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刘皝太老

    窦芽菜的表演震惊了整个皇宫,这厢,窦碧玉的腿缠上了厚厚的纱布,被她娘和丫鬟们抬到床上,嘴里还不忘问着,“窦芽菜上去表演了吗?窦芽菜上去表演了没有?她……她不能去表演,不能!”

  “哈哈哈,实在是太妙了,朕看了这么多年的御前表演,还从来没看过像窦芽菜这种表演的,妙,实在是妙啊。朕要大大的赏赐。芽菜,近前来说话。”窦芽菜将现代古代要素融合在一起的表演让皇帝颇为赞叹,尤其是后来“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几个歌功颂德的字让皇帝陛下龙颜大悦。

  “是。”窦芽菜站起来,跪在皇帝跟前,这个皇帝看起来比较哈皮。

  “今年多大?”

  “回皇上的话,芽菜今年一十。”

  “嗯,不错不错,小小年纪竟然有这等才艺,窦卿家,教女有方啊。”

  “……臣,谢皇上夸奖。”实际上,窦芽菜的成长窦江是没有参与过的,皇帝的这一句“教女有方”让窦江有些无地自容。

  “六儿,你觉得这小女娃表演的如何?”皇帝突然转过身问他那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六儿子刘皝。

  “咳……”刘皝咳了一声,“回父皇的话,儿臣觉得……觉得……尚可【一般,还可以的意思】……”

  “窦芽菜你不错呀,朕这个宝贝王爷儿子可从来不会开口夸奖别人的,今天你他得一句‘尚可’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谢谢王……大叔,我对你对我的肯定表示肯定。”什么玩意儿嘛,没看到窦碧玉表演也用不着那副死人脸吧,尚可,我还下可呢。

  窦芽菜的一席话惹来一阵轻笑。

  “不要叫我王大叔!”刘皝嚯得从皇帝身边站起,不顾自己父皇还在讲话,就走到窦芽菜身边,将她从地上一把拉起,咬牙切齿地说道。刘皝自打从娘胎出来,还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哦,那叫你六……叔,六叔,六叔、刘皝大叔、王大叔……。”窦芽菜不怎么怕他发火,而且,她喜欢看他发火的样子,很帅很暴力。

  “你!”果然,刘皝只觉得头上冒汗,都快黑线了。“我很想把你切碎了,豆芽。”

  “大……大叔,君子动口不动手,君子一言四马难追,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不会真的这么没品吧,而且你的父皇还在此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的意思是——在我心目当中大叔是一个君子,君子懂吗?君子喻于义的君子。”

  “那君子无所不用其极,你有没有听说过。”

  “好啦好啦,六儿,芽菜是小孩子,你怎么那么较真。”皇帝惊讶地看到他的儿子动怒了。

  “就是啊,大叔,我这么可爱这么漂亮,你……”

  再次碰到刘皝不悦的目光,窦芽菜乖乖闭了嘴。

  皇后看着儿子真的并不排斥窦芽菜的接近,甚至主动走至她身边的时候,心却开始慢慢往下沉,她还注意到了皇帝眼中对窦芽菜赞许的目光。

  “父皇,今日的御前表演,窦芽菜无疑是表现最好的,儿臣觉得应该将窦芽菜许配与六弟才是。”三王爷刘琰突然说道。

  这一句话犹如平地里的一声闷雷,现场一阵安静之后,便同时响起了两个反对的声音。

  一个是皇后:

  “荒唐!三王爷,琰儿今年二十二,窦芽菜才一十,这不是笑话吗?你想要看琰儿的笑话,本宫恐怕是不答应的。”皇后直接将窦芽菜定义为——“刘皝的一个笑话”。

  另一个是窦芽菜:

  “啊!三王爷,你乱说什么?我才不要嫁给刘皝大叔!他这么老了,好老好老,跟我爹一样老!我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皇母后,我这么建议正是为六弟着想,他不喜近女色,与窦芽菜在一起,不正合适吗?”

  “你……”

  “你放屁!放你妈的狗臭屁,丫丫个呸的!”窦芽菜打断了皇后的话,直接将一串脏话吐了出来,然后站到刘皝前面,脸贴着刘皝的胸膛,闭了一下高低,“你看看你看看,配吗配吗?”

刘皝太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