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刘皝送饭

    等窦芽菜花了近半个时辰一瘸一拐走到膳堂的时候,偌大的室内已经摆上一张圆桌,上头排满了山珍海味,不过大部分都快见盆底,说的那个一点,都是些残羹冷炙了。那个时候,瘦弱的窦芽菜看着那几个人好像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样子,心里有点点被看扁的感觉。

  刘皝一个人坐在上首,窦江坐在左边,窦夫人坐在右边,窦碧玉坐在末尾,她进去的时候,她的姐姐窦碧玉脸上正含着温柔惬意的笑。奇怪了,刘皝怎么会跟碧玉姐姐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内吃饭呢?按常规,他不是应该把窦碧玉抓起来,扔出去的么?窦碧玉低头思嗔着。

  “哎呀呀,芽菜,你才来呀,你看这……咱们都吃完了。”窦龙氏好像突然发现了窦芽菜似的,愧疚地说道。

  “没关系,我不饿。”其实窦芽菜好饿好饿了,从古代来到现代,她还没有正式好好吃过一顿饭呢,但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所谓贫贱不能移。现在,就算饿死,也不能说饿。

  “我看这样吧,小玉,把这些剩饭剩菜热一热,端给妹妹吃吧。这些菜都挺好的,想来妹妹在外面并没有吃过。”窦碧玉轻声细语地说道。

  真是绵里藏针,温柔一刀。厉害呀,厉害。这温柔的一招,她就永远学不会。

  “谢谢碧玉姐姐雪中送炭般的温暖,妹妹真的不饿,我先回房间了。”窦芽菜一瘸一拐地穿过桌子,向她的西厢房走去,经过的时候,她不由得看了刘皝叔叔一眼,他正低头饮茶,并没有看她。不知道为什么,窦芽菜突然觉得有点难过,有点悲哀。她有点想念他刚才说过的一句话——“窦芽菜,痛吗?”

  窦芽菜回到房间后就关上房门上床睡了,她记得她的现代妈咪跟她说过的话:

  “如果妈妈不在身边,爸爸又没做饭,你又没钱,还饿得慌的话,就去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知道了吗,晓苏?”

  “妈妈,我知道了。”

  不过,这天晚上,窦芽菜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她爬了起来,打开窗户,无限惆怅地想要看看月亮,像一个真正的古人那样——吟诗作对,感叹一句秦时明月汉时关。但偏偏,连天气都跟她作对,今晚是个月黑风高夜,哪有月亮呢。连星星也就只有一颗北极星,窦芽菜突然无限悲伤地觉得,她,就是那颗孤零零的北极星。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呀,我睡了。”

  “二小姐,我是厨房的小福,给您送吃的来了。”

  吃的?窦芽菜两眼放光,但随即又掐了自己一把,不就是一个吃的么能把你兴奋成这样?

  “小福啊,我不饿,我已经睡了,明天再吃吧。”

  “还装!”窦芽菜准备回到床上去,门却吱呀一声开了。刘皝正站在门口,弯腰跟在后面的是端着盘子的小福,窦芽菜忍不住看了一眼,好丰盛啊。

  “窦芽菜参见六王爷,六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窦芽菜行了个大礼。

  “吃吧。”刘皝示意小福将饭菜放到桌子上。

  “六王爷,是这样的,古语有云,‘不吃嗟来之食’,我……”

  “真不吃?”刘皝没等她说完大道理便问道。

  “……嗯……”真要斩钉截铁说出“不吃”这两个字又有些犹豫了。

  “小福,进来撤走吧。”刘皝对站在房外等待传唤的小家仆吩咐道。

  “是,六王爷。”

刘皝送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