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新夫人

    缓缓回眸,却瞧见一女子扬鞭追着着自己。

  心下松了口气,脸上却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自己在期待吗?

  律心兰不悦的看着能骑上藏青的陌生女子,朗声道:“喂,你,快下来。”

  栀娘微怔,这紫衣女子怎么回事?才见面出言就如此不尊重,自己曾何时得罪于她了?

  见栀娘没有下来的意思,律心兰指着她又说:“你是聋子吗?听不懂本妃的话?”

  本妃?为何听到这个词,心会颤抖?

  伟儿怯怯的往栀娘怀里靠了靠,栀娘淡淡的问道:“姑娘,你又不是这马儿的主人,可没权力让我下马?”

  “你好大胆子,在这边城居然还有人敢跟本妃顶嘴,报上名来。”律心兰朗声道,她怎能容忍一个平民百姓对她如此不敬。

  栀娘侧眸,轻轻的紧了紧伟儿的双肩,道:“姑娘不知道问他人姓名时应该先报上姓名,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律心兰不屑的说:“就凭你也配,不过今天本妃心情不错,就告诉你吧,我是玉西国的心兰公主,也是你们城主新娶进门的夫人。”

  “你说——你是凌寂云娶进门的——夫人?”

  律心兰以为她怕了,高傲的仰首道:“正是。”

  猛然间双眸有些湿意,心酸涩得似要窒息,自己曾那么想要忘记的事情,一旦遇到或是有人提及,那些努力竟如此的不堪一击。

  秋风拂过,脸上有些凉意,泪水何时蔓延的,怎么不曾查觉?

  “姐姐,你怎么哭了?”伟儿稚嫩的声音响起。

  栀娘微微一笑,翻身抱着伟儿翻身下马,轻轻的抚着藏青的鬃毛,含泪笑道:“青儿,回去吧,不然他该着急了。”

  律心兰儿莫名其妙的从栀娘手中扯过马绳,骑上另一骑马,转身离去。

  “伟儿,我们回去吧,不然太晚了,姐姐就回不了家了。”捏捏他的小鼻梁,栀娘笑道。

  伟儿点点头,拉上栀娘的手说:“那我们现在回去把纸鸢收回来吧。”

  平静的河流悄悄的流淌,带走了方才心痛的思绪,也带走了仅有的瞬间期盼。或许老天爷给了自己一次亲自证实的机会,意在让自己彻底的死心。

  感谢你,我真的解脱了。

  将士掀开帐门帘,凌寂云健步朝马蓬走去,他心系边城里栀娘的任何一丝消息,期待这次回去,便能见到栀娘的身影。

  司徒零追上他,朗声道:“寂云,这么快就回去了吗?”

  凌寂云边走边说:“师傅,徒儿有事先回城了,有事您派人通报吧。”

  司徒零极为不悦的盯着那快速离去的背影,也猜到了他为何会如此的焦急,自语道:“华栀娘,你的本事可真不小,能让凌寂云产生如此之大的兴趣,老朽可真是小瞧你了。”

  来到马蓬,却没见到藏青,剑眉微拧,一旁吓得颤抖的马侍‘扑嗵’一声跪在地上:“王爷恕罪,小的罪该万死,请王爷责罚。”

  低声怒道:“发生何事?本王的马呢?”

第一百零六章 新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