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春
盛世春

盛世春

青铜穗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25 09:37:54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目录

9小时前·连载至第280章 宗庙

楔子

  “太平,”被长明灯照得通亮的白鹤寺西南角佛堂里,徐胤稳坐于椅上,垂眸唤着地下喘息着的梁宁的乳名,“那把匕首,到底在哪里?”

  梁宁趴伏在地下,勉力地抬起头,右脸一道狭长疤痕赫然显露在灯光里。

  她咬牙稳住气息:“你要它,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视线的前方,是悬挂在前方墙上的两幅画像。画像上的武将威猛魁梧,细看之下与梁宁有几分相像,这是她浴血挣下了抚国大将军之世袭爵位的大哥梁钦,和身为昭毅将军的二哥梁钧,他们都已相继在西北牺牲。

  那把匕首,就在画像下方的砖缝里藏着。

  但梁宁从未打算把匕首给出去,因为它是三日前的夜里,她从暗巷中的血泊里捡来的。

  当天夜里徐胤就见过它,他并没有要它,但昨日,他却突然找她要这把刀子。

  从事发到今日,这么多天了,城中没有关于这件事的丝毫传闻,仿佛根本不曾发生过。这样蹊跷,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好事!梁宁当然没给他。

  是以徐胤并没得手。只是最后他走的时候,神色颇有些异常。

  没想到他今夜又找到山上来了,而且趁着她哄睡小侄孙的当口,往她的茶里下了软筋散,使得她一身武功完全无法施展!

  那可是她从前给他防身的武器,如今他却为了一把凶器,不惜用她给他的武器,如此卑鄙地来对付她!

  “我拿它,自然有我的用处。”徐胤喝了口茶,又放下杯子。

  他这样漠然的态度,让梁宁牙关再次咬紧。也让她不自觉地想到了近来的一些传闻。

  传闻中说,荣王府的永平郡主常与新科探花郎一道出入。

  永平郡主是当朝唯一的皇叔荣王的嫡长女,也是荣王妃年逾三旬才生下来的掌上明珠。

  盛宠的郡主配惊才绝艳的探花郎,不可谓不是天作之合。

  可是徐胤与她早已有婚约。

  梁宁十岁那年跟着梁钦去打扫战场,发现了死人堆里的徐胤,彼时徐胤才十二岁,快死了手边还护着一卷书。她把他扒拉出来,右脸上的伤疤,正是她背着奄奄一息的他回营地时不慎栽倒,被地上遗落的兵刃所伤!

  救下他之后,她就留了他在身边,替他求身为军师的大才子授课,又看他身子骨不好,缠着二哥教他武功。

  从前老被她揪胡子的军医小老头成了她的座上宾,那五年里,她硬是哄着那小老头把豆芽菜般的徐胤调理得葱葱秀秀。

  两年前在西北,徐胤曾向梁钦提亲求娶她,可梁钦觉得徐胤再如何敏慧,也还是配不上他疼成了眼珠子的妹子,于是几厢约定,待徐胤今届如若考取功名,便再行议婚之事。

  到了去年冬天,梁宁带着梁钦遗骨归京,徐胤也跟随同行。梁宁又替徐府在梁府附近置了间小宅院,又想尽办法给他找名师点拨文章。

  终于助他高中探花,又经由梁宁替他请的老师力举,成功进入翰林院任了编修。

  “我徐胤的妻子,除你梁宁之外再无二人。”

  这样的话,他已说过整整三年。

  梁宁也早已认定了他。

  然而最近,已该履行婚约的时候,他们见面的次数却变少了。

  这当然有梁宁需要忙着打理将军府事务的原因,另一边却也是因为徐胤极少主动来找她了。

  他的事情,她已渐渐不那么清楚。

  不管是与永平的传闻,还是这把刀子背后的秘密,他不说,她就完全无从猜测。

  “如果我不给你呢?”她咬牙问。

  这个白眼狼!

  六年的情分,结果落得被他这样对待!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只等她出了这屋子,等她恢复了武功,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徐胤望着她,忽然走到她面前蹲下:“其实无所谓。你给不给,都只有一个结果。”

  他的双眸依然那么好看,可他眼底却翻滚着梁宁完全陌生的情绪。

  一股彻骨的冷意忽然从梁宁脚底蹿上了四肢!

  “什么结果?”

  “你猜?”

  “……你要杀我?”

  “你总是这么聪明。”徐胤扬起唇来,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骤然变冷:“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今夜外头如此安静吗?我花了一整日的时间打点,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结果。”

  梁宁一阵齿寒:“为什么!”

  徐胤低哂着,眼中闪过一道精锐的光:“因为我想拥有左右朝堂的权力,我想要位极人臣!”

  梁宁屏住呼吸,良久才咽下一口唾液。

  他们朝夕相处六年,过去的他无时无刻不是温和友善,让人如沐春风的,他说他力求功名,为的是将来让她安享诰命,在他的宠护下风风光光的当大臣夫人。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在他和善温柔的面具之下,竟然还有如此阴鸷的一面隐藏着!

  “这跟我的生死有什么关系?!”

  “有大关系!”徐胤道,“从前的梁家身份显赫,是皇上信赖加倚重的重臣,但是现在,他都死了。

  “梁家已然式微,如今只有个乳臭未干的梁郴支撑将军府,况且,他还选在大周连吃败仗的时候不自量力地去西北挂帅——

  “以过往的战报来看,他注定凶多吉少。他要是死了,你们梁家就快没人了!你说,这样的梁家对我来说还有多少用处?

  “你死了,我们的婚姻就自动无效,我就能摆脱梁家恩情桎梏,追寻更高的踏板。”

  梁宁难以置信,勉力按捺住喉头血涌:“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衡量梁家的?一路帮扶你走上如今地位的我们,在你眼里只是被利用来往上攀爬的工具?”

  “不然呢?”徐胤手下略微用力,“难道我还是打心底里喜欢梁家,喜欢被毁容了的你?”

  “徐胤!”梁宁怒火中烧,“你别忘了,我毁容也是因为你!”

  她和梁家待她的一番真心实意,结果却成了他一块用完即弃的过桥板!

  而她对他的付出,也成了他嫌弃她的理由!

  梁宁咬牙:“如若你不想成亲,退婚便是,何必定要杀我?”

  徐胤轻哂:“因为跟了你们六年,我早就知晓对待敌人要斩草除根的道理,你不可能真的答应我退婚,也不可能真的能保证不报复我。

  “就算你能保证,梁家也不会的。作为施恩者,你们总是可以有无数的办法来打压我。

  “所以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放心。现在,你可明白?”

  徐胤垂眸望着她,拇指摩挲着她的下巴。

  “可惜,你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傻到无条件对我好的人,如果没有婚约,其实我根本不用杀你。

  “可是现在满朝那么多权贵都盯着我这探花郎,我明明有更多更好的机会,有更广阔的前途,我会有锦绣前程,娇妻美妾。

  “你对我确实情深意重,但正是因为这份恩情太厚重了,我还不起,也不想还了,所以干脆就杀了你。”

  他的声音又轻又慢,但每一个字都剐得梁宁体无完肤!

  这就是她倾注了全部真心对待了整整六年的人。

  即使她不是他所爱之人,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如今她却成为了他谋取前程的垫脚石,又即将成为他的刀下鬼!

  “你们进来!”

  他突然一句话,窗外便立刻跃进来几个黑衣人。

  他们手上各自拎着一个木桶,灯油的味道扑入梁宁鼻腔,瞬间就布满了整间屋子!

  还没等梁宁反应过来,那一桶桶的灯油便泼向了屋里的帘幔,桌布,还有悬挂的两副画像!

  火苗从最远处的角落升起来了,布料燃烧的味道随着晚风一波接一波地飘过来!

  梁宁难以置信地望着在她全力相助之下才有资格身着锦袍立在此处的徐胤。

  他是真的想杀她……

  他是真的要杀六年里无时无刻不为他着想的她!

  “畜生!”

  她拼尽全力朝他扑过去!

  但软筋散的药效太强,还没扑出去,她人就已经滚落到了地上!

  满地的灯油瞬间湿透了她的衣裳,头发,她颤抖着抬起头,双眼瞪得太用力,已然睚眦欲裂!

  “你是有备而来,所以一开始就是想要我死!”

  “是。”徐胤点头,举起一盏长明灯,毫不犹豫丢在满地灯油里。

  火苗腾地一下蹿起来!

  梁宁惨白着脸望着愈来愈大的火势,朝他发出了一字一句切齿的怒吼:“徐胤!我梁家满门英烈,我梁宁保家卫国无愧天地!今日惨死于你手,来日我化成厉鬼,老天爷也定会保我报得这血海深仇!让你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徐胤腾大步退出门槛,厉声喝道:“把灯油全倒到她身上!点火!堵住她的嘴!”

  成桶的灯油瞬间淹没了梁宁!

  烈火从四面熊熊地扑向她,沿着地上的灯油,快速爬上了她的身躯!

  烈焰烧着了她的衣服与头发,而后又卷起了她的皮肤。

  她整个人被这咆嘟着的烈火所吞噬,而蚀骨的灼痛很快就拖着她一起坠下了无底的炼狱之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