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手相救

    窦芽菜跟着进了安置刘皝的房,这古代不像现代有120急救中心,大夫跑过来不管怎么样都需要一段时间。她注意到刘皝身上有三处刀伤很深,要先止血消毒,她钻到他的床前,因为人矮,看不到他其他地方的伤,窦芽菜索性跳上床,蹲在床的最里边,检查刘皝身上的其他伤口。窦江和窦夫人以及其他几个信得过的侍卫看着窦芽菜忙来忙去的样子不甚其解,难道她还会医术。而窦夫人这时还不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黄毛丫头就是“私生女”。

  “赶紧拿香灰来!涂在伤口上,避免细菌感染!”她的声音又大又不容置疑,立即就有人依着她的吩咐拿来了香灰。

  窦芽菜将香灰洒在刘皝的伤口上,

  “豆浆,你们的裤子是怎么脱的?”这古代的裤子好麻烦,怎么扯也扯不下来。

  “……脱裤子?你要干什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公共场合问他,他是怎么脱裤子的。

  “脱了他的裤子呀。”

  房中的人听了个个目瞪口呆。

  刘皝迷迷糊糊中听到那个一直没降下调来过的声音说要脱他的裤子,他颤抖移动双手放在裤头处,结果被窦芽菜一眼就看见了。

  “啊!原来在这儿啊,还是你聪明,能听懂我的意思。”窦芽菜高兴地一把拿起他的手,扔在一边,然后用力一扯,刘皝的裤头便毫不含糊地松开了。

  窦芽菜横过身子,跨坐在刘皝的腿上,三下五除二将他里面的长裤扒了下来。刘皝下半身便只穿着一条仅到大腿处的布裤。

  “腿太白了,真难看!”

  窦芽菜明显感到刘皝浑身颤抖了一下。

  刘皝后来跟窦芽菜说,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女人当着众人的面扒了裤子,并且毫不委婉地进行批评,真是让他颜面尽失啊,而窦芽菜反驳说,那时我还不是女人呢,你是被女孩扒了裤子不是女人。

  “住手,不得无礼!”虽是十岁的孩子,但已经到了男女有别的年龄,怎可如此荒唐。

  窦江上前制止,结果换来窦芽菜的一记白眼:“到底是‘礼’重要还是‘命’重要,我在检查他身上的伤。得在大夫来之前给每个伤口止血,这香灰经过高温消毒,可以暂时止血。”窦芽菜说了些现代的词语,听得人一愣一愣的。

  后来,经皇宫里的太医证明,窦芽菜在大夫来之前用这种方法给刘皝止血是必要的,若不止血,就算没有血流而亡,也会加长恢复期,造成日后的体虚。

  所以算起来,窦芽菜刚来到古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救了六王爷刘皝一命。

出手相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