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意外的顺从

    取出衣柜里的包袱,放在桌上摊开,凌寂云微抬手,一付要栀娘侍候更衣的样子。

  凌寂云意外的看着栀娘,今日的她好像特别顺从,害怕惹恼自己。

  褪下外衣,替上自己做的袍子,再环上腰带,拢了拢衣襟,抬首温柔的说:“喜欢吗?”

  此时的栀娘柔情似水,与昔日相较之下更显妩媚,凌寂云怎能把持住自己,抬起她的下颌,吻上她的樱唇。

  呼吸变得急促,吮吸变得贪婪,手指穿过细柔顺的发丝,恨不能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掌风熄灭了桌上摇曳的灯烛,横抱起栀娘朝床榻走去。

  褪去彼此身上的俗物,心紧紧的叠在一起。没有太多的幽怨,没有太多的束缚,只有至死不渝的缠绵正谱写着一曲人世间最痴情的爱恋。

  窗外轻风拂过,树叶轻轻跳动,悄悄生长。

  “栀儿,无名无份的将自己给了我,会不会恨我?”云雨过后,揽着栀娘温柔的说。

  栀娘微微皱眉,真没想到他会这样问自己,“栀娘恨不起来。”

  愣了一下,叹息道:“此生遇到你,足矣,你放心,我会给你名份,只是要委屈你了,因为我给不了你唯一。”

  把着他的手腕,悄悄把着脉,脉像与昨日无异,看来他有听自己的话,打开了门窗,或是很少待在书房里,夺命香的毒才未进一步扩展。

  “栀儿,你有在听我说什么吗?”以为她睡着了,凌寂云动动她说。

  她太专心把脉,无意中回了一句:“我不在乎,只要你愿意,一切都随你。”

  翻身从新覆在她身上,栀娘臊红了脸说:“夫君,够了,天明后你还有得忙呢,快回去吧。”

  吻着她挡着自己的手,将头埋在她的发间,轻声说:“我舍不得,不要赶我走,好吗?”

  “如果让人见到,传出去不好。”

  “我就是要让别人看到,我凌寂云爱华栀娘,你华栀娘是我的女人。”

  紧紧靠在他的怀里,暖暖的气息包围着自己,拢了拢被子说:“睡吧,我会守着你。”

  不久,耳畔便传来均匀的呼息声,看来他真的是累坏了。每日他到底处理了多少自己不知的事情?

  晨起时,秋灵与往常一样端了盆洗脸水,先敲门后再推开。今日却吓了一大跳,慌忙跪在地上说:“见过王爷。”

  栀娘正给凌寂云着衣,见秋灵道:“秋灵,起来吧,赶紧侍候王爷洗漱。”

  “是,小姐。”

  递上毛巾后,栀娘又说:“去端早点来吧。”

  “是,小姐。”

  秋灵走后,凌寂云拉着栀娘坐下说:“别忙了,看来我真不该留下来,弄得你早上想睡个懒觉都不行。”

  “我不打紧的,把你的手给我,让我给你号号脉。”伸出手等着凌寂云递上手来。

  凌寂云笑道:“怎么,现在你变成御医院的御医了,要给本王请晨脉。”

  “那王爷您是给还是不给啊?”栀娘继续伸着手说。

  凌寂云想了一下,还是把手递给了她。栀娘故作轻松的笑着,心里却在暗自伤心流泪。

  忽闻院中传来一阵嘈杂之事,栀娘刚起身,却看到连若依和丫环雪香大步走了进来,看着栀娘的手还放在凌寂云的手上,心下一阵绞痛,泪雨纷纷落下,哭着说:“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雪香也是一脸怒视,秋灵端着点心进来低声说:“对不起,小姐,奴婢……。”

  自从决定留下那刻开始,便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只是不曾料到会这么快,看着秋灵说:“秋灵,这里没你的事了,把早点放下去忙别的吧。”

  “是,小姐。”

  凌寂云淡淡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不该来吗?如果今天不是我撞破,你们还准备瞒着我多久?”其实自己心里早有预感,如今捅破了却仍是那般不愿接受。

  “若依姑娘,你听我说……。”栀娘想说些什么, 好歹她爱凌寂云不比自己少,或是更胜。

  “住口,这里那有你说话的份,你不过是一平民术仕女子,仗着救过本小姐的性命,自侍有恩于我,就胆敢勾引王爷,想不到你如此不知廉耻,太不要脸了。”连若依恼羞成怒的指着栀娘,愤恨的骂道。

  眸光扫过凌寂云,看到他变得冰冷的面孔,栀娘好阵担心,不能让他激动,更不能让他激动,可现在连若依岂能轻易放过自己,急忙转换话题说:“若依姑娘,今日是王爷的生辰,你不顾及自己的身份,也要顾及王爷的仪态吧,在这件事情上是栀娘的错,只是请你看到王爷的份上,今日放过栀娘吧,改日你想怎么数落栀娘,栀娘都不会有丝毫意见。”

  连若依扬起手,狠狠的扇了栀娘一耳光,怒道:“好你个贱人,尽敢教训我不懂礼数。”

  “够了。”凌寂云还是动怒了,栀娘看到他眼光有瞬间涣散,心微颤,怎么会这样,难道不是和自己想象中一样的吗?

  “云,你从来都没有凶过我,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你凶我?”连若依此时失去了她原本该有的温婉淑德,更像一个深闰怨妇般指着丈夫背叛自己有了别的女人。

  之前是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且命在旦夕,才会对他百依百顺,如今她身上的奇毒已解,就算有些内疚也不会那般深了。凌寂云铁青着脸,怒视着连若依说:“不要以为本王宠你,你就无法无天,本王愿意宠幸谁就宠幸谁,还轮不到你来管。”

  “可你说过此生只爱我一个人,只照顾我一辈子。”连若依歇厮底里的吼道。

  当然那话是她在自己生命将要结束时问的,他也是在她生命垂危时听的应的,如今世态变迁,岂能算数?现下她居然拿这话来压自己,间接说自己有负于她,凌寂云气得额经突冒,栀娘更是害怕得不知所措。

  “王爷,求你了,别生气。”

  看着栀娘澄清的眸子含满了泪水,心里的气也就消了一半,栀娘说:“连姑娘,今日请您回去吧,栀娘改日登门请罪。”

  连若依似没听见般盯着凌寂云,一声怒喝:“还不走。”

  夺门而出,甚至可以感觉到空气中飘着湿意。

  凌寂云捂着栀娘被打的脸,心疼的问:“疼吗?若依真是被我给惯坏了。”

  摇摇头说:“是我不好,不该插在你们中间。”

  “栀娘,其实我……。”

第五十八章 意外的顺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