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几年
往前几年

往前几年

海随

轻小说/其他衍生

更新时间:2024-01-04 23:53:36

往前几年,不知情深。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五章

第一章抛弃编制

  很多年以前,天上两个爱玩的仙人打了一个赌。资历年长的仙人蓝衣洛柳:我觉得这云水国两年内定会被天佑国所灭。才刚上岗的绿衣仙人东方羽:不尽然,说不一定有转机呢?洛柳:要不赌一局,输了的就向帝君申请卸去法力已普通人的身份去凡间走3百年身份。东方羽:天枢星君确定吗?毕竟我只是一个候补的司仪。

  洛柳:没事。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两人喝了一盏茶下了半局,下属就来报云水和天佑国的战争已经分出了高下,最后是天佑国输了。

  洛柳:想不到,这次天上这群老家伙们居然公正了。洛柳:我输了。东方羽:所以你真的要去找帝君。洛柳杵着手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招摇而又爽朗的一笑,把象征着身份的白色腰牌丢给了东方羽就用术法玩消失了。

  洛柳其实3天前就找帝君商量过了,此行早已成定局。

  洛柳来到了战败后了的天佑国,天佑国的百姓成为了亡国奴,被鞭打着清理着天佑国宫殿的废墟,然后开始为云水国将来的行宫筑基。

  洛柳没了法力自然也就是普通人,而且一看就不是云水国人。云水国人脖子后颈处都会有云纹刺青。

  洛柳也被云水国官兵纳入了奴隶大队,洛柳身上唯一值钱的衣服鞋子都被扒走了,换上了粗糙的麻布短衫和草鞋,除了头上的不显眼的灰色绣北斗七星的发带没被收走,洛柳这种十七八岁清瘦的少年在这种环境下老遭罪了。

  洛柳在第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手慢了连粥都没了更不提其他。还是一个10岁左右的灰头土脸黑瘦的小男趁中午休息的时候给了洛柳半个干硬的饼。小孩摇了摇正靠着柱子在会周公的洛柳。洛柳迷糊着眼不解的看着小孩,洛柳:有事。小孩没说话,小心翼翼的把饼塞到了洛柳的左手。

  洛柳:给我的。小孩依旧没说话,只是这次用手比划着“吃”的行为。洛柳在小孩面前小小的咬了一口又干有硬的饼,然后就用手把饼凑到了小孩嘴边。洛柳:剩下的你吃。我啊,可是了不起的仙人才不会饿的。

  小孩眨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看洛柳,就把饼拿走了,小心的用布包好塞进了衣襟里面。

  洛柳看着小孩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掌管人间繁荣昌盛的前天枢星君有点没用。600年了人间贫富差距和区域发展部分不昌盛的情况存在太多。

  天佑国和云水国就是,一贫一富的区别。

  洛柳没想太多,毕竟国运稳定,国家繁荣发展这种东西也不是单他一个星君说了算。

  洛柳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奴隶做苦力的那种。

  下午洛柳和另一个龅牙青年了合力扛了5块的大石下旁边侧殿的地基用的。累死洛柳了。洛柳和龅牙青年体力有所不支速度慢了,看守的老监官抄着鞭子狠狠的甩了两人各3鞭。身材矮小长的像倭瓜有一双绿豆眼的老监官:废物,这就是慢的后果,给老子快点。

  龅牙青年被他后干脆撂挑子不干了。突然少了一个人,巨石落地,洛柳很自然的就受牵连摔倒了,洛柳:疼死了……没等洛柳抱怨完。

  龅牙青年:老子不干了,有本事你打死我。趴在地上的洛柳都惊呆了,起来时洛柳小声的说了一句:这兄弟真勇,佩服。龅牙青年:这一天天的过的比牲口都不如,该死的云水国人。监官眼神示意身旁的官兵押住龅牙青年。龅牙青年想反抗但体力悬殊,被两官兵押着打断腿跪地。

  老监官刷刷几巴掌落在龅牙青年左右脸,老监官:恶心的天佑国人,都亡国奴还那么狂。老子特么的告诉你现在这也是云水国的地皮。老监官手打疼了,让手把龅牙青年拖下去大牢。龅牙青年被拖走的时候还大喊着:天佑国的弟兄们别怕,我天佑国子民黄俊大不了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们一定要推翻云水国。老监官: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

  老监官:看什么看,都给你干活去,还是都想进大牢吃大苦头。说着还指了指洛柳,老监官:杵在那赶吗?说你呢!洛柳:监官大人,小的这就去干活。洛柳边说边手脚麻利的去拿起旁边的铁镐。卖力的去参加前殿了刨坑立柱的队伍。

  洛柳下午停工休息时,还是觉得偷溜走人,毕竟好歹曾经是个星君应该没问题,这么想着,就鬼鬼祟祟的躲到了高高的木材堆后。

  洛柳试过了掐了无数次的诀,发现真的现在没有一点法力。

  洛柳卑微的用手朝天拜了拜:老天爷,帝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当凡人不好不好,我想回去。

  洛柳没想过他们的头,会听到,毕竟没有香火没有神像,说了也白说,只是心理寄托而已。

  没想到的,洛柳话音刚落。一句“晚了,没办法,天枢星君的位置有人了”,洛柳一听这贱贱的声音就知道是东方羽那混小子。

  洛柳:给老子出来,东方羽,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还会落井下石,没良心的狗东西。东方羽倒是没出现,反而是中午送饼的小孩出现了,小孩听到了那句“狗东西”眼泪花都冒出来了。

  小孩:张着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隐身了的地方羽给洛柳传音,东方羽:这小孩在骂你,他说你不识好人心,说你又傻又蠢,是狗东西。

  洛柳蹲下身来温声细语的哄着小孩。洛柳:你叫什么啊!小孩拉过洛柳的手,在洛柳掌心写下了“苏天骄”三字,洛柳:很好听的名字,天之骄子,怎么会是狗东西呢?狗东西是别人的名字,不是天骄的。

  小孩苏天骄听了这话,终于不哭了也不骂洛柳了。自己转身就走了。洛柳本来想跟上的,但想到了某个“狗东西”

  洛柳:东方羽给我出来。东方羽一身绿衣带着白玉腰牌只不过这次腰牌上写着的不是司仪是天枢了这个倒没什么就是摇着那把贼没品味彩色羽毛扇,挺扎眼的。

  洛柳:你怎么也下来了。东方羽跟我走,东方羽挥了挥扇子,洛柳和东方羽就来到了一处名为青崖的的小镇,东方羽:你下落地标错了,是这才对。

  洛柳:有衣服没。现在洛柳一看就是难民,出逃的苦力装扮,头发乱糟糟的,和流浪的区别不大。身上还股臭臭的汗味早受不了。东方羽:绿色的,没有蓝色的。

  洛柳:可以,主要东方羽你比我矮5厘,我怕衣服太“矮”。东方羽:先凑合一下,去客栈换,还有老家伙你现在好丑,该洗洗了。

  洛柳没说话,一路往前进不管周围人奇怪的目光和话语。上街买菜的大娘和小姑娘交头接耳的说着:唉!王婶,这是逃难的吧,真可怜。大婶:什么逃难的,这后面不是还有一个同行的富家公子。年纪大的挑菜买的大爷转身定眼看了看,大爷:什么嘛!有钱人玩的真花。

  小镇在第一间客栈《青山客栈》前停了下来。洛柳等东方羽找老板了付了钱钱,就拿着钥匙去201号房了。

  在后的东方羽:你衣服没拿,还有这一套衣服都是新的,我找飞纤定制的。洛柳收了衣服:谢谢,还有。啪的一声就关门,门外的地方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到隔壁202入住了。

  小二给洛柳准备了热水,洛柳放松的跑了个澡,洗了个头。换了衣服头发随便用布巾擦了擦还未全干,发尾潮潮的就睡了。

  反观隔壁地方羽深夜未入睡,看着身边一大堆关于前天枢星君洛柳的投诉。投诉内容无外乎“都是洛柳太懒了,在天上人间都一样”人间的信徒都反水去帝君殿实名举报了。

  东方羽看得有些累,伸了伸懒腰,在看到的最后一份投诉“天枢星君,不靠谱,拜了也没用”用毛笔在后面写了一句“确实懒,老家伙”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