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他的犹豫

    微侧身,凄然的抬步离去,无地自容的自己此时能做的,只有离开、逃避。

  已三更天了,因着凌寂云的归来,府里也如白昼般的忙碌一片。

  轻如薄纱的雾,灰蒙蒙的滋润着一草一木,伸手感知,湿湿的。

  胸口闷得难受,鼻子一阵酸涩,微仰头看着廊灯,倔强如她,不能让自己流泪哭泣,深吸口气,将心中的酸涩堵了回去。

  身后传来一声轻唤:“栀娘,你还好吗?”

  回眸淡然一笑,将心酸掩在雾里,道:“风大哥,你怎么来了?”

  刚才的情形他都见到了,跟在她身后许久,若不出声,怕是永远都不会发觉吧。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上前轻轻的搂着她,心痛的说道:“栀娘,要哭就哭吧,风大哥不希望你刻意的压抑自己。”

  遇到一丝关心,再坚韧的坚强与会轰然崩溃,低落的眼泪掩饰不了她此刻的伤心,栀娘仍强忍着抽泣,抬头看着风清,带着哭意强笑道:“谢谢你,风大哥,栀娘不伤心。”

  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痕,牵着她的手说:“走,我送你回雅絮苑。”

  回廊的另一边,凌寂云怔怔的立在那里,方才的那幕足以点燃胸中的怒气,宽袖中紧握的拳头张意着他此时愤然与不甘。

  连若依轻轻的挽上凌寂云的手臂,笑着说:“云,我看风清好像对栀娘有意思,不如我去点破,成全他们的好事吧。”

  随即沉下脸,看着连若依一脸的好心,不悦的说道:“你身子不好,别人的事情少操心。”

  听出他话间不高兴,连若依莫名的望着他,凌寂云继续说:“雪香,送小姐回房休息。”捋下她挽住的手臂,对汪洋说:“去书房。”

  “是,王爷。”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连若依怔怔的立在那里,悲戚的说:“雪香,我说错什么了吗?”

  雪香上前一步扶着她说:“小姐,别乱想了,王爷定是太累,我们回房吧。”

  雅絮苑院外,栀娘仰起头,黯然无光的眸子让月清看着心碎。

  故作轻松的婉尔一笑:“风大哥,谢谢你送我回来,黎明将至,请回去休息吧。”

  知道栀娘不想让自己担心,识趣的颌首说:“好,你进去吧,我有空再来探你。”

  栀娘侧身推开院门,前脚踏进门槛,风清急唤:“栀娘。”

  驻足,回眸一笑,风清道:“晚安。”

  “晚安。”

  院门最终还是关闭了,风清叹了口气,凄然的转身离去。

  更深露重,空气中透中丝丝凉意,雾气湿湿的贴在脸上,有些冰凉。

  栀娘倚着院门好一阵,才抬起步子朝房里走去。刚推开房门,就被闪过的一条影子给拉进了怀里。温暖依旧,变的只是心情。

  “怎么这么久才进来,让我等了好一会儿了。”凌寂云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埋怨道:“以后不准别的男人抱你,也不准别的男人帮你拭泪,更不准你对别的男人又哭又笑。”

  栀娘未语只言,就听着他对发现的情况加以霸道。他胸膛的衣襟还是湿的,是刚才连若依喜极而泣的痕迹,推开他,泪水砸在了手背上。

  “栀儿,你怎么了?”看着满眼泪水的栀娘,凌寂云竟不知所措。

  紧紧的抓住他的手,确确实实的抓住了,可为何眼前的人感觉还是那般遥远?注视着他深遂的双眸,问了一个想逃避却总要面对的问题:“夫君,你会像爹爱娘一样爱我一辈子吗?”

  凌寂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栀娘又问:“怎么爱?是把你对连姑娘的爱分一半给栀娘吗?还是让栀娘和府中的一干妾侍一起分享一个夫君?”

  凌寂云有些承受不住了,这样的栀娘是他无颜面对的,他不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做出承诺之前亦不敢对她作任何保证。若有所思的抽回栀娘手中的手,看着那对清澈如泉的眸子,道:“你说你不贪心的。”

  想起了在悬崖当空的话,栀娘不否认的点头道:“栀娘是不贪心的,所以才说遇到就好,可如今栀娘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女人。”

  不知如何作答,逃避这个问题,凌寂云走到门口站定说:“天快亮了,休息吧。”

  “王爷。”栀娘开口,凌寂云却不敢停步,说:“若王爷不知如何是好,栀娘不会难为你的。”

  取出怀里的一叶紫,看着凌寂云消失在视线里。

第四十一章 他的犹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