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玉小玉

    “你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要问吗?刘皝大叔。”

  难以启齿?

  “又胡说!”虽然偶尔能听到她一些精辟的话,但她在刘皝的心目中大多数时候是处于“胡说八道”的状态。

  “那你怎么又不问了呢?我都做好充分的准备要回答你的问题了。”

  “咳……那块玉……?”刘皝手握成拳放在嘴唇边,有点吞吐地问道,犹豫着该怎么说出口,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窦芽菜那块玉一天到晚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害得他黑眼圈都出来了,每天面对赵南关切的目光,他还要编些冠冕堂皇的说辞,前天看《史记》、昨天看《资治通鉴》、今天该看《春秋》了。

  “你是说我的这块玉么?”就在刘皝红着脸纠结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窦芽菜却从怀里把玉掏了出来,在两人中间晃动。

  嘎?刘皝脸上的红潮还来不及褪去,就看见那块劣质的糙玉握在窦芽菜的手里。

  “是这块吗?”

  “……不是,本王并不是说这个,本王说的是……”

  “你明明就说……‘那块玉’……”

  “哪块玉?”

  “这块玉!”窦芽菜将她的玉举到刘皝眼前一厘米的地方。

  “本王说的是自己的玉,我父皇赐给我的。”刘皝长腿一伸,挺直腰杆,大手一撩,撩起袍子,拿出挂在腰际的玉。

  窦芽菜悻悻地缩回了手,这个时侯刘皝那样子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嚣张的暴发户。

  她的这块玉跟他的白玉比起来真的是“小玉见大玉了”,他的那块颜色洁白,质地纯净、细腻、光泽滋润,为和田玉中最优质的品种。

  “那我的玉为什么会在你那里呢?小泥巴说是那时在逸风楼时,你捡到了,可是却没有及时还给我。”这也是窦芽菜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咳……这东西太低层次了,本王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上。”

  “哦。”原来如此,这个说法还说得过去,“刘皝大叔你还是娶了碧玉姐姐吧。”

  想着说着,她又将话题绕回他的婚姻大事上。

  “说出一个理由来。”

  “理由?理由……俊男美女是最绝佳的组合。”

  “无盐女和齐宣王呢,无盐是个长相落陋不堪的孤女,生得臼头深目,长指大节,卯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如漆。令人望而却步,年过四十,不但流离失所,甚至无容身之处。她却配了英俊倜傥的齐宣王。”

  “那……碧玉姐姐多才多艺。”

  “女子无才便是德。”

  “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一副臭皮囊而已。”

  欧买嘎滴,刘皝大叔对答如流,不能用传统的方法来对付了。

  “我们这么有缘分,看在我们的缘分上,你也应该为我考虑呀,碧玉姐姐要是这辈子不能嫁给你,我就要一辈子做小白菜了。”如果我不能回现代做回窦晓苏的话,当然这句话她是放在心里说的。

  “我们有缘分?何以见得?”

  “嗯,你看,你管这个东西叫什么?”窦芽菜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问道。

  “杯子。”

  “我也叫它杯子。”

  “那这个呢?你叫它什么?”

  “铜镜。”

  “我也叫它铜镜。”

  “还有这个呢?”

  “花瓶。”

  “没错,我也叫它花瓶。刘皝大叔,你还没明白过来么?杯子、铜镜、花瓶,我们不约而同地叫成了一样的名字,这样还不是缘分吗?”窦芽菜眨着无辜的金鱼眼一本正经地说道。

  O(╯□╰)o

  男人都是善变的。

  窦芽菜撑着下巴看着本来好好说着话的刘皝在听到她关于“缘分”的说法后,愤然离去的背影想到——

  男人善变的是心,女人善变的是脸。

大玉小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