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暗涩

    打断他的话说:“好了,王爷,别想了,今天是您的生辰,应该高兴才时,就当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吧。”

  见她不在意,还这样为自己着想,心里的印子更深了。“那我走了,今天会很忙,可能没时间来看你,不要生气哦。”

  自己又不是娇气的大小姐,他怎么会这样想,不过还是感谢他的宠溺,让自己觉得他活着就是希望。

  笑着点点头说:“栀娘不会介意的,你只管忙自己的就好。”

  凌寂云走后,栀娘又细想了下,本以为连若依知道后也会因着凌寂云而有所隐忍,不曾想她的反应完全超出了自己对她的认识之外,难道这就是爱之深恨之切吗?

  今日城主府宾客盈门,大概与凌寂云有关系的人,或是通过有关系的人引见想攀关系的人,总之是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安静的城主府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栀娘一整天都呆在雅絮苑里,为凌寂云忧着心,提着胆。早上见到那眼神瞬间涣散,便知道毒开始发作了。连若依真的有将那盆蓝夜姬带回绿依苑吗?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无法抵挡夺命香的气味。

  “栀娘小姐,太子殿下来了,此时正在院子里坐着。”秋灵踏过门槛,恭敬的说着。

  心下暗忖:怎么又来了?此时过来雅絮苑何干?“我这就去,你帮我送杯茶过去吧。”

  秋灵躬身退下,栀娘并没立即去见他,而是留余点时间想想他此行的目的。

  院子里,风送下几许落叶款款而下,秋灵端上茶,礼道:“太子殿下请用茶。”

  凌寂华晃了晃手,秋灵便退下了。

  栀娘踏出了门槛,语气不轻不重的说:“栀娘有错,未及时恭迎大王子,请恕罪。”微微欠着身子,淡然一笑。

  凌寂华转身,愕然的觉得眼前站着的是一朵洁白淡雅的茉莉,凌寂云何德何能配拥有她?

  看到凌寂华伸来扶自己的纤手,栀娘侧身不着痕迹的躲开,若是无意。

  微愣,随即少有真诚的温柔,笑道:“是我冒昧前来打搅,还未请罪,栀娘小姐又何罪之有呢?”

  心下一怔,怎么感觉他似变了个人样?微侧身道:“今日乃王爷生辰,大王子出现在雅絮苑不怕惹人非议吗?”

  “非议?”凌寂华大笑起来:“哈哈哈——栀娘小姐放心,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忙,惟我闲着而已,所以过来看看你。”

  怎么语气越听越不对劲?栀娘微拧秀眉,“有劳大王子挂记,您还是请回吧,若是王爷知道了,怕是不妥。”她料定眼前的人不是个寻常之人,而且今早的事情怕是现在全府都知道了吧。

  “啧啧啧——。”凌寂华似无奈的摇着头。

  栀娘有些莫名其妙,问:“大王子可有话要讲?”

  凌寂华倒是不爽快,笑道:“本太子一直想不通,如栀娘小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怎会与四王弟粘上关系?”

  心下冷笑,这是主题吗?“栀娘不明白您的意思,再者栀娘与王爷有无关系自是王爷与栀娘的事情,与大王子您无干。”

  自己真是多事了么?还是在意了这清淡的女子?苦笑道:“看来定是我多事了,告辞。”

  待到离去声消失后,栀娘才缓缓转过身来,随即又让几只雀鸟给引住了眸光。

  欲进屋子,空气中一声不悦传入耳畔:“他来干什么?”

  驻足回眸,迎上那对带责备的柔眸,婉尔一笑:“你怎么来了?”

  凌寂云箭步上前,一把将栀娘拉入怀里,“我想你了。”

  嗅着他身上散发着的异香,栀娘的心沉入了谷底,“如果累了,能坐一会儿再离开么?”

  她又在留自己了,这两天的栀娘似自己不认识的,温柔得让自己诧异。颌首进入了屋子里,栀娘低眉,心下又是一阵暗涩。

  大约在雅絮苑待了半个时辰,凌寂云就因事物繁多离开了。

  终于又迎来了夜,栀娘着急得晚饭都吃不下。迫切的等着凌寂云的到来。彩儿停在栀娘肩上,欢快的叫唱着,仍没能驱散开她眉宇间的惆怅。

  好不容易熬到亥时,听到了院门敲响的声音,跑去打开后,见到的却是风清,虽有失落,却也高兴。

  迎他进来坐下,问:“师哥,王爷今日没事吧。”

  “寂云喝多了,连姑娘送他回房休息了。”风清淡淡的应着。

  能听出来风清有些不悦,栀娘坐下问:“师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抬头不解的看着栀娘,心神不宁的说:“早上连若依大闹雅絮苑的事情,整个城主府都知道了。”

  扯起唇角,淡笑道:“我还以何事呢,放心吧,我没往心里去。”

  “我只是替你不值而已。”

  能感觉到他的心酸与心疼,栀娘起身别过一边说:“师哥,王爷的毒开始发作了。”

  “什么?”猛的起身,没想到这么快。“不是说没这么快的吗?”

  栀娘摇着头说:“昨夜本想我想用阴阳调和之术将他身上的毒气移过一半到自己体内,可早上我替他把脉时,却是丝毫未受影响。”

  “你就是因为这个将寂云留在雅絮苑中的,难道你没想过自己这样做了,以后的路会有多难走吗?”

  “师哥,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再说我并不在乎这些。”

  “你不在乎名份,还是不在乎他那个人?”

  面对风清紧追不舍的问题,栀娘一时失言了,她也疑惑的说:“我不知道,也许两者皆有,也许两者皆无。”

  一声叹息,风清说:“蓝夜姬寂云并没有送给连姑娘,还放在书房里,我已经用内力将花根震碎了,过不了几天就会枯死。”

  “其实与你们接触久了,不难看出你们一定是有大事要做,若王爷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相信你们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也都会附诸东流吧。”

  “你有办法救他的,对吗?”就像栀娘说的,不能让一切白废掉。

第五十九章 暗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