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授受不亲

    当时,刘皝穿着白色的袍子,外面罩着一层黑纱,站在水池旁边,望着前方,面带微笑着若有所思,听到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后,他回头看了窦芽菜一眼,那笑意还没有从脸上褪下来。窦芽菜顿时想到了汉朝李延年的一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刘皝真是个美男子啊。

  想起两个人之间的“恩怨”,窦芽菜决定退让一步,毕竟人家也是皇帝老儿的亲生儿,她只是太尉遗弃多年的女儿。她转身欲走。

  “站住!”刘皝出声,颇有帝王的风范,“见到本王竟敢不跪?”

  “窦-芽-菜-参-见-六-王-爷,六-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窦芽菜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道,象征性地曲了曲膝盖。

  “过来!”刘皝转过身对言不由衷的人命令道。

  “请问六王爷找我有什么事,在下腿脚疼痛,不方便过去。”过去,又被他扔来玩么?上次他有病躺在床上,她自然占尽了优势,而现在一个人高马大,一个弱不禁风。

  “本王命你过来。” 刘皝忽略了她乱七八糟,可笑至极的一下我,一下在下的称呼。

  刘皝后来想到,大概自己当时眼睛出了问题,要么就是窦府的光线不太好,因为他觉得这个时侯的恶魔窦芽菜竟然有一种弱柳扶风的味道。

  “刘皝,你是不是想再扔我一次?”

  “过来。”

  “不……好吧,小女子遵命!”窦芽菜极不情愿的扭动着身子移步到刘皝的身边去。因为眼睛没有看路,心里又想着若他动粗,她该用哪招哪式应对。结果一脚踩在池子边上,脚底一滑,眼看着就要掉下水池里了。她尖叫一声,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落水的命运。好丢脸,竟然在“敌人”面前摆了个大乌龙。

  “咦?”等了半天没有落水,反而感到贴在一个舒服的怀抱里,她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吓,刘皝放大的俊颜就在她的眼前。啊,是他及时抱住了她,才让避免了落水的厄运。他不是厌恶女性的靠近吗?

  哗,太帅了。鼻梁又高又挺,嘴唇的弧度很好,眼睛很深邃,像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潭。原谅她吧,现在,现代的孩子本来就比较成熟,何况是神童窦晓苏呢,对男人自然已经有审美的能力。

  “嘶~~”刘皝倒吸了一口冷气,窦芽菜一看,才知道她刚好压在了他的伤口上。

  “啊,六王爷,对不起,小女子得罪了。”窦芽菜急着起身,结果才发现脚扭了,刚站直又歪了下去。

  “你今年几岁?”

  “虚岁一十。”窦芽菜索性坐在地上,揉着脚踝,皱眉回答他的问题,“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啊?”

  “随便问问。”刘皝蹲了下来,抓过她的脚,脱掉她的绣花鞋。

  “那个,六王爷刘皝,孟……孟子他老人家说过,‘男女授受不亲,礼也’。”

授受不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