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园再遇

    窦江以为刘皝就此回皇宫了,没想到他却提出来,要在太尉府停留数日。这让窦江又喜又忧,喜的是这意味着未来皇上对太尉大人的信任,忧的是府中女眷的安全问题。

  前头已经说到,刘皝厌恶女人的程度几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任何女人,若是碰触到他,都会被一视同仁地对待——二话不说扔出好几丈远。他刚来三日,便先后有两人被扔,一个是刚认的女儿窦芽菜,一个是小丫鬟无双。窦芽菜被扔后没有受伤,反而将六王爷给打倒了,小丫鬟被扔的不躺上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的了。

  这样说来,窦江得命令所有女眷与六王爷保持一丈意外的距离了。

  窦芽菜由丫鬟伺候着洗澡换衣,窦府的老爷夫人少爷小姐们每个人的厢房后面都有一个大的木澡盆,比现代的浴缸大了两三倍,中间用一块屏风与房间的主卧隔开。因为窦芽菜身上有些酸臭,丫鬟们采了一篮子花瓣放在她的澡盆里。

  丫鬟不断将凉掉的水舀出再换上热水,花瓣的天然香气袭来,好不惬意呀。这个澡,窦芽菜洗了近两个时辰,若不是有些头晕了,还是要洗下去。

  洗完澡,换上了新的衣裳,窦府有自己的裁缝,每年府里人的衣服都由裁缝缝制,因为窦芽菜刚来,裁缝们刚给她量了尺寸,衣服也在赶制中,窦龙氏便将窦碧玉小时候的衣服拿了来。一件淡绿色的纱裙,穿在窦芽菜身上不见窦碧玉穿时的文雅,但却多了几分灵动。

  “你看看,连衣服你都要穿我的呢。”窦碧玉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淡淡的,漫不经心的对窦芽菜说道,这一句话,就将窦芽菜踩到了脚下。

  穿好衣服后,丫鬟们将窦芽菜带到镜子前,她们商量着该给她编个什么头型比较好。

  “我看数个蝴蝶髻吧,跟这身裙很配。”

  “不,我觉得二小姐瘦瘦弱弱的,挽个髻,让发丝多垂下来一些更好。”

  窦芽菜被夹在中间,她眼睛骨碌骨碌地在每个人脸上转来转去。

  最后她推开众人,站了起来。

  “谢谢各位姐姐啦,我自己来吧。”说着,窦芽菜拿起木梳在脑后扎了个马尾,晃了晃头,再看看镜子,之前脏兮兮的窦芽菜完全变了个样,虽然没有窦晓苏那小公主的粉嫩可爱样,但是那清瘦的脸蛋更有一股柔弱的美,再配上那双机灵的眼睛,嘿嘿,大概是天使和恶魔最绝妙的组合了,窦晓苏就要借着窦芽菜这幅皮囊在古代开创一个新的时代了。

  梳洗完毕,窦芽菜决定先在这窦府逛一逛,熟悉一下全新的环境。

  可能是为了安全着想吧,窦芽菜发现窦府只有一座院门,平时,院门一关,便处于一种完全封闭状态。院门开在东南角,大小占了近一间房的面积。窦府的内宅居住的分配是非常严格的,内宅中位置优越显赫的正房,给窦江居住。

  北房三间仅中间一间向外开门,称为堂屋。两侧两间仅向堂屋开门,形成套间,成为一明两暗的格局。 堂屋是起居、招待亲戚或年节时设供祭祖的地方,两侧是厢房。 东西两侧的卧室也有尊卑之分,东侧为尊,由正室窦龙氏居住,西侧为卑,由窦江的妾室居住。

  东西耳房--可单开门,也可与正房相通,一般用做卧室或书房。东西厢房则由晚辈居住,厢房也是一明两暗,正中一间为起居室,两侧为卧室。 也可将偏南侧一间分割出来用做厨房或餐厅。

  窦府属于四进院落,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园中有各种奇花异早。

  窦芽菜正是在窦府花园再次碰到刘皝的。

花园再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