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家宴

    栀娘没有回答,此时正心痛得想要逃掉。眼泪还是忍不住滑落,推开他说:“夫君,今天不要呆在书房了,去外间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吧。”

  暖昧的刮着她的巧鼻梁,说:“今天不行,这两天事情很多,没时间外出,等忙完这段时间,你要去哪儿我都陪你。”

  “那你把窗户和门打开吧,夏天天气热,中暑就不好了。”

  栀娘的关心让凌寂云感动不已,自己爱上的女人真正属于自己了。“好,我答应你。”

  “那你先忙吧,我回雅絮苑了。”

  深情的目送她离去,本以为她会不顾一切逃离自己,不想她竟会主动关心自己,凌寂云心中溢满了幸福,突然一丝闪念:这辈子只要有她就够了。

  走到凌寂云看不到的回廊,泪水再也仰止不住,心下六神无主,急忙朝风清所在的院子跑去。

  已过了正午,太阳却没有想像般的强烈,也许它收敛了温度,正等着一朝释放。

  风清刚踏出门槛,便看到栀娘朝自己的方向飞奔而来,如此慌乱的栀娘风清还是头一回看到,近了,她泪水满面的扑到自己的怀里,心下一阵恐慌,看着她说:“栀娘,怎么了?”

  栀娘泣不成声的看着他,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扶着她进屋子,坐下,倒杯水递到她面前放下说:“栀娘,别吓我,告诉我发生了何事,是不是寂云欺负你了?”

  栀娘看着风清,低泣着说:“师哥,怎么办?王爷中毒了。”

  “栀娘,这话可不能乱说,我看寂云气色不差呀,怎么会中毒呢?”风清否定了。

  “是真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他中了什么毒?”看着栀娘不容置疑的神情,风清的心也提了起来,如果凌寂云出事,那么谋划了这么多年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我刚才他书房出来,他书房里有一盆蓝夜姬,别名夺命香,我爹曾经说过中了这种花的毒,短期内如无救治方法,就算神仙也难以起死回生。”

  “你是说大王子送给寂云的寿礼?”

  栀娘点点头说:“我不知道他是刻意还是毫不知情,他们是兄弟应该不会这样狠心吧。”

  风清一声冷笑,道:“兄弟?什么兄弟?是兄弟会将寂云关进黑屋子里三天三夜?是兄弟会将寂云带到猛兽出没的猎场后不闻不问?是兄弟会将寂云大冬天推到冰水里,他在岸边拍手叫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听你的意思是这花的花香有毒?”

  栀娘点头,风清继续说:“这种花我都没有听说过,这可该如何是好?。”

  “这种花中原是不是有的,就连我也是头一回见到。”秀眉紧拧,久久不能舒展开来。

  风清忽然一笑,看着栀娘说:“栀娘,彩雀不是可解百毒吗?”

  不想栀娘却摇摇头说:“你知道彩雀本身就存有剧毒,我用它救连若依,是因为连若依中的毒有迹可寻,可王爷的毒我是头一次遇见,并且还未发作,怎能冒这风险?”

  “那你告诉他中毒的事实了吗?”风清瘫坐在凳子上问。

  栀娘摇首道:“没有,这种毒忌激动、暴燥,如果我告诉他中毒了,根源是大王子送的寿礼,依他的脾气可想而知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你也一定答应,绝不能告诉他。”

  风清心中酸涩,一声苦笑道:“你好像越来越了解他了。”

  微颤,垂眸轻语:“师哥,在我找出解救方法之前,尽量让他心平气和,我想你也不愿看到他有事吧。”

  她果然聪明,什么都淡然的性子背后,总隐藏着她独有的理智与果断。

  夜幕降临,天空燃起了点点星火。夏风徐徐的拂过,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摇曳的身影荡漾在墙上。

  栀娘在院子里坐立难安,解毒的方法煎熬内心,惶恐不安的紧拧秀眉。

  秋灵来到身后,说:“小姐,该去用宴了。”

  方忆起,今夜是凌寂云的家宴,只有属于他的人才能参加的家宴,自己去算什么?真的愿意当他一干侍妾中的一员吗?他爱自己,可更爱连若依,去了除自讨没趣之外,还有何立足之地?

  可内心如何不情愿前去,也抑止不住担心的牵引。

  老天为何要如此的捉弄人,若上午大王子没来找自己,若没有被凌寂云看见,若没有去他的书房,若不认识那盆寿礼,若自己没有这么在意,也许明天就离开了,回到迷踪林里,终已一生。

  看来这次家宴非同小可,城主府的大小主子们都齐齐出现了。

  侍妾们接照进府的顺序坐了一大桌子,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不时的将目光投向凌寂云所在的方向,也难怪,这么多的女人侍候一个男人,若引不起他的注意,自己就得独守空闰了。

  栀娘踏入门槛便闻见一股胭脂味,虽然淡淡的,可栀娘仍能闻出来,瞧见一桌围着的全是女人,便知道是凌寂云的侍妾。可她一直待在雅絮苑中,不曾与这些女人接触,所以见面此时还是头一回,如果知道自己也算她们中的一员,不知得如何的取笑自己。

  “栀娘,快来,都在等你呢。”风清起身迎上去,接着栀娘坐在自己的身边。

  微抬眸,淡笑道:“对不起,是栀娘无礼,来迟了。”

  凌寂华朗声笑道:“哎,没事,你不是来了吗?”

  四目相对,那弯笑眼下不知藏了怎样一张虚伪的面孔,可怕真是太可怕了,风清紧了紧栀娘的手,笑道:“大王子,来,风清敬你一杯。”

  “不急,还没上菜呢。”凌寂华笑道。

  松柏请示了一下凌寂云,凌寂云轻抬手,他便一声朗唤:“上——宴——。”

  门外井然有序的丫环们,端着一盘一盘的山珍海味上桌,侍妾们却并不惊讶,显然这城主府里的待遇有多好,成为凌寂云的女人的好处有多好。

  凌寂云端起酒杯起身说:“今夜是家宴,感谢大王兄与二王兄不辞辛劳从傲然城赶来为小弟庆贺,小弟感激不尽,来,先干为尽。”

  凌寂华与凌寂杰也起身仰起了脖劲,说:“痛快。”

  “各位美人的贺礼,本王已经受到了,为感谢各位美人对本王的厚爱,本王也略备簿礼回礼,松柏。”凌寂云笑眼看着对众侍妾,笑容似一缕春风,深深的吹进了她们的心底,个个心花怒放,深情款款的看向凌寂云。

第五十六章 家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