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突然袭击

    刘皝走进来,瞥了窦芽菜一眼,意思是,窦芽菜你别以为没人知道你话里的意思。而窦芽菜则垂首站立,也不知道她是真没看见他还是假没看见。

  “儿臣给母后请安。”

  所有的女眷,包括窦碧玉,除了皇后和窦芽菜,其他所有人见刘皝进来了,纷纷后退好几步,尽量站在离他一丈开外,动作齐整的像是经过特训一般。大家都知道刘皝的怪癖,见到他便撤离已经成了最本能的反应之一。

  “六儿,这些日子你都去哪里了?前些天本宫特意让段严去你景阳宫守着,你可倒好,影子都见不到。”皇后佯装发怒。

  “儿臣为父皇去民间微服私访了。没能来给母后请安,请母后责罚。”

  刘皝话音一落,便听到一个类似于哂笑的声音,那声音正是从窦芽菜那传过来的。窦芽菜想着,原来刘皝也会睁眼说瞎话,而且说得让人无法反驳,看看皇后娘娘听到他的话后想骂又骂不出了的样子就知道了。

  “罢了罢了。今日本宫特别传唤窦太尉府的碧玉老永宁宫,把你叫来,是想先让你们见见,我看这碧玉温婉可人,知书达理,又生得那般俊俏,想当场考考她,毕竟你的王妃将来可是要做皇后的人。”皇后对于自己的儿子刘皝登上帝位非常有信心。

  “母后随意便可,儿臣有事先告退。”

  “什么随意,告退的,要娶王妃的人是你不是我,除非你父皇传旨,否则今天没有本宫的同意你休想离开这永宁宫的珞璃阁半步!”

  窦芽菜用眼睛的余光在皇后和刘皝的脸上扫来扫去,哗,皇后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刘皝都撤回刚外走一步的脚了。

  见刘皝退了回来,皇后才稍稍顺了气。

  “皇后娘娘莫要生气,碧玉想六王爷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才会要走的。碧玉在家的时候自学过医术,生气乃是百病之源,经上记载,生气至少有十大害处:伤脑、伤神、伤肤、伤内分泌、伤肺、伤肝、伤肾、伤胃、伤貌,皇后娘娘乃绝世佳人,更当为皇上和百姓保持心情舒畅。”窦碧玉侃侃而谈,得体的语言和姿态让皇后对她的喜爱之情又加深一步。

  “还是碧玉体贴懂事。”

  “是皇后娘娘教导有方。”

  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听着母后和窦碧玉的对话,刘皝只觉得百无聊赖,突然之间起了捉弄那个假装一本正经的豆芽的玩心。趁着没人注意,他悄悄伸出长腿,踢了窦芽菜的后膝盖窝一下,窦芽菜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最怕痒的地方受到突然袭击,双腿一软,就那么直直的跪了下去,还发出相当大的声音。

  她的动作吓了正和窦碧玉交谈的皇后一大跳,一回头却看见窦江“认领”的女儿直直跪在了地上,窦芽菜知道是刘皝搞的鬼,但此时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你为何突然跪下!”皇后语气颇为严厉。

  “我……”窦芽菜脑子子迅速思考着该怎么应对皇后的问题。

  ——

  ——

  作者有话说:

  看在窦芽菜的份上,也要收藏推荐啊

突然袭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