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夕里
月夕里

月夕里

嬗瑰阁

现实生活/行业人生

更新时间:2024-05-04 15:02:39

3#3:【失忆冷美人﹠强势归来大佬】 出逃温柔乐美人﹠冷血杀手 内敛高岭之花﹠浪子回头总裁
他说:“那些海誓山盟永远都比不上实际行动” 她说:“过去的一切都会成为回忆,而回忆,与其留存,还不如消散” 五年前的不辞而别,让他们的心彻底放下,原以为不会再见。 可是,五年后,那个人再次回来。她,沉默;他,设计。他们成了棋逢交手,她又沉浸在往事之中,可这一次不同…… 当时的芗城大佬压在她身上,问她:“我是你的谁?嗯?” 宁玥回答:“你是我的第二个恩人。” 沉默了一会儿后又道:“你还是我唯一爱人。”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十章 温恝辛

第三章 他的身份

  夏锻意不比宁玥,虽说是出差,可他半条命险些搭在Z城。

  第三天下午,夏锻意负着一身伤到了医院,萧夜承在一旁陪护。

  “不是吧?怎么这么狠?那老头子是成心要灭了你啊!”萧夜承一边看医生包扎,一边在旁边走来走去绕着他砸砸嘴。

  夏锻意一脸鄙视的看向萧夜承,又无奈道:“谁让我必须立足了。”

  “夏哥,你说你是不是得好好谢谢我,要不是我的定位系统,这次行动凶多吉少啊!”

  “赶快收起你的猥琐,前几天公然截人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是是是,小弟现在就滚,”萧夜承的手揣在裤兜里,又想起了什么,正色转身道:“夏哥,咱们兄弟虽然都有些擦伤但都无碍。还有个事,今晚您是开个房还是回公寓?”

  夏锻意揉了揉眉心,道:“回公寓。”

  “得嘞!”萧夜承转身关好门,只剩夏锻意一个人在病房。

  萧夜承和夏锻意是在两年前认识的,萧家最小的儿子。他办事一向周全,考虑到所有人的感受。别看他没心没肺,其实他也是要夺权的。萧家掌权人因病垂危,大哥和二哥屡次拍派人暗杀他,三姐人又在国外。

  ——

  公寓

  宁玥在夏锻意公寓的几天,简直像自由翱翔的鸟忽然被圈在笼子里,又愤怒又无奈,而且无聊。

  傍晚她拿着书,侧躺着睡着了。

  于是夏锻意回来看到的场景是,偌大的卧室里,宁玥穿着白色吊带睡衣侧躺在月光抚照的床上,乌黑的头发半遮在脸上,顺着细长的脖颈向下,一只手随意搭在腰间,一只手垫在头部向上举,整个身体呈现出完美的弧线,显出腰部的纤细,整幅画面是一种和谐的美。

  夏锻意轻笑一下,定定神,他蹑手蹑脚地把宁玥手中拿着的书合上,轻放在床头柜。本想先逗逗她,却听到她的呓语:“不要!不要……”许是太激动了,宁玥皱着眉头,双手抓上夏锻意的小臂。

  这么痛苦吗?是梦到我了吗?

  夏锻意轻拍拍她的肩膀,宁玥带着困倦转了个身。

  啧,睡得真香。

  夏锻意摇了摇她的后背,宁玥才转头。不过下面的话,直接让夏锻意黑了脸,“你怎么到我家了?阿扬?”

  阿扬?这么亲密?嗤!

  夏锻意坐在床上眯了眯眼,没换下的黑色衬衫与着这一切格格不入,他的舌尖抵在牙上,大手一伸,把宁玥搂在自己怀中,低沉的声音传入宁玥的神经,“你说我是谁?嗯?”

  宁玥刚才的睡意全无,瞪大的眼睛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神经有些卡顿。

  她不想牵连其他人了。

  夏锻意看到这一幕,莫名有些好笑。

  “你怎么回来了?”宁玥因为刚睡过觉,声音变得又软又沙哑。

  夏锻意则还执着着刚才的问题,捏着她的下额,宁玥瞬间跌入他漆黑的眸中。

  这一刻她有些慌乱,只能被迫与他对视,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开朗的男孩,被她一瞬间遮盖了,随后胡乱编起谎:“是……我的一个哥哥。”

  他怎么不知道她还有个哥哥?后认的?嗤,他和她同居差不多都要六年了,因为他的父母早没了,宁玥至亲的人也只剩一个对她漠不关心的父亲,哪来的哥哥?为什么这丫头打见到他就像不认识似的呢?一连串的问题疯狂地挤进夏锻意的脑中。

  “你哥哥?”夏锻意低头凑近了些,咬住她的耳朵“是你自己说还是我帮你说?”

  宁玥迷糊的大脑清醒了许多,认清许多关系后,她开口:“夏总,我想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没必要向您汇报,况且咱们现在的关系和现在的姿势都不合适。”

  她把字咬的很清楚,清楚得直刺入夏锻意的胸膛。

  夏锻意本带着玩味的眸子,收敛了几分,他一口轻咬在宁玥的下唇上作为惩罚,接着不顾宁玥挣扎死死将她压在身下,堵住恼人的嘴。

  “唔……唔!”宁玥一脸懵懵的,本能挣扎,想用脚踢夏锻意,奈何被他钳住腿。夏锻意握住她的脚腕,向下压去。

  半晌,夏锻意洗完澡看着床边呆呆的宁玥,揽着她靠到自己没受伤的臂膀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