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久违的雅絮苑

    栀娘刚到雅絮苑,就闻到一股很重的脂粉味,想来是杨秀珍的吧,可怜她走错一步,害得自己丢了性命,想来她对生命的渴望定然不舍,不然也不会留下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真的存在过。

  将笼子放在桌上,汪洋打开了窗子说:“栀娘小姐,你先休息,我去叫两个丫环来收拾一下。”

  “汪大哥,别麻烦了,这里挺干净的,不用收拾了。”栀娘收起了方才的冷漠,淡淡的笑着说。

  汪洋竟红着脸转过头来,不好意思的说:“栀娘小姐,你叫我汪洋就可以。”

  栀娘说:“你的样子年长,栀娘称你为兄是应该的,你也不要叫我栀娘小姐了,叫我栀娘就可以了。”

  江洋受宠若惊的说:“那怎么可以,你是王爷的客人,我可不敢。”

  “汪大哥,就这样吧,别在这称呼上浪费唇舌。”栀娘打开包袱说。

  汪洋笑道:“好吧,栀娘,你休息,我先下去了。”

  栀娘点点头,送走了这位害羞的大男孩。

  环顾四周,眼睛定格在那张受辱的大床之上,回想过往,短短数日,仿佛历经沧桑,本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不料想起来,眼中依旧会泛泪光。

  彩儿在笼子里叫着闹着,栀娘回过神来,拭了拭泪,转身却看到风清立在门口,看着她脸上的星点,笑容僵在脸上。

  “风神医,你来了,快请进。”栀娘迎上去说,也许大家都懂医,对他少了层防备之心,也就热情些了。

  知道栀娘不想自己见到她的忧伤,风清重新恢复了笑脸说:“对不起,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栀娘轻轻的摇摇头,说:“没有,请坐,我给你倒杯茶吧。”

  风清坐下,逗着笼子里的彩儿,栀娘说:“它叫彩儿。”

  “彩儿,真好听的名字,是你取的吗?”

  栀娘也坐下说:“是我爹取的,他说既是彩雀,就叫他彩儿吧。”

  “栀娘姑娘,我想请问一下……。”

  栀娘打断他的话说:“叫我栀娘好了。”

  “那你也别叫我风神医了,叫我风大哥我想我不会介意的。”风清厚着脸皮说。

  栀娘笑道:“知道了,风大哥。”

  “栀娘,我来是想知道你为何不用彩雀治疗若依的病呢?”

  栀娘明白他的用意,说:“风大哥,我当然知道用彩儿可以很快治好若依姑娘的病,恕栀娘自私,栀娘宁愿多在边城呆些天,也不愿意让彩儿受到一丝的伤害。”

  “也许我能理解。”风清想了半天,说出这么句话来。

  窗梭已被夕阳染得变色,似血般刺目。

  命运真是变幻变测,上午从家被人用花轿抬出来成婚,下午新娘和新郎却分隔两地,怕是再见时,皆无言吧。

  苦笑一下,换下喜服,走到院子里,仰望着树梢上挂着的那轮衔月。

  月圆则盈,月缺则亏,想起了父亲的话,却总参不透里面的玄机,悔自己当初不认真学习,亦或是自己本就太笨。

  院子外阵阵脚步声,少顷传来丫环的声音:“太可怜了,藏青被罚了二十鞭。”

  “是啊,刚才我听马院的一个小姐妹说,被打得皮开肉绽。”

  “真可怜……。”

  栀娘心下好阵酸楚,藏青做错什么事了吗?要被这样责罚?凌寂云不是很宠他的坐骑的吗?

第十三章 久违的雅絮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