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不着喜服的新郎

    眼角流露出一丝愁绪,微颌首轻轻笑,药王说:“那我回房休息了。”

  “晚安。”

  看着药王摇着头朝房间走去,栀娘好生感激,在她心里,药王不止是师公,更是唯一与她相依为命的人。这一年来,多亏有他的相伴,自己才能从往昔中重新活过来,对他的恩情,并不是一句感激就能表达的。

  躺在木桥上,触碰着某人曾躺过的地方,抚着手上那只永远摔不碎的木环,回味往昔如昨,一声叹息,凌寂云——你可有想我?

  同一轮盈月,同一份心情。

  城主府中宾客盈门,今日乃寂王爷,边城城主凌寂云成亲,同时迎娶两位侧妃的大喜日子。

  刚主持完婚礼的司徒零正坐在上位上,笑得合不扰嘴,宾客们你一杯我一杯的敬着酒,场面十分的热闹、欢腾,就连飘落在地上的树叶子仿佛都是占染了喜气,不受树枝禁固随风远游了。

  嘈囔的人声中,却也有人悄悄的议论开了,“为何今日城主成婚不着喜服呀?”

  “谁知道呀?兴许不是娶正妃,觉得没这必要吧。”

  “可其中一位还是玉西国的公主呀,她能容忍自己的夫君成婚不穿喜服的?”

  “唉,喝你的酒吧,这都是人家城主的事儿,碍不着我们。”

  “也是,来来来,喝酒,喝酒,干。”

  “……。”

  凌寂云成亲不穿喜服,却穿了一件银青色的外袍,腰上围着一条绣着菖莆花的腰带。司徒零纵然不满,怎能让自己心爱的义女受此等委屈,却也拗不过固执的徒弟,在多次劝说的无果后,无奈的选择了默认。

  凌寂云端着酒杯穿梭于宾客之间,他脸上堆满了笑容,却无人看出那漆黑的眼里尽是愁思,一位一位的敬着酒。柔美的月光撒下,如此热闹、喧哗的场面,却有着一地无声的寂寥。

  “风神医,最近我的腰老是痛,你若改日有空,劳烦给我瞧瞧吧。”一位四十上下的男子端着酒杯对凌寂云身后的风清说。

  风清端着酒杯抬了抬手说:“彭老爷,改日有空,定登门拜访。”

  彭老爷笑道:“有劳了,有劳了,多谢,请。”

  “请——。”

  接下来一位是袁记绸庄在边城的掌柜,他起身敬着酒道:“城主,傲然城那边沈掌柜听说您听日大喜,他有事不能前来,嘱托我一定替他敬您一杯,再次感谢您当年在瑞阳山的救命之恩。”

  凌寂云笑道:“沈掌柜真是有心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他还惦记着。”

  “哎——,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城主您大仁大义,我们袁记绸庄已决定您军将士的所有军须衣物我们都包了,无条件支持您称霸天下。”

  这到是个震愤人心的消息,凌寂云举杯拱手道:“真是太好了,袁记绸庄此举为本王解决了一大难题呀,请您转告沈掌柜,本王决不会辜负他的一翻美意,来,干了。”

  “干——。”

  喜宴一直延时到亥时,宾客终于散尽。疲惫的坐在书房里,喝了口松伯递上来的醒酒茶。

第八十二章 不着喜服的新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