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木桥上的威胁

    午后,本来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惊得彩雀一直躲在栀娘怀里不敢出来,“彩儿,别怕,有栀娘在呢,今天是惊蛰,雨只会下一会儿,别怕啊,别怕。”

  傍晚时分,雨停了下来,雨一停,彩雀就冲了出去,消失在了林子里。

  “你到底是谁?”凌寂云躺在床,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栀娘停下了倒药棒,说:“民女只是边城的一名普通老百姓。”

  “普通老百姓?本王眼睛虽看不到,可双耳却不聋。”

  栀娘继续捣着药,说:“王爷太聪明了,让栀娘有些害怕,为了保护自己,栀娘从现在起会对王爷有所隐瞒。”

  凌寂云意外她这样说,倒也不气道:“你不怕本王吗?”

  “在这林子里,王爷只是一个病人兼客人,若栀娘害怕,岂不是会怠慢王爷。”说完,药好了,喂他服下后,又取下崩布,眼睛虽然看不到,气色却恢复了很多。

  少顷,栀娘说:“晚了,你休息吧。”

  凌寂云猛的抓住她的手,道:“你去哪儿?”

  栀娘怔了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说:“我要回房休息了。”

  只见凌寂云簿唇轻起,邪魅一笑,暧昧的说:“不想侍候本王吗?”

  栀娘狠狠的打掉他的手,没好气的说:“王爷怕是太精神了,所以才会睡不着觉,用不用民女想想办法让您‘好好休息’呀?”她故意将好好休息几个字加重了语音。

  凌寂云一听,立马道:“不用,您请便吧。”

  听到关门的声音,凌寂云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回想那天他收到飞鸽传书,大皇子随后就到了,接着陪他到处玩乐,虽不情愿,但如今的自己还不宜开罪于他。

  不知是何人提起,说到边城的森林里去狩猎,汪洋提醒他事有蹊跷,他也小心冀冀,在森林里都追着猎物走散了,没想到半路冲出一队黑衣人,向他砸去一阵烟雾,又感觉到眼中如针刺般疼痛,接着便是退到了一个悬崖边,跌了下来,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也在知道自己掉进了水里才晕厥过去。

  醒来后便在这间有着药香的屋子里,自己身上的毒定是很严重的,可栀娘却能保住他的性命,且有把握治好他的眼睛,断定栀娘定不简单,问她是何人时,她也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不会让自己知道得太多。栀娘,到底是什么人?连传说中的彩雀都围在她身边,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现在才知道眼睛有多重要,虽然小心冀冀,却也后悔自己轻敌,不然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栀娘真的会治好他的眼睛吗?

  …………

  在思考中睡去,又在思考中醒来。

  听到屋外有动静,他警觉的起身,却又想到这里除了他之外就是栀娘了,警觉只是让会让自己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而已。

  摸索着打开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他能感觉这一定是个好地方。

  栀娘刚准备去收起昨夜下的网,取枯叶鱼出来煮汤,却看到凌寂云立在门口,连忙走过去,带着医者父母心的口吻责备道:“王爷,怎么出来了?”

  听到栀娘不悦的口气,凌寂云说:“你敢凶本王。”

  栀娘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身边无兵无将的只身王爷,似笑非笑的扶着他说:“民女岂敢,只是您现在是病人,要好好休息才是。”

  “不了,本王躺了很久了,该出来走走了。”

  无奈,只得扶着他到桥上站定,凌寂云感觉到栀娘放开了手,问:“你要做什么?”

  “给您捞鱼呀,不然怎么治好您的眼睛。”栀娘边说边提起来,可笑的是空空如也,叹了口气。

  凌寂云说:“怎么了?”

  “网里空空的。”

  “那好办。”栀娘不解的看着他,只见他一抬手,运行真气,推出一掌,湖里便一个炸响,几尾枯叶鱼便浮了上来。

  接着出一掌,鱼儿又浮上几尾,又看到他要出掌,栀娘急忙紧紧的抱住他的手臂,气愤的说道:“够了,你想我的鱼儿都死光啊,能不能别这样残暴,有点善心好不好?何况周围的小动物经不起你这般吓。”

  他做什么了?抱着自己的女人居然这样一阵抱怨,一个转身用力将她压在了木桥上,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扬起了邪笑。

  “王爷,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栀娘挣扎着,无助中充满了恐惧。

  凌寂云揽着她的腰,解着她的衣裙道:“你的初夜给了本王,再加一次又能如何。”

  “你无耻,你再不放手,我就让你当一辈子瞎子。”

  欲火变为怒火,他紧紧的掐着栀娘的脖子:“你敢威胁本王,是不是真的想死。”

  “咳咳咳——。”栀娘一阵咳嗽,眼泪都出来了。

  突然一声马儿长鸣声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凌寂云惊得松开了手,栀娘大口的喘着气。

  这是他的马儿藏青的声音,显然藏青也看到了主人,不顾一切的朝这边奔来。

  栀娘揉着脖子起身,讶然于眼前的景象。凌寂云带着笑意抚着马儿的鬃毛,就像一对久违的朋友。

  怎会这样?迷踪林这么隐密,这马儿居然能找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仔细想想,定是因为他的主人在这儿,凭借主人的味道找到这里来,如今想要出去,怕是登天还难吧。栀娘不由得伸出手碰了碰它的头,马儿也安静得让她碰。

  听到栀娘没有声音,凌寂云骄傲的说:“怎么样,这是本王的汗血宝马,不管本王在那里,它都能将本王找到,也难怪,你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怎会识得良驹。”

  这个男人,方才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如今竟能若无其事的跟自己说话,真是阴晴不定:“它叫什么名字?”

  “藏青。”简单的两个字,全显了自己对他的宠爱。

  傍晚,栀娘在竹屋的南面搭了一个小蓬子,让马儿住进去。彩雀一直停在藏青的背上,不停的高歌,像在是欢迎朋友似的。

  眼看一日又随着时光远去,栀娘合上了医书,走出了屋子。

第六章 木桥上的威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