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探险:我在深山老林做直播
野外探险:我在深山老林做直播

野外探险:我在深山老林做直播

水墨入酒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4-05-31 14:38:25

『玄学+直播+女强』 白婳一觉醒来,莫名得到了一身的能力和一座九层小塔,同时也绑定了一个必做的任务,收集戾石。 为了收集戾石,白婳开始了野外探险的生涯,旅途寂寞,白婳便干脆开了个探险直播,带着直播间的网友们一起感受祖国的大好山河。 怪事一件件的发生。 网友们:这不科学。 白婳:你们要相信科学。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百五十七章 兄妹(大结局)

第一章 渣男上门

  “小婳,小婳。”

  随着这喊声的,是一声声的砸门声。

  白婳被这声音吵醒,揉着太阳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时有些发懵,门外的砸门声让她感觉有些烦躁,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而脑海里似乎又多了些什么。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细想,更不允许她仔细梳理,门外的呱噪声,让她想揍人。

  “小婳,我知道你在家,你快开门啊,咱俩好好谈谈,你听我解释,昨天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门外的声音,让白婳觉得熟悉又有些陌生,这种感觉很怪异,就好像……

  怎么说呢。

  好像……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了,是那种隔着时空的陌生感,可是,偏偏这个声音她又熟悉的很,她很肯定,这是自己认识的人。

  摇了摇头,白婳将这种怪异的感觉扔到了脑后,她想起来了,这个是她的那个渣男友郑鹏啊,昨天才被她狠狠的抽了几耳光,而且已经跟他分手了。

  这个郑鹏,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长相很帅气,也是她的前男友,昨天刚分手的。

  两人相处了三年,在她爸妈没去世之前,这个郑鹏表现得有礼又谦虚,让她爸妈对他的印象极好,两人在毕业前不久,还互相见了家长,本来说好等两人毕业后,双方一起坐下来吃个饭,把两个人的婚事定下来的。

  然而毕业前夕,爸妈意外车祸去世,婚事就暂时搁浅了下来,本来,郑鹏在她办理爸妈后事的时候,跟前跟后的,一副温柔体贴的样子,还一度让她觉得自己找了个全天下最好的男友,昨天她没打招呼就去了郑鹏租住的房子,本来想的是这些天他忙前忙后的也很辛苦,便做了些饭菜给他送了过去。

  可哪知道,屋子的门没有关严,她正奇怪想推门进去的时候,就听到了屋子里郑鹏和宁小薇的对话,宁小薇跟她同届却是不同的专业,她和郑鹏是会计专业的,而宁小薇则是舞蹈生,当初是以特长生考进的T大,很漂亮,据说学校里有不少人都喜欢宁小薇。

  郑鹏和宁小薇是高中同学,都来自安市隔壁的田县,三个人还一起吃过饭,郑鹏说过,他和宁小薇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而白婳也傻乎乎的信了。

  可现在两人在屋子里干什么?

  白婳都要被气笑了,两人在谋划她家的房子和财产,因为白婳的爸妈过世了,白婳又是独生女,家里没有什么其他的亲戚,所以,郑鹏和宁小薇谋划着要吃绝户呢,让郑鹏哄着白婳先把结婚证领了,然后再哄着白婳将房子过户到郑鹏的名下,至于白家的财产,自然是最好也握在郑鹏的手里,这样,回头郑鹏找个理由再捏个白婳的错,跟白婳离婚,如此一来,白家的房子和财产至少能有大半儿就都到了郑鹏的手里,而宁小薇也可以安安心心的和郑鹏双宿双飞了。

  两人说着谋人钱财的话,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仿佛白家的东西已经被他们收入囊中了,甚至宁小薇还笑着说,她不贪心,得了白家一半儿的钱,就足够他俩逍遥快活一辈子了。

  白婳听得怒火中烧,一脚就踹开了门,上前就狠狠的扇了郑鹏几个耳光,直将原本在房子里开心说话得两人唬了一大跳,他俩怎么都没想到,白婳会突然过来,更没想到,房子的房门竟然没有关严实。

  白婳知道,如果真的打起来,自己肯定不是郑鹏和宁小薇两人的对手,而且这件事情,即便报了警,一来没有证据,二来两人也没来得及行动,警察顶多是教育警告一下就算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出口恶气。

  所以,趁着两人没有反应过来,白婳抡圆了胳膊,狠狠的扇了郑鹏几巴掌,又狠狠的踹了宁小薇两脚,再将带来的饭菜,一股脑的砸在两个人的身上,然后说了句分手,就转身跑走了。

  等跑回了家,白婳只觉得浑身脱力一般,来不及回房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就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郑鹏的砸门声。

  这个死渣男,居然还敢来砸她家的门?

  白婳磨了磨牙,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直接打开了房门。

  郑鹏本来正在砸门呢,突然手一空,就看到门开了,而白婳正站在房门口处,本来有些不耐烦的他,忙挤出了一个笑容来:“小婳,你果然在家呢,你听我解释,昨天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啊——”

  话还没说完,郑鹏就觉得自己肚子一疼,噗通一下就倒飞出去,摔在了地上,原来,竟然是白婳一脚将他给踹飞了。

  郑鹏捂着肚子,一脸的错愕,什么时候白婳的力气这么大了?

  而白婳自己也有些懵呢,她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这一脚,直接把郑鹏踹出去两三米远啊,昨天她揍这两个渣男贱女的时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这么大的威力啊,要不然,她昨天能打两下就跑?

  早就揍得两个渣男贱女鬼哭狼嚎了,最终结果不就是赔医药费嘛,姐有钱,不在乎。

  不过,现在似乎也不晚啊。

  看向站在一旁有些怔楞住的宁小薇,白婳淡淡的笑了笑,这对渣男贱女还真是情比金坚,跑来跟她狡辩都形影不离的。

  正好,昨天没揍过瘾,今天好好出出气。

  觉察到白婳的目光,宁小薇不由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