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温柔 预兆

    当温暖的光线冲破云层的阻碍,亮了晨曦时,为了栀娘的安全,凌寂云严肃的交待:“栀儿,今天汪洋与风清他们会带官兵来围剿这些山鬼,你一个人待在薛彪的房中不要出来,等我去救你知道吗?”

  彩儿完成了任务,他们联系上了,栀娘眼角含笑,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的安危,道:“我知道了。”

  “本想让你一直躲在这里,可怕到时候万一有个什么不测,我不知道该去那里找你,所以一会儿还是回薛彪身边待着好。”凌寂云解释着,担心栀娘不回明白自己的用心。

  “不要太担心我,救出那些被关起来的人,还有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要好好保重。”突然觉得自己的话多了起来,栀娘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

  凌寂云由心的笑道:“我会的,为了你。”

  会心的一笑,牵着手躲过站哨的山鬼,回到了薛彪的房里。

  还好薛彪除了有事,否则就无早起的习惯,今日亦不例外。栀娘在屋子里待了好一会儿,薛彪才睁开睡眼,伸着懒腰。

  “大王,您要起来梳洗吗?”和往常一样的问候。

  薛彪就纳了闷了,同榻而眠,为何早上栀娘总是精神奕奕的站在床前问他:“大王,您要起来梳洗吗?”若是别的女人,那个不是睡到日晒三杆才起来的。

  翻起身,将栀娘拉入怀里,掀开外衣,看着她胸前云雨时留下的痕迹,疑惑的问道:“本王有这么粗鲁吗?还是你精力太过旺盛了?”

  拢了拢外衣,轻轻的推开他,收拾着床榻,说:“大王,天都亮了,不要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手臂一个用力,覆在了栀娘身上,坏笑道:“本王就喜欢你这股知书达礼的劲劲。”狠狠吻了她的脸颊,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门口传来甜甜的声音:“大王,杏儿给你送洗脸水来了。”

  “贱女人,真会挑时候。”薛彪没好气的骂到,栀娘心下却感激。

  “滚进来。”伴随着怒吼,那个貌美的村姑杏儿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用了早饭,栀娘便一人乖乖的待在薛彪的房里,时间一点点流逝,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饭后,山里静极了,还未有动静,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打开门想出去看看,却忆起了凌寂云的话,从重回到房里,不由得焦急起来。

  傍晚了,天空即下拉下围幕,黑夜一点点儿袭来,栀娘在房里前所未有的不安。

  她不知道,外面早已乱成一团,只是这洞内的隔音效果超好,才导至她以为外界平安。

  门突然被人踹开了,薛彪浑身是血的走了进来,手里的大刀泛着明晃晃的寒光,怔怔的盯着栀娘。

  栀娘知道,定是风清和汪洋他们带兵前来剿匪了,提着的心这才稍安定下来。可眼下却不知道薛彪要干什么?“大王,你这是怎么了?”

  薛彪没有说话,一把拉过栀娘道:“跟本王走。”

  栀娘不明就理的被薛彪拉着,只觉得震耳欲聋的声响越来越清晰,逐渐映入眼帘的到处是尸体,烟火,整个瑞阳山似都被照亮了。

第三十七章 温柔 预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