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帝试探

    永宁宫,母仪天下的皇后一惊,茶水从嘴里喷出来,湿了凤袍,青葱白指掩住了已然开始苍老的嘴角。这恼人的事一桩接一桩,计划才要进行,又出了纰漏了。

  “奴才听景阳宫的小路子说了,哎哟,窦大小姐那叫一个惨,六爷那虎虎生威的一脚把她扔了个半死,还被抬着从景阳宫回了太尉府,这一路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呢。”

  “混账东西!就不得让本宫过几天安生日子!”

  “娘娘,现在窦碧玉受了伤,微臣借去太尉府拜访窦大人的机会私下打听了,窦大小姐这伤没有三个月完全好不了。”段严心中吁了口气,虽然有些不该,但他的语气确实是轻松了不少。刘皝的婚事问题都快要了他的老命了。

  “看着冰雪聪明的一个女孩子,却是这么的不争气,三个月时间太久了。段严,本宫决定了,派你微服私访,去找寻品德高尚适合做六王妃的人选。”

  “微臣,遵旨。”段严俯首领旨,心中却想起民间关于刘皝的传说,嫁给六王爷无非两个结局,一个是被当做人肉沙包,二是夜夜独守空闺。窦碧玉还没进门呢,就已经做了人肉沙包。

  又巡?这等苦差事何时才是个头啊。

  养心阁,皇帝在案前挥墨,刘皝在一旁拖宣纸。

  “朕听说让窦芽菜领赏,来的却是窦碧玉,还被你打了个残废?”好似无意地问道。

  “父皇知道,儿臣向来不许女眷进我景阳宫的门。”

  刘皝将皇帝写完的字移至另一张桌上。

  “父皇倒是发现你对那个瘦不伶仃的小芽菜不讨厌。”皇帝的眼神和语气都有戏谑爱子的成分。

  “她……咳……她就是个黄毛丫头,在儿臣眼里跟孩子没什么差别。”

  “是吗?”

  “当然,儿臣怎么会欺骗父皇?”

  “据朕所知,你母后正计划着将窦江那大女儿嫁给你,朕倒是觉得窦碧玉比起来不如窦芽菜,虽然现在丑了点瘦了点,但是她的内心颇有大将之风,而且保不齐长大了比窦碧玉还美。反正你现在也不讨厌她,何不先娶回景阳宫养着,要是大了,就可能拴不住了啊。”皇帝眼前闪过窦芽菜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她眼睛里的光芒不同于一般女子。

  “父皇怎么也跟母后一样,硬逼着儿臣娶妻,再说,儿臣可从来没有把窦芽菜看做是可以当妻子的人选。她那样子,跟二哥的女儿差不多了,儿臣怎可和一个小娃子结成夫妻。”

  “呵呵,依朕看,是那窦芽菜嫌弃我六儿太老才是。”

  “父皇把儿臣叫来就是为了说儿臣的私事么?”刘皝不悦地看了眼皇帝。

  “那倒不是,朕主要跟你说说本次乡试的问题,朕要通过这次乡试,广纳贤才,六儿你有何看法?”

  “朝廷确实需要换些新鲜的血液,那些老臣们镇日抱着黄道老庄,使我朝看来死气沉沉,儿臣认为可以利用这次乡试选拔儒家人才,半部论语治天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才能让政权更加集中。”

  “好,这次的乡试全权让六儿你负责,选贤任能,定有很多青年才俊涌现,朕听说京城最近出现了一个颇有修为的青年,人唤玉面书生,六儿你特意留意一下。”

  “儿臣遵旨。”

  ——

  ——

  作者有话说:谢谢smdoggy送的红包。

  嘿嘿,玉面书生要出场了

皇帝试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