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醒来的真相

    晨阳不知溪水寂,跃上紫湖临玉览,桥然浑网人一抹,雀鸟飞还无边际。

  抓到了枯叶鱼,栀娘放在木盆里,又将竹架上的药草摆弄好,转眼间又到晌午了。

  彩儿突然在周围乱窜着,栀娘急忙往屋子跑,看着凌寂云直起身来坐在床上,镇静脸色得让人可怕。

  闻着记忆深处浮现的药香,凌寂云惊问:“是你救了我?”

  栀娘倒了杯水给他说:“王爷倒是镇静,让民女有些意外。”

  凌寂云并未接过水杯,因为他看不到:“本王是不是瞎了?”

  “王爷说笑了,您不过是让石头伤到了眼睛,过些天就没事了。”她不打算告诉他中毒的事实。

  凌寂云何等的人,他会不知道中毒吗?“少在本王面前装算,实相的就告诉本王,中了何毒?”

  “王爷怎知自己中毒了?”栀娘太高估自己,小看他了,本以为他会什么都不记得的。

  “哼,本王中毒自己会不知道吗?只是觉得你既然能让本王无性命之忧,定知道本王中的何毒,快告诉我。”

  栀娘倒吸了口冷气,这个男人可真历害,她说:“王爷,请恕民女不能相告。”

  “为何?”难不成他们是一伙的?

  栀娘转身推开窗子,说:“王爷不要乱想,民女只是不想世间多添几缕幽魂而已。”

  “你倒是好心得紧,告诉本王,何时才能看到东西?”他急着恢复视力,更因为急着去报仇雪恨。

  栀娘说:“王爷没听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你定然知道自己中的毒有多深,冒然急促恢复,会留下后遗怔的,我想您也不会想遗憾终生吧。”

  “你好大胆子,竟敢这样跟本王说话,不相信本王会要了你的命?”

  栀娘轻声一笑:“王爷还是省些力气吧,在这里,除了我们两人之外,再无一人。”

  凌寂云抑止住怒意:“这是什么地方?”

  栀娘道:“民女之家。”说着上前扶着他躺下说:“王爷还是好好休息,不要再多说话了。”

  彩雀不知何时飞了进来,在屋子里欢喜的叫着,凌寂云好奇的问道:“是何动物鸣声,这般好听。”

  听到有人夸她的彩儿,栀娘老实应道:“是民女养的彩雀。”

  “彩雀?”凌寂云脸上闪过一丝欣喜,道:“你是说可以解百毒的彩雀?”

  栀娘微皱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她说:“王爷怎会知晓彩雀可解百毒。”

  “哼。”凌寂云道:“本王派人找了它两年,都一无所获。”

  栀娘道:“这么说来,王爷家中定是有人中毒吧,才这般急需彩雀。”

  “你到是聪明。”

  “民女的彩雀通灵晓性,自是武林中的至宝,可民女决不会让人动它一根毫毛,就算是王爷您也不可以。”栀娘说完朝彩儿说道:“彩儿,让鹿儿给我衔枚蓝果来。”

  彩儿拍打着翅膀飞出了屋子,栀娘仍不放心的盯着凌寂云。

  “它不过是个畜生。”

  栀娘接道:“那也比有些人强。”

  “你……。”

  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王爷,还是休息的好,民女去备午饭。”

  听到栀娘外出的声音,凌寂云很想生气,却怎么也气不起来。少顷闻到了饭香,栀娘又将他扶到桌前,递上筷子,递上饭碗说:“王爷,民女已经将菜放到你碗里了。”

  凌寂云闻了一下,一股枯叶的味道,脸上有些不悦,却也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栀娘有些意外,问:“王爷不怕民女在饭菜里下毒吗?”

  凌寂云道:“你若是要下毒,还救我作何。”

  一阵沉默,鹿儿衔了枚蓝果跑进来,栀娘取下蓝果,拍拍它的头说:“谢谢了。”

  “这次又是什么?”凌寂云放开了听觉,却也无从所知。

  栀娘知道告诉他太多对自己没好处,只得说:“王爷别问了,这枚蓝果等王爷饭后服用。”

  凌寂云许久,冷冷的一笑:“你为何对本王这般好,不要告诉我你没企图?还是因为你曾经侍候过本王,对本王产生爱恋了?”

  栀娘手中的筷子刹时掉到了地上,他知道了什么吗?定了定神,道:“民女不知王爷所指。”他知道那夜的新娘不是杨秀珍,怎么可能呢,明明一切都是那样顺利的。

  凌寂云接着说:“你不用掩饰,从将你压在身下那一刻开始,本王就知道新娘子不是杨家小姐了,而是你这个向本王讨丝线钱的女子。”

  “王爷既然知道,何苦为难民女呢?”想到那夜的屈辱,本来好好的心情瞬间变成坏透了。

  听到她的语气变了,凌寂云非常有成就感的说:“你肩上的伤怕是好不了吧,那样为了确认本王心中的疑虑,故意咬的。”

  肩上的伤早就好了,只是留下了伤痕,栀娘道:“王爷不觉得自己过份了吗?”

  “本王过份?你窜通杨家一起欺骗本王,本王难道得到一点回报都不可以吗?当然如今看来依你的脾气,定然不会无条件去当杨秀珍的替身的。”

  栀娘凝视着他,眼前这个似乎能看穿自己的男人,幸好他的眼睛看不到,不然会出什么事情,自己都难预料,当下做了个决定。“王爷,那些原因都已不重要了,这都是命,民女认了。”

第五章 醒来的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