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霸道得害怕

    藏青终究在城主府门口停了下来,守门的护院立即上前来牵马,凌寂云抱着栀娘翻身下马,牢牢着抓住她的手,害怕自己一放手,这来之不易的重逢瞬间化有乌有。

  栀娘始终没有勇气抬头,让他在前面拖着自己,手腕被他拽得生疼生疼。

  “爷,您回来——了。”松伯突然出现在门口,看到眼前的栀娘,惊得目瞪口呆。

  栀娘勉强笑道:“松伯,我——。”

  来不及将话说完,又被凌寂云一个用力给拽进了回廊里。

  湿的,什么都是湿的,发尖上的湿意凝聚成一颗颗小水珠,似此时的泪水,正激动、伤心、渴望、彷徨地断断续续的坠落。

  雅絮苑的门被大力的推开,栀娘让凌寂云甩进了屋子里,惯性使她差点摔倒在地上。

  望着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带着微恼的哭腔朗声问:“为何不回头看我?”

  心猛然抽痛,她不敢回头,害怕自己才铁的心会在那回眸的瞬间化成一滩柔水,紧闭了双眸,涩涩颤抖。

  箭步上前,掰过她的身子,发现她紧闭的双眸以及颤抖的身子,“你在害怕我,你为什么要怕我?”下一瞬间贪婪的吮吸着她的樱唇,栀娘此时能体会到的除了占有欲外,别无其它。

  缓缓的睁开眸子,眼中盈盈水纹,自己若在动一下,那泪水定会不顾一切的涌出来。

  他瘦了,憔悴了,在湿漉漉的发间竟发现了一丝苍白,心疼的抚上那丝白发,随即泪如雨下。

  感动她的体贴,紧紧的搂着她,头埋在栀娘湿嗒嗒的发间,温柔且强硬的霸道:“不准你再抛下我不管,不准你独自在我进不去的迷踪林里躲清闲,不准你动不动就离开我,不准你眼里没有我,我爱你,所以不准你不爱我,求你,不要怕我。”

  自己没有听错,他是凌寂云,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学会他的霸道?

  突然又将自己推开,走到一边去翻箱倒柜起来,随后取出一套衣裙仍在床上,将站在门口侍候的丫环招进来说:“快给她把湿衣服换下来。”

  求你不要这样关心我,我不想自己沦陷下去。杞娘心中暗暗期望,只怕是自己苦心的坚强根本早已崩溃得一塌糊涂。

  眸中含泪让丫环们换好衣服,系好最后一个衣袂后,栀娘依旧踏不出去。知晓他等候在门口,一个死而复生的人,自己该如何面对?

  老天爷收起了眼泪,展开了笑颜,几缕阳光透纱云泄满了大地,虽然琉璃瓦上还轻轻的淌着小水滴,可那几丝闪亮却给人释然。

  许久,栀娘提起了步子,鼓足了勇气从衣屏后走出来,门口,四眸相视,那瞳孔中皆蕴含着太多的东西,一阵缄默后,栀娘转身拿起自己的东西欲离去。

  凌寂云紧蹙剑眉,用仍旧湿着的身子挡在她的面前:“本王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

  微愣,随即冷笑:“哼,怎么?这么快就恢复本性了吗?您现在是在命令栀娘?还是威胁栀娘?”

  紧握拳头,气她忽略自己对她的好,对她的不舍。

  栀娘纵身一跃,风轻拂起几缕发丝,身轻如燕的飞上了房顶。凌寂云吃惊的看着那就要消失的身影:她何时学会的轻功?想到那个古怪的老叟,嘴角扬起一丝笑后追了上去。

第一百零九章 霸道得害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