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冬天来临
等到冬天来临

等到冬天来临

Vorothy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更新时间:2024-01-31 18:50:15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 挨过了冬天 便迎来了春天”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寒冬11

寒冬01

  我原名叫姜迎男,这个名字不用多加解释,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我,我姐姐,我妹妹,我们的存在只是因为弟弟。

  我永远记得,我妈妈生下我妹妹的那天,我奶奶站在床边,趾高气昂,凶神恶煞:“生的都是丫头片子,娶你回来有什么用?大黄下的崽七个有五个都是公的!你真没用,你连大黄都比不上!”

  我妈妈低着头,好像做错事的样子。

  门口我爸抽着烟,听着我奶奶把我妈跟狗相比,他一言不发。

  我姐端着熬好的米汤进到屋子,我奶奶一手打翻,“喝什么喝!连小子都生不出来,大阳,把这个丫头片子随便找个地方扔了,看见还不够糟心的!”

  她甩手就走,我姐和我收拾一地狼藉,我妈妈看着妹妹小声的说:“你怎么不是个男孩呢?”

  我们的出生是因为期待生下来的是男孩,而我们不是。

  所以我姐姐站在小板凳上炒菜,我在一边给姐姐递东西,姐姐手臂上有几个小小的疤,那是被油烫到的。

  两个菜,我爸沉着脸色,我和姐姐也不敢说话,隔壁屋里,妹妹的哭声传到这里,我爸愤怒地说:“哭什么哭!赶紧让她给我闭嘴。”

  我和姐姐朝那边看,他摔筷子:“你们吃不吃?不吃就滚!”

  我吓了一跳,拼命地往嘴里扒饭,他骂骂咧咧:“整日就知道吃吃吃!浪费粮食的东西。”

  妹妹一岁多,妈妈生下了一个弟弟。

  护士抱着他出来时,我奶奶赶紧上去问:“是男孩还是女孩?”护士说:“男孩,六斤四两。”

  我奶奶抱着他:“生了这么多总算有个小子了,喔~乖乖,奶奶的乖乖喔。”这般的轻声细语,我只有在她跟爷爷说话,跟爸爸说话才听见过。

  弟弟睡了,妈妈开心的看着他,爸爸进来时问:“男孩女孩?”

  奶奶赶紧回答:“带把的。”

  爸爸用鼻子哼了一声:“那就行。”

  妈妈,爸爸,奶奶都很高兴的样子。

  姐姐说:“妈妈以后都不用生孩子了。”

  我的妈妈,她很瘦弱,却生下了四个孩子。

  我看着在襁褓里的小婴儿,我明白我和姐姐,妹妹的存在都是因为他,而他是重男轻女之下的产物,你说他幸运吗?或许吧。

  至少奶奶会一口一个乖孙,把他视为自己的珍宝,至少爸爸会在他面前露出我们从未见过的微笑,至少妈妈会给予他很多很多爱。

  他是我们家里的皇帝。

  在他五岁那年,因为抢妹妹的玩偶,妹妹不肯给他,他嚎啕大哭,在厨房做饭的妈妈赶紧跑过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后,一把从妹妹手里抢过她的玩偶塞到弟弟手里,给他擦泪:“不哭了,大宝,不哭了。”

  转头对妹妹说:“你当姐姐的就不能让着点弟弟,弟弟想玩一会你就让他玩一会儿怎么了!”

  她看不见妹妹眼眶里的眼泪,看不见妹妹的手足无措,听不见妹妹小声说:“可那是我的。”

  弟弟像个胜利者,拿着妹妹的玩具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他说:“爸爸说了这家里一切都是我的!是我的!你们都不能跟我抢!”

  今天炖了鸡,两个鸡腿都是他的。今天买了很多新衣服,一大半都是他的。今天爸爸给买了冰激凌,让我们分着吃,他全部抱在怀里“不给她们吃!”爸爸高兴的把他抱在怀里,说:“不给她们吃啊,那就不给她们吃。”

  姐姐,我,妹妹从未说过什么。

  姐姐告诉我们:“这些以后都会有的。”

  我姐姐学习很好,她明白在这样的家庭里,只有靠自己才能走出去。姐姐考上了最好的高中,却因为要交学杂费,爸爸就不让姐姐念了,奶奶双手双脚的支持:“一个丫头片子念这么多书干什么!早点找人嫁了,还能收回点彩礼!”

  姐姐哭了闹了,爸爸都不同意。

  她把最后希望寄托在妈妈身上,尽管我们都知道,妈妈从不偏向我们,但还是有爱的吧,我们是她的孩子啊。

  “妈,你跟爸爸说说,让我去读书吧,妈妈,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姐姐跪在地上,额头碰到地面上,咚咚咚,头上破了个口子,流出红色的血。

  妈妈哭了,她抱住地上的姐姐,“来弟啊,我们不念了好不好啊,书读那么多没有用的,早点挣钱养家…你看看你弟弟他还那么小…”

  妈妈温柔的说出最残酷的话。

  姐姐对妈妈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