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失忆后,备胎大佬撩她失控
假千金失忆后,备胎大佬撩她失控

假千金失忆后,备胎大佬撩她失控

玉柚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更新时间:2023-12-15 12:35:54

失忆后,毁容的许愿和温衍重逢于一夜荒唐。
本以为自此再无交集,温衍却不想就这么算了。
白天,她是他的助理保镖,为他扫除障碍,也用他敛点财。
晚上,他把钱一点点收回,挑眉:“女人有钱会变坏,变得像五年前那么坏。”
啊?许愿还没搞清楚,就被他撩得眼花缭乱。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64章 就是我

第1章 意外扯平

  酒店房间内。

  光洁的地面仿佛经历了一夜风暴,衣服散落一地,其中几件被撕裂成不规则的布条。

  阿愿在床上侧身躺着,被子将她裹成了茧。仅仅露出了半张脸,鼻琼肤白,让人心动。

  一阵手机铃声陡然响起。

  温衍绕过床尾,拿起手机,按灭屏显,任手机无声地吟唱。

  阿愿揉揉酸涩的眼睛,一脸懵懂地看过来。

  随着她的动作变化,另半边脸显山露水。

  “啧!”

  温衍随意一瞟,表情瞬间凝固,手指不自觉地握紧手机。

  她的左半边脸上布满了疤痕,凹凸不平,呈现出不自然的暗红色,与右半边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咔嚓”——

  阿愿猛然警觉,男人手里的手机摄像头对着她。

  刚才的闪光灯是在拍她?

  阿愿像受惊的泥鳅般仓皇滑进被子,将脑袋蒙得严严实实。

  但,她很快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不正常的事——她的身体一丝不挂,且遍布大大小小的红痕。

  那团被子抖抖簌簌,温衍冷笑一声,“长成这样来爬我的床,还以为你多有胆量。”

  阿愿手指顶开被子边,警告他:“不许拍照,否则我就报警!”

  闻声,温衍才注意到刚才无意间按了拍照快捷键,竟真的拍下了一张照。

  他把手机收起来,耸耸肩,勾唇道:“报啊。”

  尾音上扬,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他又说:“论犯罪,昨晚你把我吃干抹净,应该罪加一等吧?”

  “啊?”

  阿愿想起来了。

  昨天,张大姐告诉她有一个赚大钱的机会。她破天荒请张大姐吃了顿大餐。末了,张大姐还点了杯颜色鲜艳的饮料给她喝,随后她踉跄着跟张大姐来了酒店。

  当时,她满脑子都在想赚够大钱后,把脸上的疤去掉,哪里还顾虑到体内的异样。

  进入房间后,浓郁的燥热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几欲栽倒。

  眼神迷离中,她看到一个男人躺在床边,昏暗的壁灯把他敞开的锁骨照得白花花的。

  仿佛看到了出口,她跌跌撞撞跑过去,抱住。

  男人有气无力地拨开她,她就扯人家衣服,扯不掉,干脆撕了。

  双唇相碰,她尝到了冰凉的酒味。

  她吃吃地笑了声,男人翻身而上……

  这些如狼似虎的记忆,羞得阿愿像偷了果子的松鼠似的,掩掩缩缩又好奇地撩开被边,偷瞄他。

  男人长着桃花眼,眼尾上翘,睫毛长又密,额前的刘海打着卷,无意中掩盖住眼里的冰冷。

  阿愿周身浮起一层鸡皮疙瘩,绞尽脑汁思考怎么解释昨晚的情况。

  温衍倾身,笑得不怀好意,兀地掐住她的后颈,把她推到眼前,“想起来了?”

  阿愿自知理亏,眼神闪烁:“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而且……”

  说着,阿愿想到昨晚的那杯饮料。

  难道是张大姐设计的?

  温衍的眼角浮着笑,虎口收缩,“而且什么?”

  阿愿缩着脖子,受了惊的眼神往染色的床单上瞟,话都说不利索:“而且你作为男人也没有拒绝……就、就扯平了,再说……疼的是我好吗?”

  “第一次?”温衍眼神微滞,松开她。

  她机械地点下头,缩作一团,陷入被子里。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警察,查房!”

  这声音宛如平地一声雷,惊得阿愿猛地抬头往外看。

  她刚才只是嘴上说说,警察怎么就来了?

  门外的声音催命得急,温衍嘴角扯起烦躁的弧度,叮嘱道:“不许提昨晚的事。”

  阿愿忙不迭点头,跳下床抓起地上的衣物往里面的房间跑。

  进去后,发现这是个浴室,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木质香。

  阿愿穿上衣服,发现短袖T恤烂了个大口子,春光泄露。

  昨晚的饮料里到底放了多少药,她竟然把自己衣服也扯坏了,她难道忘了自己穷得连一件衣服都买不起嘛!

  耳边传来说话声,阿愿急得直跺脚,要是被警察带走,事情就麻烦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