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夫复何求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线。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窦芽菜站在花池边,像个真正的古人般,吟诵着唐代贺知章的《咏柳》。

  不知不觉春天就来了,窦芽菜已经来古代好一阵时间了,大概是三个月的样子。她渐渐已经熟悉了古代的生活,和小泥巴建立了深厚的主仆情谊。在窦府,除了窦江,其他人依然当她是个不受待见的外来者,同时不变的,还有她枯瘦的身子。

  自从害刘皝在众目睽睽之下跌了一跤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听她的爹爹窦江说,他与那个让她感到害怕的三王爷争夺帝位的战争日渐白日化,朝中的某些大臣们渐渐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保皝派”,一派叫做“保琰派”,就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来说,刘皝占了很大的优势,因为他自小就最得皇帝宠爱,这是其他任何王爷都比不上的,而且刘皝的娘是皇后,皇后家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但是比起刘皝来,但是三王爷刘琰办事谨慎、心思变化多端,比起刘皝的耿直来,他更懂得皇帝的心思,而不像刘皝因为自小受宠爱,心气难免高傲些。

  “二小姐,原来你在这儿呀,让我好找,大小姐正在前厅练御前表演的节目呢,老爷让我来找你去观赏。”小泥巴气喘吁吁地跑来跑去找窦芽菜,最后在池边找到了手中折柳、口中吟诗的窦芽菜。

  “御前表演?”

  “这是每年春天都会在宫里表演的一个节目,五品以上的官员家派出一名小姐在御前进行表演,皇上和皇后以及宫里的娘娘和公主们都会去看,每次都要选出一名表现最好的,皇上会亲自给赏赐呢。今年御前表演的意义又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明里是观赏性的表演,实则是给六王爷选妃吧,因为听说自从大小姐去宫里面见皇后娘娘,六王爷也去看了的消息传开以后,很多官家的千金小姐们也开始跃跃欲试了,大小姐突然之间又有了竞争对手了,这不,天天不分昼夜的练习呢。”

  “哦?那我得赶紧看看去,给她加油打气。”看着窦碧玉那份迫切想成为王妃的心,真是让人动容,但愿老天成全这执拗的女子吧。

  刚至大厅,便听到旋律优美的箫声,远远看去,正翩翩起舞的窦碧玉就像一只轻盈的孔雀,袅娜的身姿让人流连忘返,窦江和窦碧玉都颔首点头微笑。

  窦芽菜想起了唐诗绝句《汉宫曲》 “水色帘前流玉霜,赵家飞燕侍昭阳,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这首诗描写的是,在月儿皎洁的秋夜,洞箫吹着优美的旋律,在昭阳宫侍奉皇帝的赵飞燕,随着音乐的起伏跳起了掌上之舞。虽然现在不是月儿皎洁的秋爷,但这暖阳照耀的春日,窦碧玉的舞姿更给人一种明媚的诱惑感。

  唉,刘皝大叔,获此贤妻,夫复何求啊。

夫复何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