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别样的温柔

    城主府中,凌寂云与汪洋正待出门,看着汪洋满脸笑意,凌寂云说:“有什么好事儿?这么高兴?”

  汪洋道:“昨天大清早捡钱,能不是好事吗?”

  “捡钱?”

  “是啊,捡了四十五两银子呢。”

  凌寂云笑了一下,若有所思道:“她还挺有骨气。”

  汪洋莫名其妙的问:“爷,您说谁呢?”

  凌寂云阴下了脸,汪洋也没在说话。只是凌寂云换了方向,朝杨秀珍的雅絮苑走去。

  途中凌寂云说:“风清找到彩雀没有?”

  “爷,彩雀那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几百年都没人见着过,就算是风清神医去找,怕也是要花很多时间呢。”汪洋严肃的回答,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看到凌寂云阴沉着脸,汪洋继续说:“您放心吧,风清神医一定会将若依姑娘的毒治好的。”

  “哼,除了用彩雀五脏,还有何法解毒,你不用安慰本王了。”

  汪洋沉默了,转眼前到了雅絮苑。杨秀珍没想到凌寂云会来看她,当下一阵好打扮,来到门口迎着凌寂云。

  “妾身参见王爷。”

  凌寂云走过她的身边,闻到一股厌恶的俗粉之气,坐在凳子上,打量了屋子里所有的人,没有见到他想见的面孔,一把接过杨秀珍,扯开她的衣袖,看着那白如玉脂的手臂上完好无缺,心下一阵嘲弄,道:“你从杨府都带了些什么人过来?”

  杨秀珍闪了一神,马上恢复神情道:“王府,妾身带过来的人都在这屋子里了。”

  凌寂云莫名的生气,甩开她的手臂大步离去。留下一屋子的人惊得大气都不敢出。

  马儿从新来到那日与栀娘相见的地方,朝溪边望云,小玲儿正在洗丝线,看到有陌生男子朝自己走来,她有些害怕的险些摔倒。

  夜寂云沉着脸问:“你可认识栀娘?”他也只是凭映象中记得眼前的小女子是这样喊她的。

  小玲儿怯怯的点点头,夜寂云又问:“告诉本王她住哪儿?”

  小玲儿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王爷,立即跪下不停的磕着头:“民女叩见王爷。”

  “起来回话。”凌寂云有些不耐烦的说。

  小玲儿颤抖着起身道:“谢王爷。”

  “告诉本王栀娘在哪儿?”

  看到他不悦,小玲儿急忙说:“前天栀娘的母亲过世了,她说要将父母合葬在一起,今早就便离开了村子。”

  凌寂云下了马问:“她娘是怎么死的?”

  小玲儿惊得退了一步说:“前天夜里栀娘不知道去哪儿了?大婶担心她,后来就不行了。”

  “知道她何时回来吗?”问出口就后悔,打听那么清楚干嘛,难道还想找回她来跟自己顶嘴吗?

  “她说要给大婶守灵三个月,三个月后会回来跟小三哥成亲。”小玲儿用只能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可凌寂云听到了。

  凌寂云心下好一阵生气,冷笑道:“她还有脸成亲。”说完上了马,扬长而去,惊得小玲儿站在那里移不开眼。

  回到府里,管家松伯便接过他的马说:“王爷,方才有飞鸽传书,老奴已经放在书房案上了。”

  “知道了,下去吧。”

  松伯牵过马儿朝马院走去,凌寂云回去书房,途中遇到了汪洋,方才他莫名其妙的跑出去了,让汪洋好一阵找。

  “爷,你可回来了,方才若依姑娘到处找您呢。”

  听到若依的名字,凌寂云的心怔了一下,放弃了去书房的脚步,转身朝绿依苑走去。

  穿过透花的花墙,迎着淡淡的花香气息,看着不远处花丛中的贵妃椅上,躺着一抹娇小的身影,随着贵妃椅一摇一晃,在花堆里若隐若现。

  “若依。”一声轻唤,包含了太多,怜惜,疼爱,还有……。

  连若依回眸一笑,清秀的颜容更添几分美丽,却又被病情加深了几分苍白。凌寂云箭步到她面前蹲在她面前说:“听汪洋说你刚才找我?”

  连若依轻抿秀唇道:“是啊,你都两天没来看我了,我怕我会忘记你的样子。”说完伸手轻抚着他的脸,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凌寂云轻轻的搂着她说:“我不在你身边吗?不要担心了,好好养病。”他又给她错觉了,明知不对,却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抚她此刻的心情。

  “云,你的怀里好温暖,若依好舍不得哦。”

  虽然听惯了她的撒娇,可这回带着泣意的说法却也明白她的意思:“傻瓜,风清神医已经去找彩雀了,你一定会没事的。”

  轻轻推开他说:“可我听说彩雀早就灭绝了,几百来来江湖上从未有人见过它,云,我好怕,真的好怕。”扑到他的怀里,轻声的抽泣起来。

  微风送来阵阵清香,却也没舒展开凌寂云紧蹙的剑眉。

第三章 别样的温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