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制药 送药

    回到城主府时,早已过了午时。

  刚下车,汪洋便迎了过来:“爷,可回来了,大王子和二王子来了,现正在花园呢。”

  “知道何事吗?”终于听到凌寂云开口了,语气仍旧冷冷的,根本不见兄弟重逢的喜悦。

  “属下不知。”

  “原来是大表哥和二表哥来了,云,我们快去见他们。”连若依拉着凌寂云边走边说。

  将缰手递给马侍,汪洋说:“栀娘,你怎么了?好像不高兴?”

  谈不上吃惊,只是才知晓连若依与凌寂云是表兄妹。“汪大哥,我怎会不高兴呢?我们进去吧。”

  回廊里,汪洋指着花园里坐着的另外两名男子说:“穿紫衫的便是二王子,黄衫的便在大王子,当今的太子。”

  栀娘定定的看着两个与凌寂云一样绝美的男子,似像又不像,说:“他们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你不知道,王爷与大王子二王子都是同父异母,要是像才怪了呢。”汪洋解释着。

  发觉自己多管嫌事,淡然的转身说:“汪大哥,我有些乏,先回雅絮苑了。”

  汪洋有些莫名其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下就要走呢?说:“哦,好。”

  彩儿停在栀娘的肩上,许是天气太热了,少了好些生气。

  回到雅絮苑,秋灵便迎了上来,笑道:“小姐,您回来了。”

  “秋灵,麻烦你帮我端盘水来。”踏进门槛,轻声说。

  “是,奴婢这就去。”

  门外没了声响,栀娘从柜子里取出一叶紫,看了看肩上的彩儿说:“对不起,彩儿,栀娘需要取你三滴血。”

  彩儿懂事的落在她手上,似乎明白她此时心里的想法。

  秋灵端来了水,疑惑的注视着栀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小姐,奴婢来帮你吧。”

  “不用了秋灵,你下去休息吧。”栀娘继续清洗着一叶紫,头也不抬的说。

  “是,那奴婢就先下去了。”

  微抬眸,瞧着秋灵离去的身影,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女子开始,便觉着似曾相识,好些日子了,怎么也没忆起来到底在那里见过,也许自己多虑了吧。

  下了一夜的雨,洗净了尘世纤华,阳光洒下也没有了那般燥热。到是府中的树叶更加绿了、花园里的花更加红了。

  栀娘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瓶,瓶中盛的是彩儿的三滴血,面色沉凝的向绿依苑走去。每踏一步,刻在心里的影子就淡了一分,仿佛看到他在眼前,渐渐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犹记得身在悬崖半空,自己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换来与他的相遇重逢,曾言不贪心,只要遇到就好。他误解自己的意思,断定自己贪心,要得过多份,要得过多。

  也许相遇本身就是错误,在意更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更是高估了这份感情的韧度,不在‘贪心’,不在‘期许’,就让自己在剩余的日子中,慢慢割舍吧。

  园中的几簇姹紫嫣红,正随风摇曳空中,缤纷乱坠花叶,徐徐飘远,好不妖绕。

  连若依依旧躺在花间小憩,几只彩蝶翩然而过,害怕惊扰了美人的清梦。

  雪香从房里出来,正好看到栀娘,轻声道:“栀娘小姐,您来了,我这就去把小姐叫醒。”

  “不用了,雪香,告诉你也是一样的。”栀娘淡淡的说。

  雪香已不奇怪这位栀娘小姐的言行举止了,她好像把身边的一切都看得很开,那样的事不关己,己不操心。若不是王爷坚持与胁迫,兴许还救不了小姐。“请到屋里坐吧。”

  将小瓶子放在桌上,又从怀里取出一叶紫,说:“雪香,你记着,这小瓶里装的是彩雀的三滴血,从今夜开始,将彩雀的一滴血滴到连姑娘的浴水里,再加上三株一叶紫,泡上半个时辰后,让连姑娘浸身其中,沐浴一个时辰,反复三次后,我会再来看看的。”

  雪香认真的点点头说:“奴婢知道,有劳栀娘小姐了。”

  轻摇头侧身,瞧见书案上一幅工笔细腻的画,微驻足,雪香笑道:“过几日便是王爷的生辰,那是小姐画来于王爷做礼物的。”

  栀娘没有言语,只身走出了屋子。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吧。

第四十九章 制药 送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