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武魂殿团宠路子野惹她干嘛
斗罗:武魂殿团宠路子野惹她干嘛

斗罗:武魂殿团宠路子野惹她干嘛

字字成箴

轻小说/同人衍生

更新时间:2024-02-10 17:24:41

穿越斗罗,凤娩有了具天生体弱,样貌可怜的身体,因为特殊的本体武魂被恶赶出村,后被武魂殿六七供奉捡回家,成了供奉殿里的一名小魂师! 武魂殿内,圣女之位拿下,千仞雪的命运,因她改变!
目录

15天前·连载至第一百三十二章 穿越就是狗屎(撒花~)

第一章 穿越斗罗

  “恁个拿着锤子捶我脑袋的狗东西,以后千万不要让我碰见你,要是让我碰见,我非得把你给杀了不可!”

  繁茂昌盛的森林里,一名瘦骨嶙峋、身穿布衣的小女孩正缓步拖着身子前行着,她的衣裳上尽是还未干涸的血迹,凌乱的黑色长发掩盖住她的面容,阳光透过树叶洒落,斑驳的光芒印照在她的黑发上,隐约,能看见她略微暗沉蜡黄的皮肤上带有点点血迹。

  她叫凤娩,是名来自蓝星的穿越者,她穿越的这个世界名叫斗罗大陆,是个弱肉强食,以魂师为主导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规则,她还尚未了解清楚,因此,现在的她就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

  走了一天一夜,天空突然蒙上一层乌云,凉风肆意,眼看就要下雨了,凤娩连忙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终于在雨滴落下之前,找到了个较为隐蔽的树洞躲雨。

  “哗啦哗啦——”

  凤娩才刚进入树洞,外头就倏地下起了大雨,她缩了缩身子,将自己往树洞更深处藏,以免外头的飘雨落在自己身上。

  “好不容易活了几十年,可以功成身退了,结果又要重来,什么玩意儿!”

  凤娩在树洞里嘀咕着,这雨势,倒是越来越大。

  狂风肆虐,雨滴打落,凤娩不由得缩了缩身子,走了一夜,她也是真的累了,想着这雨可能还要下好一会儿,她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哥,还是去晚了,那丫头留下一滩血迹,下落不明,恐怕已经遭遇了不测。”

  “再找找吧,那么一大摊血迹,她才六岁,走不了多远,也许就在这附近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凤娩迷迷糊糊的听见了树洞外传来了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她皱了皱眉,还是睁开了双眼。

  大雨还未停歇,稀里哗啦的雨声在树洞里听的格外真切。

  外头传来一阵一阵的踏水脚步声,凤娩缩着身子警惕起来,她才刚被一锤子狗男人捶了脑袋,现在甭管遇见谁,她都不能掉以轻心。

  身为杀手的她,下意识地掏了掏腰间,这才想起,她是换了具身体了,“这该死的职业病……”

  凤娩吐槽一句,只是细细的一声,却好像引来了外头人的注意。

  她所在的树洞很是隐蔽,面前不仅有着多棵大树遮挡着,旁边还有一堆茂密的草丛,一般人,是没办法准确找到她的位置的。

  可对方似乎不是一般人。

  “哟,小丫头,还真活着。”

  草丛被扒开,凤娩眼前倏地出现了一张带着笑意的脸,那是张长得不算好看,但又不算难看的脸,他的五官端正立体,轮廓分明,鼻梁挺直而有力,唇色薄凉却又性感,他嘴角的弧度微翘,带着几丝邪气的味道,一双漆黑如墨、深沉如海的眸子此时正紧盯着她。

  “哥,在这呢。”

  他转头看向外面的人,说了这句话后,就又看向凤娩了。

  上下打量一番凤娩,他不禁感慨道:“小丫头,你这是受虐待了吧,怎么跟只小猫儿似的。”

  转瞬,他又道:“要不要跟我回去,我养你。”

  “啊?”凤娩本还在心里想着要怎么逃出去,这男人冷不丁的一言,倒是让她愣住了神。

  “降魔,不可胡说。”

  这时,外头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想起,这道声音强力有劲,并没有那么轻浮,与在凤娩眼前的那个男人的声音相比,可要令人心安许多。

  “我就逗逗她。”

  被称作降魔的男人起身,他看向自己身后的人,那是一名长相与他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子,只是两人身上的气质完全不同,一个浪荡不羁,一个泰然自若。

  “大供奉让我们来此,可不是让你逗她的。”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

  降魔摆了摆手,看似有些不耐,他朝着面前的男人使了个眼色,“千钧,那要不你动手把她捞出来?”

  “不是你说养她,你不捞?”

  被唤作千钧的男人眉梢一挑,并没有打算动手,“这孩子身上或许有蛇毒,你不上,让我上?”

  “蛇毒而已,怕什么。”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降魔的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根类似铅笔大小的棍子,他轻轻转动着那根棍子,一点也不含糊道:“你我都是封号斗罗,难道还怕这区区蛇毒吗?”

  “倒也,不怕。”

  千钧回话,释放出了自己身体的魂力,他使用魂力将大树震碎,树洞里的凤娩心下一惊,连忙抬手护住自己受伤的脑袋,她紧闭上双眼,想象中的疼痛倒是没有出现在她的手上。

  “不知道躲开吗,小丫头。”

  那道不羁的声音传入凤娩耳中,凤娩心神一定,身子缩了缩,还没收回双手,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个宽大的怀抱给搂了起来。

  “先带回去吧,她身上受了很重的伤,得尽快治疗。”

  千钧看了凤娩一眼,很容易就得出了她身受重伤的结论,降魔抱着凤娩,点了点头,他低眸看向怀里的小姑娘,难得轻声安抚道:“小丫头,放心吧,我们不是坏人,你受伤这么重,要是不尽快治疗,可是会死的哦。”

  “……”

  不等凤娩答话,他们三人就倏地消失在了这片森林里。

  ……

  武魂殿,客房。

  降魔和千钧将人带回来了以后就兵分两路,千钧前去供奉殿回禀大供奉千道流,降魔则带着凤娩去客房安顿,顺便叫来了治疗魂师给凤娩看看。

  凤娩有点不安,但凭借她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和降魔抗衡,所以在来到武魂殿的途中,她也并没有什么动作。

  降魔给凤娩安排的房间是之前千仞雪住过的,一应设施,应有尽有,也算是比较温馨,至少,女孩子应该喜欢。

  一路上,他也察觉到了凤娩的不安,或许是因着这个,降魔才挑选了这间客房给凤娩住。

  凤娩身上脏兮兮的,头发又凌乱不堪,治疗魂师一进客房,便不禁愣住了神。

  “赶紧看看。”

  降魔靠在窗户旁,不由得催促了一声。

  “是,七供奉大人。”

  治疗魂师忙应声,他走到凤娩身前释放魂力,先给凤娩进行了个全身检查,在检查中,他发觉了有些许不对,便不禁出声嘀咕道:“这孩子,身上竟然带有蛇毒?!”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