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心、无语

  只是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了一道一道的破损,想来定是在地牢被鞭子抽打所致。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日子还要往下过,我想起了在现代的时候不知在那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那还不如快快乐乐的过。我打起精神四处开始找起了水源。这时那两位老者见我不哭了,还站起身寻找着什么,便好奇的走过来问:“姑娘,你在找什么?我可以帮你。”

  我回答道我回答道:“老伯伯,我在寻找水源。以后我们会在一起相处,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那位长脸的老者回答:“我在这崖底呆的时间长了,都不知自己叫什么了。以后你叫我无心吧,他叫无语。你呢?”

  我说:“无心、无语两位伯伯,我叫高彬,您二位以后就叫我彬儿吧!”

  那位圆脸的老者冲着无心叫道:“人家小姑娘问我叫什么,你抢什么话?彬儿我以后叫有心好了。你可真坚强,要知道我当时被他救活时也是缓了好久才想通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通了。好了,我带你先参观参观我们以后的环境。”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原来这崖下有几个天然形成的山洞,冬暖夏凉,他们把它当成住处,还有煮饭的地方。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在那有干净的水源。来到水边,我不由自主的往水里看自己的形象。

  这一看可把我吓了一跳,这是谁呀,满脸的干血痕,看不出本来的样子。而头发早已锈成一团,像一团乱草顶在头上,上面还有一些杂草和看不出颜色的干血团。我急忙在水里洗了个脸,这才感到清爽了一些。无心和有心两位伯伯看着我洗净的样子,不由露出赞赏的目光。

  在山谷里还有很多小动物,这也是他们主要的生活来源。在往不远处有一片树林,树林里有各式各样的鲜花。我一见鲜花可高兴了,急忙采了一大把拿在手里。无心伯伯在一旁教导着,这个花不能采有毒,那个花不要采危险,好看的花好像统统都有危险。

  我不满意的努起了嘴,无心伯伯一见笑道:“彬儿,要在这崖下生活,还真的学会一些医术。就算没人可医,也不能因为不识花草的毒性而被毒死吧。我怎么也算救了你一回,以后你跟我学医术吧。这也是我送你的见面礼。”

  有心伯伯在一旁一看急了:“你有见面礼我也有,彬儿你骨骼奇特,还是跟我学武功,我的功夫全都教给你。也算我给你的见面礼。”

  无心伯伯一听不高兴了:“我说有心,你是成心和我作对怎么的。我叫无心你叫有心,我刚要教彬儿医术你就要教她武功。教她武功有用吗?这里是绝地,出不去的。这里只有我们三人,她功夫再好也比不上医术好,以后说不定还能再救个人陪陪她。”

  有心伯伯一听丧了气,说道:“也对,反正你也出不去,还是好好学点医术好了。”

无心、无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