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肩上的重任

    “师傅此话何意?”怎么说起了迷踪林?风清不解的问。

  司徒零朗声道:“为师行走江湖数十年,对于那个神迷的迷踪林更是向往不已,没人进去过迷踪林,可却传说迷踪林里到处都是宝,只因医神华虚子精通五行八卦,星相卜及,想进这迷踪林决非易事呀。”

  风清笑道:“这点我到是可以肯定。”想到了彩儿,想到了蓝果。

  “哦——?”

  “师傅有所不知,连若依的毒就是用传说中的彩雀的血给解的,栀娘只用了数日便让连若依全愈了。”

  “那华姑娘死后,彩雀呢?”司徒零双眼放光,心中升起一股贪念,遇到此宝怎不能心喜?

  风清说:“栀娘走后,彩儿也不知所踪了,我和寂云都在想,它兴许回迷踪林了吧。”

  “可惜,可惜,真是可惜这武林至宝呀。”司徒零摇首惋惜道。

  风清道:“师傅,您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司徒零摇首道:“没有了,为师回房休息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是,师傅,徒儿告退。”

  风清躬身退下,却并未回自己的房中,书房里的谈话定会让凌寂云伤心欲绝,他得去看看。

  果不其然,到达书房时,凌寂云正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栀娘给绣的腰带,眸中闪烁着泪光,愣然的看着窗外,思绪不知飞向了那里。

  “寂云,你——还好吧。”风清有些不安,这样的凌寂云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栀娘走后,仿佛他魂也跟着走了,除了在对讨伐霆延皇的问题上,他有兴趣外,其余的事情他都不在乎。

  凌寂云头也不回的说:“你都跟师傅说了吧。”他了解风清,更了解司徒零。

  风清苦笑,怅然的说:“告诉他总比他查出来要好。”

  “你总是这么理智。”

  “你又何偿不是,只是在遇到栀娘的问题上,才会变得优柔寡断。”

  回眸,许久都没人在他面前提‘栀娘’这两个字了,有些生涩的感觉,或许她只允许自己独忆,不能容忍他人来说吧。

  风清继续说:“别难过了,我相信栀娘也不会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凌寂云带着淡淡的哭腔启口道:“栀娘就像是我心上的一根刺,扎进去时痛,扯出来时更痛,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愿意为她放弃一切,你信吗?”

  拍拍他的肩,坚信的点头:“信,当然信,有你这句话,栀娘的在天之灵一定颇感安慰。”

  凌寂云依旧看着那条腰带,轻轻的抚着,那眸中溢出的温柔让人莫名的心升酸楚。

  为了让他不至于陷得太深,风清转忙转移话题,说:“你真的打算将连若依与那心兰公主娶进府来做侧妃?”

  微愣,冷笑道:“她们永远都代替不了栀娘在我心里位置,做个侧妃已经不错了,而且师傅这两年辛苦了,就随了他的意吧。”

  再次拍拍他的肩,起身道:“好好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师傅让我提醒你,不要忘了自己肩上的重任。”

  凌寂云点点头,眼神逐渐变得凌厉起来,这一刻,尽是天下人负他。

第八十章 肩上的重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