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危在旦夕

    一连数日,开始还有风清偶尔传来消息,说说凌寂云的境况,就算不容乐观,也知道他还在这世上。

  今天是第几天了,她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风清好久都没来了。

  每天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房里,看着气窗亮了、暗了,亮了、暗了……。

  凌寂云躺在榻上,双眸紧闭,苍白的脸没有丝毫血色,十指泛黑,脉像似有似无。连若依忍不住掩口流泪,一屋子的侍妾也都纷纷泪如泉涌,一时间,屋子里哭声鬼哭儿狼嗥般,震耳欲聋。

  连若依紧紧的抓着风清,朗声吼道:“风大哥,我求求你,救救王爷吧,救救王爷吧。”

  一屋子的侍妾都跪在了风清面前,风清面色神伤,不忍的说道:“恕我无能为力,王爷中的毒以往从未遇到了,如今你叫我拿什么救他。”

  “难道就让王爷这样离开人世吗?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我求求你,救救他吧。”连若依泣不成声,也跪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你那日在堂上多了那句废话,栀娘或许有办法,如今求我何用?”风清愤怒瞪着连若依,这就是她一心想让栀娘下暗牢得付出的代价。

  连若依怔在那里,有悔,有恨,更有的是不甘心。

  窗外狂风大作,秋雨已经下三天了,似乎并未有休的样子。穿梭上的雨水偶尔跳到屋子里,也是瞬间湿了一点儿,便干了。

  扶起连若依,又叫起其他人,风清说:“夜深了,各位都先回房吧,王爷不会有事的。”

  “你答应救王爷了,太好了,太好了。”这些女人,都是凌寂云娶回家做样子的,除了锦衣玉食之外,并未得到什么,人世间真的有真情吗?难保这些女人不是为了自己的锦衣玉食得以继续,而装模作样。

  屋子里安静多了,风清正视着连若依说:“若依,寂云对你很重要对不对。”

  少见风清严肃,连若依点点头,正色的说:“他是我的命,如果他的命没了,若依绝不会苟且偷生。”

  “好,我知道还有个方法可以救寂云。”

  连若依惊喜的看着他,问:“真的吗?快告诉我是什么?”

  风清轻轻的说:“你等着。”

  栀娘刚被恶梦惊醒,睁开双眸,气窗暗了,也不知道自己醒多久。脚的那头传来唏唏啐啐的声响,不看便知是老鼠又肆无忌惮的从她脚边路过了。

  暗牢外终于又有了响动,栀娘直起身子,期待是风清又带来了他的消息。可当风清出现在自己眼前,神色凝重,便知事情不妙了。

  “师哥,是不是出事了?”只觉心跳漏了好几拍,栀娘问。

  风清说:“脉若游丝,气血不畅,怕是离出事不远了。”

  抬手紧紧的把着牢门,不知所措,突然风清‘扑嗵’一声,跪在地上,岂求道:“栀娘,请原谅师哥自私,狠心,求你救救寂云吧,我们真的不能没有他,怎么你也跟他相爱一场,就忍心看到他苦心经营的一切毁于一旦吗?”

第六十七章 危在旦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