在一个地方,那里停了好多各种各样的车子,有大的有小的,停的整整齐齐。

  然后,王宝钏就听到纷纷攘攘的人声。

  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孩子,还有做买卖叫喊的声音。

  天幕的画面又一转,就看到许许多多的人。

  人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人群里,还有奇怪的车子,车主好像是在卖吃的,有人围过来,他就笑着招呼,然后熟练的烤制食物。

  这些食物王宝钏都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

  但是从天幕中那些人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来,食物真的很好吃。

  无忧拿出一个扁平的长方形东西看了看:“时间快到了,今天就先不吃烧烤了,咱们先看戏。”

  她话音一落,远处的戏台上锣鼓就响了起来。

  大幕拉开,伶人登场。

  无忧尽量的让镜头平稳。

  “亲们问这是什么戏啊?”

  “好,那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这台戏是红鬃烈马,有的亲可能没有听说过,不过说起男女主角大家应该都知道,讲的是薛平贵和王宝钏的故事。”

  “呀,竟然是我吗?”

  王宝钏捂住胸口,原先还有些散漫的她表情变的认真严肃起来:“莫不是上天垂怜示警于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