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残忍的人

    兴是没想到栀娘会在此时出现,更没想到让她瞧见了自己对彩雀恐吓,想到了前些日子藏青被罚后,她的态度,现下自己如此惊吓彩雀,心下一悸,却被夜色掩饰得很好,起身道:“回来了。”

  听到了栀娘的声音,彩儿疲惫的叫了两声,栀娘心疼起拿起笼子,伤心的说:“彩儿,你没事吧。”

  凌寂云不屑地说道:“死不了。”

  “王爷,你太过份了。”栀娘毫无顾忌的大声喊着,彩儿是世上她唯一的亲人了,却被眼前的暴戾之徒这么惊吓,若是有个不测,自己将如何是好?

  没人敢这样大声的吼过他,连若依起身,想打圆场:“栀娘小姐,你别生气了,都是若依不好,前些天见到彩雀的歌声很好听,这才向王爷讨来作伴的。”

  没有回她的话,怒视着凌寂云,明明是他赏给连若依解闷的,连若依却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可见她对凌寂云不是一般的倾心。

  “把钥匙给我。”栀娘伸出手,知道希望甚微,却也抱着那一丝期盼,希望有丝丝慈悲,同情一下可怜的彩儿。

  凌寂云一个轻哼,冷俊的容颜上闪过一瞬邪笑道:“不要忘了,当初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不能让彩儿受苦,请您把钥匙给栀娘,栀娘答应你会将连姑娘的病治好的。”

  “本王凭什么相信你?”

  看着窝在笼子里的彩儿无精打采的眨着眼,栀娘一阵惧怕,再听到凌寂云不屑一顾的声音,栀娘怒道:“凌寂云,你不要逼我,如果彩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华栀娘发誓绝不会放过你的。”

  怒目圆睁,一抬手,狠狠的掐住了好怕脖颈,这个女人真不怕死吗?敢直呼他的名讳,还威胁于他:“你想死吗?”

  感到咽喉似快断了,双眸中闪着泪光,没有留恋,死何惧?不苦示弱的怒视着他,甚至想他给个痛快。

  连若依吓呆了,没见他生过这么大气,眼见着栀娘脚渐渐脱离了地,脸变得赤红,急忙上来道:“云,快住手,你真想要了栀娘小姐的命啊?”

  微风拂过,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生命如同待落的花瓣似的摇摇欲坠。突然一支暗剑射了过来,凌寂云松开了手,栀娘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鸟笼也随着栀娘的坠地而落下。

  该死的,对这个女人太专注了,以至于有刺客潜入都未发觉,向栀娘投去责备的目光,脸上阴冷得足以冻死人。

  六个黑衣刺客将几个团团围住,连若依小鸟依人的躲在凌寂云身后,栀娘轻抚着脖颈,不停的咳喘,脸色也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正常。

  刀光剑影,好不寻常,甚至可以感觉到一阵阵的剑风,赤裸裸的透着杀气。奇怪的是那些刺客并未朝栀娘下手,兴许方才看到栀娘差点被凌寂云掐死的缘故吧。

  雪香早已吓晕过去,只见凌寂云反手一推,将连若依揽进怀里,手中的凛月剑上下一阵翻飞,有人受伤了,却不曾倒下。看来这些刺客个个都是高手,碍于怀里连若依的安危,功夫始终施展不开。

  风中轻浮着少许腥味,伴随着刀剑摩擦、触碰的声音,栀娘缓缓的恢复了神志,看着不远处的彩儿,急忙拾起鸟笼,关切的看着彩儿的一切。

第二十一章 残忍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