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路见不平

    刘钬朝围观的人群走了过去,但那可笑的小男孩却一转身就不见了踪影,人呢?哪里去了?他举目四望。

  “来来来,这位公子你来评评理,你看看她该不该赔我五十两银子。”

  刘钬正在人群外正疑惑着,却被一膘肥体壮的大汉拉进人群中,请他评理。刘钬感到恼怒,浓黑的眉毛不悦地皱在一起,从小被捧在手心里的八王爷何时被人这样粗鲁的对待过。他嫌恶地看着他留在他衣袖上的手印,忍住想要扁人的冲动。

  一个吓得嘤嘤哭泣的脏兮兮的小女孩被大汉像小鸡似的拎在手里:

  “你把我的鸡弄死了,不赔五十两休想离开。”

  “……这只是一只小鸡,最多一文钱。”小女孩怯怯地说道。

  “一文钱?我这个鸡会长大,长大又能下蛋,下了蛋能卖钱,还能孵****生蛋,蛋生鸡,鸡生蛋,蛋生鸡,五十两银子算是便宜你这小乞丐了。”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谴责着这大汉,但碍于自身安全的考虑,谁都不敢吱声帮帮可怜的孩子。

  刘钬见着,脸上的怒气越来越重,这明明就是谬论,一个大男人欺负小女孩,成何体统,简直不配做他父皇的子民。

  “大胆刁民!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欺压百姓?!快把她放了,否则我窦芽菜窦公子,铁定教你吃不完兜著走!”刘钬

  正想开口呵斥大汉的无理,却看见刚才消失的小男孩突然冒了出来,而跟在她后面的是气喘吁吁的小泥巴。他们的头发衣服都乱了,看得出主仆两人是趴在地上从人缝中钻爬进来的。

  窦芽菜误以为是刘钬带着那大汉在欺负小女孩,因为从她的方向看上去,刘钬像个主子,而大汉则是他打手。

  小泥巴一看刘钬的衣著,直觉得此人绝非窦芽菜口中单纯的“刁民”,可能是哪个了不得的大官的公子。不行,她得赶快阻止这个有勇无谋的笨小姐,“小姐,你别多管闲事了,咱们快走吧!”她揪著窦芽菜的衣袖低声的说。

  “站到一边去,别碍手碍脚妨碍我救人。”窦芽菜烦躁的抽开袖子,推她到一旁。“快点放了可怜的女孩子,你说你,穿着人模狗样的,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来讹诈!”

  刘钬被她这样呛了一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

  “你什么你?还不快滚,一只小鸡五十两,你怎么不去找你娘生小鸡给你玩,五十两,那样你们家可以做天下第一富翁啦。”真是气死了,没见过这么人面兽心的东西。

  “你……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刘钬的气也上来了,无缘无故被她冤枉,还连带把他的母后给骂了,而且一向在母后和六哥面前伶牙俐齿的他,半天只说了个“不可理喻”。

  “你才不可理喻!哼!”窦芽菜伸手到大汉的手里将小女孩救回来。

  “你少管闲事,我一下子可以把你扔的骨头粉碎!!”大汉才不会怕这样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孩子。

  “你敢!你试试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这种威胁,没王法了吧。”窦芽菜挺起小小的胸膛,绝不示弱。

路见不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