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似老友重逢

    律心兰刚好从帐蓬一侧无聊的走着,看到瘫坐在地上的马侍,双眉微拧,上前指责道:“喂,你不好好喂马,倒坐在地上躲清闲。”

  马侍立即由坐变成跪,磕着头说:“兰主子,不好了,王爷的坐骑刚才莫名其妙的跑出去了。”

  “什么?藏青跑了,往哪儿跑了?”律心兰焦急的问着,想到如果自己能把藏青给找回来定是大功一件,凌寂云还不另眼相看自己?

  马侍指着藏青奔跑的方向说:“往那里跑了。”

  “你快起来,先谁都不要说,我亲自去把藏青给追回来。”律心兰信心满满的保证说着,牵出一骑马响动了鞭子。

  看着律心兰离去身影,马侍诚心的祈祷,虽然藏青的脾气不好,只会让王爷临驾于它,还是希望律心兰能顺利的将藏青给找回来,以免自己的皮肉受苦。

  秋高气爽确是放纸鸢的好时节。

  一清如洗的天际下,飘着几缕丝云,随风缓缓的游动。一只蝴蝶畅然的飞在空中,迎风抖动着翅膀。地上一大一小的两抹身影,兴趣正浓的牵着纸鸢线,一拉一松,一拉一松的放任着纸鸢。

  “姐姐,姐姐,快看啊,飞得多高呀。”伟儿边后退着后兴奋的说。

  栀娘笑笑点头,眼中充满的怜爱,这孩子怕是很久都没如此开心了吧,可怜他小小年纪便没了父亲。

  偶然走神,如果当初知晓与凌寂云会走到这种锤心地步,若将那孩子生下来,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忽被一阵马蹄声给惊醒,寻声望去,见一匹黑色健硕的俊马朝自己奔来。越近就越觉得熟悉,栀娘笑了,眼神中满是与老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

  藏青放慢了奔跑的速度,栀娘笑着迎了上去,紧紧的贴着藏青的鬃毛,眸中激动的闪着泪光:“青儿,青儿,真的是青儿,你还好吗?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

  彩儿欢快的叫着停到了栀娘的肩上,栀娘笑着说:“彩儿,是你把青儿带过来的吧,小淘气。”

  伟儿走了过来说:“姐姐,这马可真漂亮。”

  栀娘腰微弯,笑道:“伟儿,要不要骑马?”

  伟儿乐红了脸,说:“要,可是纸鸢怎么办?”

  栀娘寻到一株小树,说:“将纸鸢线缠在小树上,先让它自己飞,我们一会儿再回来取。”

  伟儿点点头,便将纸鸢线缠在了小树上。

  栀娘纵身上马,随即将伟儿拉了上来,伟儿又是激动得乱动,栀娘说:“伟儿,别乱动,青儿会痛的。”

  伟儿不动了,栀娘轻轻的动了动缰绳,藏青沿着河边慢慢的走了起来。“姐姐,它的名字叫青儿吗?”

  栀娘点点头,神色微变,说:“它叫藏青,是姐姐……是姐姐一位认识的人的马。”

  “哦——。”伟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难怪姐姐认识它,伟儿还是头一回骑马呢,真想骑回家给娘看看伟儿现在有多威风。”

  轻轻的敲着他的头,栀娘笑道:“小小年纪,还懂得威风啦。”

  伟儿回头笑着,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又闻得一阵马蹄声临近自己,栀娘每根神经都崩得紧紧的,光顾着与伟儿说话,忽略了一些不该忽略的事情,此时是他追来了吗?

第一百零五章 似老友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