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蓝夜姬之争

    却只有栀娘看到了那双漆黑的瞳眸中闪烁着冰冷,慑人心魄的冰冷,这就是风清说的作样子吗?突然觉得他好可怜,活得好累,凌寂云,你真正的自己在哪儿?

  松柏挥手,每个小主子的手中都拿到一个漂亮的锦盒,打开后,皆一片惊喜之声。锦盒中装着一只玉环,晶莹剔透,质地上乘。

  连若依手中的玉环更是价值不斐,世间罕见。众人都投去羡慕的神色,连若依更是出尽了风头。

  “谢王爷赏——。”侍妾们个个喜形于色,眉开眼笑,毕竟能得到凌寂云赏东西的机会是不多的。

  忽然,青玉石的地上传来一声碎响,‘铛——’,众人望去,原来是一名侍妾太过激动,没拿稳玉环掉在了地上,玉环瞬间摔了个粉碎。

  “妾身该死。”她一下子跪在地上,怯怕的低着头。

  看着她颤抖的身子,凌寂云冷冷说道:“起来吧,今日本王不会追究。”

  “谢王爷,谢王爷。”侍妾起身重新坐在位置上,其余的人都小心冀冀的将玉环放到锦盒里,害所一不小心有所闪失。

  栀娘把住水袖中的木环,心下一阵抽痛,似乎明白了凌寂云的用意,不敢正视他的眼神,为自己的忽视而内疚。

  气氛尴尬了一会儿,连若依起身笑道:“没事了,大家用菜吧,都凉了。”

  凌寂华一拍他的肩说:“四王弟,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得这么多美人相伴,大哥都是羡慕非常呀,不如我来做城主,你去当太子算了。”

  再试探他吗?凌寂云立即笑道:“大王兄那里话,四弟可不敢有此非份之想。”

  “就是,大哥,你是不是喝多了呀,四弟才不在乎什么太子之位,你看他在边城要什么有什么,活得多逍遥自在呀。”凌寂杰故作羡慕的说。

  这不摆明说他不将朝庭放在眼里吗?风清接下话来:“二位王子有所不知啊,王爷虽治理在边城,可是丝毫不敢有所怠慢呀,不然不是有负皇恩吗?”

  “好啦,好啦,你们这些大男人,一上桌就说这些我们女人听不懂的话。”连若依启声笑道:“云,你不能冷落了我的救命恩人呀,我们不是说好要好好谢谢栀娘小姐的吗?。”

  “连姑娘,我说过不用感谢了。”对于这样的连若依,栀娘有些不适应,总感觉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什么东西,让她很不安。

  “不行,我怎么也得感谢一下才对,你说吧,要什么?”

  本以为她还会拒绝,栀娘这回却选择了沉默,似思量了很久,栀娘看着凌寂云说:“王爷,可否将你书房中的那盆很美的花送与栀娘?”

  凌寂华心下一咯噔,难道她知道了什么?可细想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知道。

  凌寂云纳闷,上午说要给她的时候,她却没回应,此时来说用意何在?

  连若依问道:“栀娘小姐说的可是那盆蓝夜姬?”

  栀娘点点头,连若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真对不起,那盆蓝夜姬下午的时候我已经向云要了。”

  连若依的身体并未完全复元,如果再呼吸蓝夜姬而中毒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栀娘忧虑的说:“连姑娘,能否请姑娘割爱?”

  两个女人为了一盆花相持不下,众人都停下酒杯筷子,饶看好戏似的看着。

  “这……?”连若依犹豫了,不难看出她很舍不得,不只因为她喜欢那盆花,更因那是凌寂云的东西,她不能容忍放在其他女人的院子里。

  凌寂云复杂的看了一眼栀娘,对凌寂华说:“大王兄,这蓝夜姬只有一盆吗?”

  凌寂华笑道:“是啊,可是西域国唯一的一盆,因为这种花中原没有,在西域也绝种了,留下的这盆都被公主作为嫁妆来到了中原,对不起了,四弟,这回帮不了你。”

  “栀娘小姐为何一定要那盆花呢?”连若依的表情有些僵硬了,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悦。

  总不能说那盆花的香气含有巨毒,自己要留下来研究吧。栀娘为难的想着,风清故作轻松笑道:“栀娘,既然连姑娘喜欢,你就别跟她争了,有机会师哥带你到处去欣赏花儿,好吗?

  “师哥,可是……。”

  紧握她的手,明白她的意思,示意她不要说下去,说:“你这丫头,怎么还跟长不大似的。”

  想到凌寂云中的毒,栀娘的手颤抖不已,本想得到花可以研究一下,或许能在毒发之前预防着,可现下是没有机会了。脸色刹时惨白,手中直冒冷汗,风清皱眉,担心的问:“栀娘,你怎么了?”

  猛的起身,朗声道:“对不起,栀娘有些不适,先行失陪了。”

  慌乱的起身离去,留下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凌晨时分,泛起了轻雾,朦胧的映着周围能见的一切,迎面而来的风,略带一股凉意。栀娘倚着窗棱,郁郁不乐的仰望天际灿烂星空,从未有过的忧心如焚。

  一声叹息,闻得身后的门似被推开了。秋灵那丫头,早告诉自己没事,不用总过来看看。栀娘轻声说:“秋灵,很晚了,我真的没事,你不用再过来了,回去休息吧。”

  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却有些落漠的叹了口气。不想下一刻腰间环上一双暖手,耳迹传来轻声的呼息。

  微扬唇角,问:“怎么还不休息?”

  凌寂云将头搁在她的肩上,低声说:“你不也没休息嘛。”

  栀娘没有吱声,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凌寂云暧昧的细语:“想我吗?”

  反应过来他的用意,转身看着他疲惫的脸却充满了诱惑,窘迫的推开他说:“没正经,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凌寂云转身坐在了凳上子,换了一付自大的表情说:“我来拿东西。”

  心下一愣,自己欠他什么了?“栀娘不明白。”

  凌寂云剑眉微拧,有些不悦说道:“今日生辰,府里的人都送了礼,唯独你迟迟不加表示,如果你想本王前来向你讨要的话,现在本王已经来了,你是不是该拿出来啦。“

  栀娘做了一件袍子,绣了一条腰带,可并没有说是送他生辰礼物,更何况他是从何得知的?

  见栀娘神游,凌寂云起身故做离状说:“不给就算了,就当本王没来过。”

  这人怎这般小孩子气,还是那个人见人怕的冷面王爷酷城主吗?扯到他的衣袖,无奈的盯着他,真是苦笑不得,说:“等等。”

第五十七章 蓝夜姬之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