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舞文弄墨

    看着小福把饭菜端走,窦芽菜觉得自己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了,唉,刘皝也不可能像她的爸爸妈妈一样会好心地帮她找个台阶下。今天,就饿着吧。

  “等一下,拿回来吧。”

  “嗯?”窦芽菜疑惑地看着他。

  “本王饿了,刚才完膳没有吃饱,现在想在吃,窦芽菜,你陪本王吃吧。”

  嘎?他这是说真的,还是在找个台阶让她下来。

  “吃吧。”

  “那……我就陪你吃好了。”

  菜式很丰富,应该是刚做出来的,一只大龙虾,一只鸡,还有看起来像甜品的东西。

  刚开始吃的时候,窦芽菜还能保持优雅,但吃到后来,她的吃相简直可以用“狼吞虎咽,恶鬼抢食”来形容,夸张的是,饭粒掉了一桌子,她根本来不及顾及这些,等把满满的一碗饭吃完,她才稍微停了下,抬头一看。天啊,刘皝的吃相居然那么优雅,那双筷子在他的手里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他的饭菜刚吃完不到一半,龙虾肉也被他夹好放在碗里,然后去沾配置好的盐碟。而窦芽菜,就差没把龙虾抓起来,直接啃了。

  她不好意思地将桌上散落的饭粒一颗一颗捡起来,放到一旁的空碟中。

  “别捡了,捡了还要掉。”刘皝淡淡地说了一句,让窦芽菜无地自容。

  “刘皝,你的吃相还真优雅,不愧是皇室的人。”窦芽菜又喊回他的名字了,“跟我的碧玉姐姐一样优雅。”

  “你会写字吗?”由她的遣词用字,刘皝认为她应该是会的。

  “学富五车。”窦芽菜努力吞下口中的饭,丢给他一句,一点也不谦虚。

  刘皝听了,皱了皱眉,“做人要谦虚。”

  “我们那更喜欢说‘做人要厚道’。”窦芽菜答非所问。

  这个朝代的风气比较开化,女孩子可以去学堂读书写字,有钱人家的小姐则请先生回来教。但那些低等的人,一般是不会去接受教育的,比如像窦芽菜这种被爹爹丢弃,娘又是青楼女子类型的人。

  看刘皝质疑的眼光,窦芽菜笑了。

  “本王就来考考你。”

  ”放马过来,接招便是。”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后面的句子是?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这首出自诗经·周南《关雎》”

  窦芽菜流畅的背出,而后骄傲地看着刘皝,“那我问你一个问题看看。”

  “问吧。”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在河之洲’所指究竟是何处?”嘿嘿,这是一个现代才解决的问题,看你怎么回答。

  “……”

  “不知道了吧,我来告诉你,《关雎》中的“在河之洲”所指何地,多少年来,从教科书到《诗经》的多种版本,均未明确注释。经我们考证,就在黄河中游,乃河南省济源市坡头镇西滩村也。”

  “这是何处?”

  “这是你不知道的处。总之,你知道的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这就是穿越的优势,不,这就是神童穿越的优势。”

  “是有些墨水,难怪会有些奇怪的见解。既然读过书,‘女子无才便是德’听过吧。”

  “狗屁!”窦芽菜话一出才知自己有多粗俗,她从刘皝皱着眉的样子知道自己动了不该动的“粗”。

舞文弄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