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最后的岂求

    栀娘静静的倚在窗前,愣愣的发着呆,一片黄叶飞落,引起了她的注意,在细下看来,这个窗前不知留下了自己多少脚印,可如果要说外面有些什么,也许还真说不上来。

  一阵叹息,又想到了凌寂云的毒,大王子真的是恨他恨到骨子里了,能想出这种方式折磨他。

  自己曾说不会让他死,可现在却无计可失,惟有回迷踪林,翻看父亲留下的医书典籍,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可又怕自己一去之后,回来便物是人非,如何能承担得起这个事实?

  空气中有种压抑的感觉缓缓散开来,栀娘头也不回的说:“王爷,还是回去休息的好。”

  对他这样的熟悉,他是不是应该觉得高兴,她的心里有他,并不是方才自己所想,她正发呆,思绪神游到另一个人的身边。

  “他都走了这么久了,你就不想解释些什么吗?”凌寂云冷冷的说着,回想起那夜的亲眼目睹,他的心里有多恼怒。

  栀娘幽幽的开口道:“王爷,我们回迷踪林吧。”这是现在她能所想的不是办法中的办法了,一来可以照顾他,二来迷踪林里的奇草异药,对他的毒也许会有好处。

  可凌寂云不这么想,他认为栀娘在故意逃避什么,不敢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本王在问你话,回答我。”

  缓缓的侧过身,那澄清的眸子里含的除了心疼之外亦是心疼。还是那几个字:“跟我回迷踪林。”只是提高了声量,有种你一定要跟我回去的气势。

  怎能跟她离去?若离去,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岂不是竹篮打水,犹豫了好一阵说:“本王就算死也不离开这儿。”

  拂甩而去,留下淡淡的夺命香味,瘫坐在凳子上,原来已和血液浑和在一起了。

  又过去了几日,风清焦急得食不下咽,寝不安眠。从未遇到了这种毒,自己平生所学的这点医术,办法都想尽了,还不见效。

  这日又找到栀娘说:“栀娘,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风清问着,神情凝重,焦急的心不压于栀娘,如果凌寂云真有个什么意外,那么彼此苦心经营的一切,就真的会如竹篮打水了。

  栀娘仰首望着天空,蔚蓝色的底子,漂浮的轻云,陷入了沉思。许久才幽幽的开口道:“师哥,我想回趟迷踪林。”

  “来得及吗?”

  “那就看他的造化了。”淡淡的语气,平静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风清疑惑的看着栀娘,犹豫的问道:“栀娘,寂云有生命危险,你为何还这般波澜不惊?”

  言下之意,说自己无情无意,冷笑转身:“师哥,你说栀娘该怎样?跟连姑娘一起守着他,痛哭流涕吗?”

  “对不起,栀娘,我不该这样说。”

  “不用道歉,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能这样平静。”

  “不说了,赶紧走吧,早走一分,就多一分希望。”风清说道。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才踏出门口,就见到汪洋神色不安的跑过来说:“风公子,栀娘小姐,王爷让你们过去呢。”

  “知道所谓何事吗?”风清上前一步问。

  汪洋道:“王爷只吩咐让你们过去。”

  “知道了,走吧。”

  途中,栀娘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

第六十四章 最后的岂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