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轻功

    清晨,被彩儿的美妙歌声给吵醒,微动身子,随即闻到一股粥香,掀被起身。

  厨房里,药王满意的看着沙锅内正冒着粘粘泡子的粥,栀娘蹋进门槛,双手夹腰道:“师公,怎么又是你在煮早饭?不是说好了我煮的吗?”

  “我老了,没你那么多觉睡,早起煮饭,吃了好教你轻功呀。”

  栀娘笑着接过他手中的碗筷说:“师公真好。”

  林间,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枝叶洒落下来,影过的间投落到地上,闪耀着点点金色的光斑。

  栀娘从一棵树上跳下,抬头看着层层叠叠的树叶,轻拭额上细汗,有些窘迫的说道:“师公,栀儿是不是很笨呀,您教的这招,我都学了两天了。”

  药王坐在树杆上,手中拿着酒葫芦,边喝酒边说:“你已经很不错了,这两月教你的轻功招式你都学得差不多了,就这一招而已,别着急,慢慢来。”

  栀娘纵身上树,坐到他的身边说:“师公别安慰我了,栀娘有自知之明。”

  宠溺的敲敲她的鼻尖,说:“你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徒孙女,你看,师公教你的飞针刺叶,你不就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学会了嘛。”

  “那是师公您教得好。”栀娘少有撒娇,说得药王心里喜滋滋的。

  “栀儿这样聪明,没有什么可以难住你的。”药王抬手指着这棵参天大树顶上说:“看来对那根树枝上的果子没有?”

  顺指望去,点点头说:“看到了。”

  “你就只看着它,不要觉得自己负重,去吧,把它采下来。”

  栀娘起身站在树杆上,一个深呼吸,脚底蜻蜓点水般踩过层层树叶,便飞上了那条树枝,采下那枚果子,兴奋的朝下喊着:“师公,我摘到了,我摘到了。”

  “哈哈哈——。”药王笑着说:“我就说你行的,快下来吧。”

  少顷,又坐在了药王身边,递上那枚果子,说:“师公,给你。”

  “还是你拿着吧,回去把它种起来,说不定若干年后,又将是一棵参天大树呢。”

  “就像我们现在坐着的这棵吗?”

  “嗯——,栀儿,你现在的轻功学会了,虽然还不熟悉,但只要经常练习,一定可以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能像师公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吗?”

  “哈哈哈,我的傻丫头,只要你努力练习,会跟师公一样的。”

  两人聊得正欢,小当家长臂攀枝的朝这边过来,‘吱吱’的叫着,似有何事发生。

  药王说:“栀娘,走,去看看。”

  小当家领着两人到了迷踪林境边,原来那里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只见他蓬乱的头发,凌乱破碎的衣物,胸前一条长长的刀伤赫然的渗着黑血,伤口附近,满是蝇虫的尸体,但仍有蝇虫附上伤口上,‘嗡嗡嗡嗡’的叫着,似在吞噬着这条奄奄一息的生命。

  药王上前探了探鼻息,脸色凝重道:“啧啧,气若游丝。”

  栀娘也蹲在他的身边,拔了拔脉,又看了看伤口,说:“师公,此人中毒非浅。”

第八十四章 轻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