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最初的风

    “师公不都是自己去买酒的吗?”脸上的笑靥很勉强,语气也变得有些生硬,自从回来迷踪林后,她就未出门半步,想要忘却的事情,在脑子里就快要死恢复燃。

  药王有些后悔了,看到栀娘眼中闪过几许哀漠,取回酒葫芦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前段时间就想着替药王做套新的衣衫,只是没有勇气走出迷踪林,害怕自己会身不由己。重新活了过来,可一切总得面对,逃避了这么久,应该是够了。一声叹息道:“师公,我去吧,顺便买料子给您做套衣衫。”

  药王没有想像中的那般高兴,甚至多了些担心,“栀儿,你……。”

  递给他一个笑脸,轻松的说:“师公,别担心,栀儿不会有事的。”

  药王装傻说:“我是说,现在外间局势混乱,你一个弱女子,我有些不放心。”

  “我克守本分,能有什么事呀,放心吧。”话虽如此,心下仍荡起了涟漪。

  餐后,药王去午休了,栀娘收拾好碗筷,准备去林子里采些野生的何首乌拿到药铺去卖,野生的何首乌较为希有,卖个好价钱后能买好块布料做衣衫。

  彩儿停在湖边的树枝上,欢快的蹦跳着,碰掉了巴掌大的树叶,泄下一片温暖的霞光。微风送来一阵清凉,吹着那片落叶,远走他乡。

  这边城主府里,凌寂云刚从军营回来,汪洋跟在后面,路过花园的时候,迎面吹来一阵凉风,几片飞旋的花瓣久久不愿落地,似传达着某种信息。心下一个揪痛,盯着花瓣飞远的方向,酸楚的回不过神来。

  “爷,你没事吧?要不要把风公子叫来看看?”见凌寂云皱眉,捂着胸口,汪洋有些担心的问。

  微摇手,扶着廊柱,琉璃瓦上停住的小鸟,扑翅飞起。凌寂云仰头看着漂浮的云端,嘴角扬起一丝难以查觉的笑意。

  边城门口,一位衣着朴素,手提竹篮,头戴纱斗篷的女子踏着夕阳进了城。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感觉着这久违的气息,久久不能收回心绪。微风轻拂过耳畔,篷下的白纱顺势撩后,行人看来,好不神秘。

  犹记得好像城南有间大的药铺吧,打定注意起步朝城南方向走去。许久没有置身于稀嚷的人群,与之相比,自己还是比较迷踪林的静谧吧。

  人生若只如初遇,相信便不会有太多的曲折纷扰,缘聚缘散总有时,适逢亦可为不识。淡然的轻身拐过街角,路过的一切皆已不在重要。

  城南的药铺是边城最大的药铺房,栀娘提着篮子与拿药的人擦肩而过,来到柜台上说:“小哥,收这些药吗?”

  看柜的小哥接过篮子,掀开避布,拿起野生的何首乌看了一下,惊道:“姑娘,这可是上等的野生何首乌啊,我只是在医书上看过,真正的眼下还是头一回呢,你等等,我去叫掌柜的出来。”

  欣喜的离去,少顷,便拉着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者出来,他捋着白须拿起何首乌说:“姑娘,这可是十年难得一见的药中圣品啊,就算是有着数十年经验的采药人也不是轻易能采到的,你是从何得来的?”

第九十六章 最初的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