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手伤人

    若是一般的人,流了这么多血没有十天八天是醒不过来了,但是刘皝年轻又身强体壮,加上用的药又是见效最快的药,因此,窦江他们在房中守到晚上的时候,他已经醒了过来。

  “参见六王爷,六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窦江领头,其余人等均跟在后面对刘皝跪拜。

  “哇……”窦芽菜睁大了眼睛,这就是古代人跪拜王爷的架势吗?再看了看接受跪拜的人,面无表情的样子,好拽啊。

  刘皝看了众人一眼,一下子便发现站在他床前盯着他,流出了口水的脏兮兮的人,她不但没有下跪,身子还微微倚着他的床榻。

  这个是不是那个见死不救又良心发现,后来还脱了他的裤子的人?可真脏的一个人,那脸大概从来没洗过,还有头发乱糟糟的像一个鸡窝,身上的衣服更是散发出一股酸臭味,刘皝皱了皱眉头,这窦江的府上,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

  窦江发觉豆芽菜不但没下跪,还两眼发光地盯着六王爷瞧。

  “雅彩,不得无礼,跪下。”

  “嗨,你好,我叫窦芽菜,你叫刘皝是吗?”窦芽菜不但不跪,反而一跃一屁股坐在床边。

  房里的人同时倒吸了口冷气,然后开始闭眼等着惨剧的发生,因为按照以往,哪个陌生的女性这么靠近他,后果一定是——被扔出去。

  “豆芽菜?”结果,刘皝不但没有将人扔出去,反而问起了问题,这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

  “小兄弟,你的名字很奇怪。”

  原来如此,刘皝是把窦芽菜当做男的了,窦江心中暗自祈祷窦芽菜不要自己说破自己的身份。

  “什么啊,我这么美丽乖巧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被你认为是小兄弟呢。”窦芽菜不满地纠正,丝毫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会有什么反应。

  什么?女的?她这个样子是女的,刘皝足足愣了好久。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我……”窦芽菜还没说话,便感觉被一只手举了起来,然后往空中抛。

  “啊啊啊~~~”一阵连环的尖叫声中,窦芽菜被刘皝扔出好远。众人齐齐闭上的眼睛,不忍看到惨剧的发生。

  “哎哟,好痛啊。”窦芽菜揉着身子站了起来,亏得她,那单薄的小身子都快散了架了,“刘皝,你有毛病是不是?我救你,你反而打我,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以为恩将仇报很了不起!”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别忘了,窦芽菜在现代是跆拳道高手),她已经跳到刘皝面前,一个劈腿,单脚独立,腿劈到刘皝的肩膀上,双手握拳,摆成跆拳道的基本动作。

  那一脚可是不偏不倚劈在刘皝肩膀的刀伤处。刘皝双眼一瞪,肩膀一垮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可是刘皝扔女后,第一次被当场反抗,而且反抗的程度如此激烈,后果是让他的肩膀多吊了一个多月。

  房中立即一片混乱,大夫们急得满头大汗,窦江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将六王爷带回来救好了,要是又死在太尉府,那……肯定是诛九族了啊。

  “窦芽菜,你这个……”窦江两眼一闭,话没说话,就倒了下去,房间里有掀起更大的一波混乱。

出手伤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