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不想成神的我居然成神了
斗罗之不想成神的我居然成神了

斗罗之不想成神的我居然成神了

奔跑的椅子

轻小说/同人衍生

更新时间:2024-03-05 17:30:33

又名《我那理论无敌的父亲,以及开挂的挚友》 【PS:拆三五官配,男主唐三】 【女主名玉余依,代入11叫就好】 【不黑唐三、玉小刚,和主角团】 辛辛苦苦从十六岁开始成为合格的打工人,活过没多久,再次醒来余依依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弃婴……
接受了这个身份设定的余依依还在迷茫未来如何的时候,被她未来的老父亲捡回了家。
刚刚熟悉好的身份背景,瞬间梅开二度,渣都不剩的被代换了。
余依依:挺好的:)就是这爹名字有点耳熟,这个世界也挺让人耳熟的。
没过几年,在即将步入诺丁初级魂师学院之际,她那可亲可爱的老父亲收了一个大徒弟,名字和她老父亲一样随便——唐三。
余依依,哦,现在改名叫玉余依的她,对于这位大徒弟可真是耳熟到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想起他究竟是谁。偏偏不等玉余依想起来,梅开三度,她的身份又被揭开了。
玉余依:真就一层一层和洋葱一样呗。
就此,本想着靠魂导器来一个徒手攀爬一个科技树的玉余依,被迫面临随时可能追赶过来的因果,开始一边攀爬科技树,一边试图以武服人。
顺带捞一捞自称是她半身的,亦兄亦父不能‘出远门’的息壤……
目录

5小时前·连载至341 执念和妄想

001我的身世梅开二度

  “簌簌——”

  余依依觉得自己好像听到风声吹动树叶的声音?

  但是她依稀记得自己睡下的时候没有开窗?

  她有些困惑的皱了皱眉,困倦的眼想睁又睁不开。

  和本能抗衡了片刻,余依依才缓缓睁眼,看清自己的处境。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之所以说是陌生,因为余依依她记得,再怎么穷,她租的房子是有屋顶的。

  而现在她的头顶没有遮挡物,阳光猛的撒下,晒得她面朝上的一面热到发烫,背朝底的那面却又凉的像是浸了水。

  余依依想着起身看看,却发现自己无力也无法动弹,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着。

  不难受,但是陌生的让她有些心慌。

  她还记得昨天她还老老实实地呆在便宜租下的一间小房子里,准备着明天那些人所要求的报表和文件。

  因为正值最繁忙的时期,就连她这个趁空过来兼职的员工,都被迫连续熬了几个大夜,昨天还是她看着报表眼花加恶心,想了想觉得命更重要,才干脆放下工作,洗漱后准备就寝的。

  怎么就……

  余依依睁着自己的眼睛,有些迷茫的眨了眨。

  她依稀可以瞧见视野内,在她四周环绕着的像是竹篮一样的东西。

  不过……

  真的会有这么大的竹篮,可以把她这样一个成年人装下吗?

  她兀自困惑着,眼睛倒是看向没有障碍物遮挡的天空。

  好蓝啊。

  好久没有看这样的天空了。

  从孤儿院里出来后,她不是忙于生计,就是忙于学业。

  可能是身体不好,长得不太讨喜吧,没有人试图领养过她,于是在孤儿院从最小的孩子长到成为最大的那一批孩子,她也就被赶了出来。

  院长妈妈对每一个孩子都很好,所以作为最听话的孩子,她得到的关注是最少的,自然爱也是最少的。

  别的孩子到了年龄出去,院长妈妈都会给他们送上‘毕业礼物’,唯独到她的时候,院长妈妈送完了前面的孩子,对着她有些尴尬地掏了掏空了的袋子,说道:“抱歉,依依。院长妈妈忘了你的份。”

  没关系的。

  余依依知道她应该说那样的话,当然她也说了。

  那是她与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

  现在想想,余依依觉得即使院长妈妈没那么爱她也没关系,反正名字里承载着多余的她,早就习惯这些事情了。

  余依依想着,张了张自己的嘴,打了个哈欠。

  迷迷瞪瞪里她觉得自己又困了。

  刚想要眯起眼睡觉的时候,不远处有声音传来,“这是……谁把孩子丢这里了?”

  沙哑的男声传来,听声音就清楚这人平时怕是不怎么开口,以至于现在开口显得有些滞涩感。

  男人的脸总算被余依依瞧见了,那是遍布着生活里困苦和沧桑的一张脸,偏偏也严肃的像是高中里最严厉的教导主任。

  灰白色的头发,衬着胡子拉碴的普通样貌,以及那双目开阖间流露出的懒散和颓废,又显得没有那么普通了。

  倒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中年男人。

  “罢了,也是可怜人。”男人默默道。

  弯腰伸手抱起了余依依。

  迷糊困顿中的余依依被突如其来的腾空给吓了一跳,瞪大了那双迷瞪瞪的眼。

  那一身灰色、白色便入了眼。

  唯一不同的便是男人灰褐色的眼睛。

  他像是也被余依依的动静吓了一跳,有些尴尬的自言自语,:“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我的动作应该没有出错吧……”

  余依依:?

  这么小的孩子?

  她定神看向男人眼里的自己,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余依依有些晃神,或许大概也许可能,她在做梦。

  对,一定是她在做梦,一觉睡醒就好了!

  想毕,她闭上了眼,催眠自己赶紧睡醒,睡醒了还要起来赶最后的ddl。

  不过……

  余依依在陷入沉睡的前一刻,想到,那个男人的眼睛还有头发和她真的好相像啊。

  都是灰色的。

  可是……灰色头发的话,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家了吧……声音听起来哪里不对……是哪里……呢……zzZ

  *

  一觉睡醒的余依依没想起睡前的问题,不过睁眼后便绝望的很彻底。

  好消息,她疑似在有房顶的地方醒来;

  坏消息,这真的不是做梦。

  更坏的消息,身为可能不满一岁的小婴儿,她的视线宛若瞎了,只能分辨大块的黑白灰,不能看见别的颜色。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最开始她可以看得见蓝色的天空……

  余依依:……错觉?

  放弃思考的余依依开始回想自己的处境,越回想越是觉得无论是哪个世道,都是如此该死的相似。

  ——她,余依依,一个毕业两年工作正准备走上正轨的职业女性,现,又成为一个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的小屁孩,另附,还是一个被抛弃的不足一岁的小婴儿。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绝望的了

  余依依有些接受不能。

  同时心底也开始莫名的委屈。

  也许是换了一个身体的缘故,也许是婴幼儿特有的权力,她的委屈还没有弥漫开来,便早早地宣泄了出来。

  “伊、哇——!”

  余依依的哭声抽抽噎噎的,不是寻常婴幼儿那般嚎起来地动山摇般的响亮,而是第一声响,之后便像是意识到了开始如同猫崽那般呜呜咽咽,小声啜泣。

  大抵是怕再次被人给丢出去吧。

  在这完全不熟悉的世界,拥有的记忆对于余依依来说不像是馈赠,更像是神明的惩罚。

  如果她没有记忆,这样小的孩子便可以很快接受自己将要死去抑或是被抛弃的命运,因为这般年纪她到临死或许都不清楚二者代表着什么。

  但是,她有着记忆。

  对于死亡、对于抛弃,她都理解,可这不代表着她能接受。

  所以她的哭更多的是为了不确定的未来,以及那不一定有的未来。

  “怎么了?怎么了?!”

  在第一声哭响起的时候,男人便听见了,可是他正用水温着羊奶,试探着温度。

  急急忙忙放下东西的他赶来便瞧见了,那被他捡来的,即将被收养的娃娃正可怜兮兮淌着泪。

  “是饿了吗?还是尿了?”

  男人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只是下意识抱起余依依,一边晃悠着娃娃,一边轻轻拍小孩儿幼嫩没有发育的背脊。

  “不怕不怕啊,爸…爸爸在这里,啊,对了,宏才他说的孩子要喝羊奶……羊奶在,啊这里。”

  说完,他用勺子舀起一点羊奶,吹了吹后又在手腕内侧滴了点,试探了下温度,才喂到停下抽噎哭累了的余依依嘴边。

  余依依闻到凑近的味道,下意识张了张嘴。

  这下便让喂食成功的进行了起来。

  肚腹内充斥的温暖,以及臂弯里的安全感,让余依依愈发困倦,她有些茫然地想。

  这就是她这一世的父亲了吗?

  虽然一开始她清楚,这一世她依旧是被抛弃的命运,但是刚刚这个男人说爸爸,所以…她这一世真的有父亲了?还是和她一样的发色?

  不对,她忘记了。

  她的视觉只能看见大块的黑白灰,所以,这个人也不是啊……

  余依依眼皮沉重,却还在思考着:

  ……不是和她相同发色和瞳色的人。

  为什么她就不能有一个发色一样奇异的父母呢?同胞兄弟姊妹也行啊……

  如果她现在还是在做梦的话,如果真的有神的话……

  ……就请实现她这个愿望…吧…

  身体的疲倦让余依依的思考中断,沉重的眼皮合拢。

  在她彻底陷入昏睡之前,她依稀听见男人的自言自语:“……女儿,……也不错。”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