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离别

    “小的在给马喂早食的时候,王爷的马突然挣扎缰绳跑了,小的想追已经来不及了。”马侍诚惶诚恐的说着,他那能追得上藏青呀。

  冯添来上前问道:“是不是你对王爷的坐骑有所怠慢?”

  马侍不停的磕着头:“冯将军,您就是给我天大的胆子,小的也不敢呀。”

  正说着,听到马蹄声传来,寻声望去,律心兰正牵着藏青朝这边跑来。

  少顷,她纵身下马,将马绳交到凌寂云手中,骄傲的说:“王爷,妾身帮你把心爱的马给找回来了,你要怎么谢我呀?”

  不料凌寂云不但没谢她,还凶道:“本王的坐骑会自己找到本王,不须你多此一举。”

  “你……。”律心兰不敢朝凌寂云发火,却将势头转向了马侍:“好你个马侍,居然敢骗我。”

  “兰主子那里的话,小的怎么敢骗您呀?”才因藏青给找回来松了口气,没想又被这个麻烦的主子给缠上了。

  只听律心兰怒道:“你还敢说,你明明告诉我说藏青除了王爷之外,没人再能骑上去,我刚才在河边追上藏青的时候,就有个女人好端端的骑在藏青背上,你怎么跟我解释?”

  凌寂云双眼放光,拉住律心兰要打马侍的手,问道:“你说有个女人骑在藏青的背上?”

  “不止呢,还有个孩子,看样子是在河边玩耍的。”律心兰实话实说。

  难道自己弄错了,除了栀娘外,藏青还会让别上坐骑?

  失落的甩开她的手,翻身上马,却只得马侍道:“小的看到藏青跑的时候,身边还飞着一只很漂亮的小鸟。”

  “那鸟长什么样子?”凌寂云急切的问道。

  马侍说:“因为太远了,小的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它的羽毛好像是五颜六色的。”

  “驾——。”凌寂云甩响了鞭子,他就知道只除了栀娘,藏青不会让别人坐骑的,河边,河边,冷俊的容颜上瞬间爬满了笑容:“藏青,快跑。”栀娘,你等等我,我来了,等等我。

  可在河边等他的,除了仍静静流淌的河流,与沙沙作响的风吹叶声外,空无一人。

  用过午饭,栀娘要动身告辞了,自己没缘由的不归家数日,怕是师公正着急着到处找人吧。

  院子里已让李嫂收拾得干干净净,虽小却也十分的惬意与清爽。

  “栀娘姑娘,下雨了,你等雨停了再走或是明日再走也不迟呀?”李嫂看着秋雨绵绵的天空,担心的说。

  栀娘谢道:“不了,李嫂,我这么多天没回家,家里的人该着急了。”还好她有个念想,迷踪林里除了小当家、彩儿、鹿儿之外,还有个真心疼她宠她的师公在。

  将手中的伞递给栀娘说:“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把伞就送你遮遮雨吧。”

  感激的谢过,轻轻的抚抚伟儿嘟着的小嘴,说:“伟儿,好好照顾你好,等姐姐有空再来看你。”

  “姐姐真的会来吗?”

  栀娘微愣,随即笑道:“会的,姐姐有空就会过来看伟儿,伟儿要好好听娘的话,知道么?”

  伟儿点点头,说:“伟儿会好好听娘的话,伟儿等姐姐。”

  “真乖。”又抬眸道:“李嫂,栀娘走了,您好好保重,再见。”

  转身撑开伞,走进了细雨中。

  “姐姐再见。”身后传来伟儿的声音,栀娘回首边走边摇手。

第一百零七章 离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