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超凶
主编超凶

主编超凶

曾小五呀

现代言情/商战职场

更新时间:2023-11-30 00:01:47

我们漫画部的主编超凶,能力凶,脾气凶。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三十四章 恒山美景

第一章 满地残

  开阔式大平层,整个空间回荡着少女怒喝的回音。

  “身为编辑,你们的责任是不惜一切手段,让那群拖延症作者准时交稿。”

  “今天之内见不到原稿,集体扣半年绩效,明白否!”

  少女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懒散靠墙,目光似紫外线扫过男女,让被扫的人汗毛炸起遍体生凉。

  工位上的男男女女头顶黑云瑟瑟发抖,气势如虹的回应:

  “是,明白!”

  他们嘴上应着,键盘敲出火花,有人美工刀指间跳跃,贴词的,分镜的忙得热火朝天。

  文艺部隔着透明玻璃正大光明的看戏,眼神幸灾乐祸又羡慕。

  几个新人不懂就问:“前辈,那人是谁?”

  正看戏的男人抬起眼皮子反问:“满地残的名号没听说过?“

  几个新人震惊张大嘴,谁?那个女孩儿就是鼎鼎大名的满地残?明明那么可爱甜美。

  你别骗我们。

  瞅着对面快命丧黄泉的男男女女,嘴唇狂抖眼角抽筋,真是好贴切的威名。

  万里有限公司集电影,电视剧,漫画出版,文学出版为一体,是H国众多作者的天堂。

  一旦作品被选中直接一条龙,也是一种实力象征,能进万里的作家也好,工作人员也罢没有废物。

  特别是漫画部,他们薪酬高到让人恨得牙痒,当然了,有代价。

  漫画周期短,从作家落笔编辑就要时刻盯着,作家的速度,状态,全方面关注。

  在交稿之前,什么事都得推后,吃饭睡觉全看天意。

  一月下来像得了不治之症的大病,整个漫画部被低压的黑云笼罩,臭气熏天。

  “前辈,那姑娘那么年轻,刚毕业就当了总编走的后门吧?”

  有新人瘪着嘴酸,不然这么小的年纪能压下那么多老人?甚至越过他们当老大。

  文艺部的人纷纷投以男人鄙夷眼神。

  “新来的,进万里都不打听打听情况?”

  比起不服气的新人,另一个就圆滑多了,打着哈哈请教:

  “这不没来得及嘛,前辈们说说吧,那位总编确实太年轻了。”

  以后会一起共事,没必要得罪新来的,有些事指不定就要人家帮手。

  于是就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解惑:

  “漫部本来会被撤裁,人家进来半年起死回生。”

  “前面半年一月三部作品出自她手,维持着每个月三部榜首销量,是每个月。”

  说话的人着重重复每个月,不是一次两次,是连冠。

  “稳住情况后雷霆手段裁员,五十几人只剩下十几人,知道他们月薪多少吗?说出来吓死你们。”

  “反正漫部的人痛并快乐着,可惜季总编要求严格,几次申请过去人家不准。”

  文部羡慕漫部很久了,他们的书籍周期长,自然比不过每个月拿分红的漫部。

  重要的是人家月月占据榜首,从季蓝进公司的那一天就没掉下去过。

  加上主编十一个人,组成万里最大的摇钱树。

  漫画部先出漫画打底,然后电影,电视剧,一部作品轮番割韭菜。

  以往动不动骂人的高层再没黑过脸。

  “这么厉害?一点也看不出,很漂亮很可爱。”有毕业生道。

  作为漫部的邻居,文部的人没说话,漂亮是真,可爱也是真,残暴也是真的。

  季蓝也没闲着,把需要交稿的作者拉进独立新群,虚眯着眼笑盈盈的发语音。

  “老师们辛苦我懂,既然那么辛苦不然就别做了?”

  一旁的助理掏出随着药瓶,接了杯温水递给女孩儿:

  “头儿,你先吃药,午饭一会儿就来。”

  说罢接过手机拿着,群消息响个不停他顺便看了看,好家伙,清一色的我们不累。

  季蓝咽下药片手掌握拳抵着胃,她有严重的公主病,饿不得饱不得,真是要命。

  “印刷部那边你去沟通,原稿送来还需要处理分镜并且检查,多争取一日时间。”

  杨同元为难,那群人怕只有总编压得住,见女孩儿状态不好硬着头皮应下:

  “我去把午饭拿来你吃着,然后过去一趟。”

  季蓝点点头,扶着椅子坐下闭目养神。

  一个星期没好好睡过,到底超出了身体负荷。

  男人摆好饭,深吸一口气去印刷部那边装孙子。

  下了电梯,迎上大步阔首而来的江临,笑得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这次是我们部门的错,没考虑到节后作者们的状态,您看能不能多给一天时间?”

  出版时间已经定好,不能准确交稿还会影响到营销部,动一发牵全身,是大忌。

  出乎意外的江临并没施展咆哮功,看他一眼:“阿蓝没来,又不舒服了?”

  杨同元自觉跟上,叹了口气道:

  “刘迟他们信了作者们的鬼话,什么节后精神抖擞,节后全变鹌鹑,给作者们善后好几天,每天只眯一个小时。”

  宽肩窄腰的英俊男人挑眉:“嘴硬心软,我过去看看。”

  所有部门都在同一栋大厦,只不过楼层不同,他们过去时季蓝还小口小口的喝着汤。

  “一天而已,值得你亲自过来?”

  江临自在靠女孩儿办公桌上,指了指晕头转向的男女:

  “已经替这群废物收了尾,他们还在忙活什么。”

  废物们手一顿,江总监说话好伤人。

  不过收尾?收什么尾?

  “头儿,什么收尾?”熬夜熬一脸油的女孩问。

  季蓝没理会,放下汤碗冷着脸一拍桌子:“抓紧时间。”

  众人脖子一缩,整齐把头扭回去,紧咬门牙硬扛困倦坚持。

  女孩儿双手护着自己脖颈扭,淡淡瞥男人一眼:“以防万一而已,什么事你说。”

  “没事不能来看你?”

  “在你眼里看见了对我的同情和心疼,你直接说。”

  江临沉默片刻,拉着女孩儿去一边。

  望着女孩儿语气担忧:“他……回来了。”

  季蓝瞬间蹙起了眉头,抬手捂上微微刺疼的胸口:

  “已经是过去的事。”

  “沈泽是董事独子,阿蓝,抱歉,事先我没告诉你。”

  女孩儿不可置信的偏头,看进男人深邃的眼底:“为什么?”

  阿临早就知道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