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碧玉好惨

    窦芽菜来了?刘皝步入正厅,一眼望去,一个消瘦的背影正对着他,头上盖着头巾。

  这是景阳宫里第一次进来除了皇后和他几个皇姐之外的女人。

  “转过身来!”

  头巾下的人缓缓转过身来,那百转千回优美的姿势让刘皝肯定这个人——她一定不是窦芽菜。那女子又缓缓地站起来朝刘皝走过去,柔媚地朝这个肩负将来社稷的男人弯腰行礼,再轻启朱唇:

  “六……啊~~”

  一个六字刚吐出口,便被刘皝一把拉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景阳宫外扔了出去,窦碧玉尖叫一声,身子狠狠地撞在门口的柱子上,再掉在了地上,口中一口鲜血吐出,那头巾也落了下来。

  “六……六王爷……”

  刘皝转过身,单手一带,宫门在窦碧玉面前无情地合上了。路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将窦碧玉从地上扶起,抬在专门抬被刘皝扔伤的躺椅上,那工具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今天的担架。

  “不……”窦碧玉挣扎着开口,“不要躺这个……”她坚决不要躺在上面,被太监们抬着在宫里穿行,这太让人难堪了。

  “碧玉大小姐,您就忍忍吧,您的另外一只脚怕是也摔坏了,根本就是双脚都无法着地了。”

  窦碧玉无力地闭上了美眸,任太监们抬着从景阳宫一路走出皇宫,在从宫门口一路送回了太尉府,跟两年前一样,她再次成为了众人的笑柄。

  “窦芽菜,你害得我好惨!”

  窦芽菜拿出挂在脖子上的玉握在手里把玩着。

  就是这块玉把她从现代送到了古代,这块玉一直带在她的脖子上,那天刘皝大叔将它从怀里拿出扔到了她的脚边。

  “这玉,怎么会在他的身上呢?不是一直挂在我的脖子上吗?”她坐在小泥巴床上反反复复地想这个问题。

  “二小姐,这其实是上回在逸风楼,你不见 ,我们在地上捡到的。昨天我也看清楚了,是六王爷从怀里掏出来,然后很生气地扔给你了。我还以为他当天就还给你了。”

  “你说他是不是想据为己有,然后又怕被发现,才想要趁着昨天混乱的状态,神不知鬼不觉地还给我呀。”

  “说不通啊,皇上那么疼六王爷,他要什么没有,怎么会贪图二小姐你这块连我都看不上的玉呢。”这块玉粗糙无比,怕是一钱银子也不值的。

  “说的也是。不管了,反正他本来就不太正常,我们不要跟他一样发神经了。”

  “嗯。二小姐,六王爷这仍人习惯还这是可怕,下回若进宫,打死我也不去了。真不知道宫里的那些小宫女们是怎么活过来的。”

  “所有怪癖的形CD是有原因的,刘皝大叔这样也肯定有原因。”

  “砰……”小泥巴的房门被撞开了,窦龙氏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后妈来了,后妈典型的形象出来了。】

  “窦芽菜,老爷将你捡了回来我可是半句话也没说过,但是,你为什么要害碧玉呢,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姐姐,你让她如此难看,她还怎么活下去。”窦龙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窦芽菜的罪行。

  “姐姐她怎么了?”

  “怎么了?你让人把她抬到景阳宫六王爷那里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六王爷那吓死人的怪癖,我可怜的碧玉哟,前两天在皇宫表演遭遇陷害摔坏了腿,今日被六王爷一鼓捣,另一条腿又折了。我不说你了,出来吧,家法伺候,碧玉说了,她伤了两条腿,你怎么也得赔上一条,否则她抑郁心结。”

  意思是,要打断她一条腿?

碧玉好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