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生命的渴望

    从梁记酒肆出来,转身欲回遥香居继续赶工,若明日师公看到有新衣服穿,定会开心得更像个孩子。他们之间仿佛已乱了背份,栀娘是徒孙亦是照顾他的人,药王是师公亦是个天真的孩子。

  夜幕的降临,并没有减少街道上的行人,边城就是这样,人们或许更喜欢晚上出行。路过包子铺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朗喝给惊了一下,侧眸看去,却见一七八岁的小乞儿正跪在胖老板面前,不停的磕着头。

  “老板,我求求你了,赏我两个包子吧,我下辈子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恩情。”小乞儿哭嚷着,却并没有唤起胖老板潜藏的同情。

  “快滚,我是个做买卖的,开的又不是慈善堂,你三天两头来要,我还要不要做生意呀?”老板不悦的说完,转身进了屋子。

  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有指责老板的不是,有指责小乞儿不知好歹,却没有一人愿意站出来。

  少顷,只见一素衣女子将乞儿扶起来,拍拍他身上的尘埃,拭去他童颜上不该有的泪痕。温柔的动作似这个孩子的母亲。

  “老板,来十个包子吧。”取出银子递给老板,老板客气的捡了十个包子包起来递给栀娘。

  没有热闹可看了,围观的人散去,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也许五步之内还回味一下方才发生的事情,一淡之后,明日谁还记得这里发生的何事?

  递给他包子说:“赶紧回家吧。”

  “哇——。”小乞儿接过包子突然大哭起来,跪在地上说:“好心的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娘吧,她快病死了。”

  秀眉轻拧,扶起小乞儿,这个可怜的孩子,自己比他幸运,至少自己可以面对即将发生的事,他懂什么?小小年纪,便要承担这些痛苦,上苍何其忍心?

  “带姐姐去看你娘。”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小乞儿欣喜若狂,拉着栀娘跑起来,对不息生命的渴望,一览无疑的表现在他幼小的脸上

  这是一处偏僻破乱的院子,院子里狼藉的一切表明许久没人收拾过了。

  入得门来,但见豆大的烛火颤抖的昏黄了屋内的每处角落,刺鼻的异味直逼得人喘不过气来。一张简易的木床上,一瘦如骨材的妇人,紧闭双眸的躺着,单簿的被单覆在她身上。

  急忙推开窗户,让新鲜空气入屋,挑拨灯蕊,屋内刹时明亮起来。取下斗蓬放在一边,探了鼻息——微弱,把了脉跳——似有似无,肤色腊黄,唇无血色苍白破裂,断定她身上定有重伤。

  掀开被单,仔细的寻找起来,终于在左脚掌处发现,伤口早已化浓溃烂,相信她的腿现在定是无知觉的,仔细的捏了捏,感觉掌心有异物。

  得赶紧取出才行,看了看站在门口,抱着包子的小乞儿,说:“有热水吗?”

  “有,我要不到吃的,每天就喂娘喝水。”稚嫩的声音想起,想来他们的生活,若想形容,不能用拮据。

  “去给姐姐端盆热水来。”

  不一会儿,小乞儿端来的热水,看着他担忧的神情,栀娘笑着安慰说:“饿了吧,去外面吃包子去,等你吃饱了,你娘的病姐姐就治好了。”

第九十九章 生命的渴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